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正文

“质优价平”幼儿园离百姓有多远

2010年05月10日16:05大河网屈 芳我要评论(0)
字号:T|T

“质优价平”幼儿园离百姓有多远

“质优价平”幼儿园离百姓有多远

本报记者 屈 芳

  策划人语

  进入5月,想让孩子进公办幼儿园的家长许多已“忙碌”起来了。每年,这样的“入托大战”都会牵动着家长们的神经,他们在感叹入公办园难的同时,希冀着幼教市场能为孩子们提供更多“质优价平”的幼儿园。

  而在民办园占据着大半壁“江山”的现实条件下,如何规范良莠不齐的幼教市场;如何在规范的同时为数量众多的民办园找到一条扶持、发展之路,可能与多措并举发展公办学前教育同等重要

  良莠不齐的幼教市场

  进入5月,今年有孩子要入托的家长很多已经“坐”不住了。别看幼儿园正式开学是在八九月份,但这些家长们深知,真临到那时再报名,可能所有的公办园都早没名额了。

  每年,关于公办幼儿园的“入托大战”都会提前数月打响。每到这时,公办园园长们的手机就会响个不停,甚至“不敢”接电话。家长们青睐、追捧公办园,原因有二:一是公办学前教育资源短缺、稀缺;二是公办园普遍“质优而价平”。

  但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是,能享受到公办学前教育资源的是少数。大多数的孩子,必然要进入各式各样的民办园。幼教市场“蛋糕”大而竞争者众,民办园往往向“两端”发展:高端对应着高价;低端价廉,质量却没有保证。在民办园占据了大半壁江山的幼教市场,让人放心、“质优价平”的幼儿园还太少。

  对此,郑州市某区教体局民办教育办公室的史老师,有着很深的感触。史老师是专职的“安全巡视员”,每天,他都要走街串巷,“明察暗访”民办学校、包括民办幼儿园的安全问题。干得久了,辖区里哪个小区新“冒”出来一个私人幼儿园,他都心里有数。

  “民办幼儿园审批严、门槛高,一些在小区里办的私人 小园 因此是没证的。”史老师告诉记者,他去这些园检查证件,往往会遭遇各种托词;而在都市村庄的一些劣质“黑园”,别说进去检查了,就连进大门都会变成一道“斗智斗勇”的“关口”。

  在某都市村庄,记者发现,在不到一平方公里的地方,分布着6家民办幼儿园,其中4家是无证“黑园”。这些幼儿园以外来务工人员子女为主要招收对象,每月不超过200元的收费标准,远比公办园和社区内成规模的民办园收费低。

  在一家民办园的教室里,记者看到,中班的孩子们正在上课。面前的黑板上,有英语、有算术、还有生字。这家幼儿园对外宣称是“双语幼儿园”,因此吸引了不少打工者家长。但这家园长坦承,所谓的英语老师其实并非英语专业毕业,甚至连正规“幼师”都不是。她认为,反正是教几句日常英语,一个高中毕业生就胜任了,至于口音标准不标准、教学方法对不对头,“没什么大碍”。

  “办幼儿园,不能只图经济利益”

  实际上,用“小学化”的教育方法迎合家长需求,是很多小民办园的惯用方法。张森是前两年来郑的打工者,他3岁半的孩子在金水区某都市村庄幼儿园就读。每个周五,老师都会把一张印有“本周学习内容”和“老师寄语”的纸发给他。

  记者连翻几张发现,在“学习内容”一栏,老师对本周所学的生字、拼音、计算、英语等进行了填写,“老师寄语”一栏却总是空白。张森说,老师和家长之间几乎从不交流,他忙,无暇管孩子,只要孩子能学点东西、别饿着就行。

  至于老师、幼儿园有无相应的资质,孩子这样学好不好,张森说他自己并不清楚。

  崔建萍是郑州市中原区滨河名家幼儿园的园长。同是民办园,崔园长却特别反对一味迎合家长需求、无视学龄前孩子成长特点的办园方法。她认为,学前教育既然是“根”的教育,就要把“根”树正、树直,这是幼教工作者的责任 “办幼儿园和做其他实体不一样,不能只图经济利益。”她说。

  崔建萍认为,现在幼教市场良莠不齐,幼儿园或沦为暴利工具,或陷入低廉价格战的恶性循环,一个重要原因是幼儿园经营者“功利性”太重,只想着挣钱。实际上,由于幼儿教育的特殊性,即使是民办幼儿园也有公共服务的性质,绝不能将其变为单纯牟利的“生意”来做。

  “其实,幼儿园是一个特别看重口碑的行业。只要踏踏实实地做,家长认可了,口口相传,生源自然会有,经济效益也会 水到渠成 。”崔建萍说,他们幼儿园是在运营3年后赢利的,之前陆续投入了30多万元。附近还有数家社区幼儿园,但他们并没有陷入与别家的“价格战”中,靠降价吸引家长;也没有强迫孩子死记硬背那些不符合他们成长特点的所谓“知识”。他们做的,是持续地改善硬件环境,加强师资培训,保教工作则严格按幼儿教学大纲要求来做。时间久了,550元一个月的适中价格和规范的办学似乎“自自然然”就赢得了家长的信赖。如今,幼儿园5个班全部满额,附近小区的孩子有的想进还进不来。

  民办园也有“无奈”

  与财政支持、师资雄厚的公办园比,民办园有着明显的劣势。特别是一些财力不足的小民办园,走规模、规范发展之路并不容易。

  “最大的难点一是收费,二是师资。”某都市村庄幼儿园园长张小燕告诉记者。张小燕说,其实大家都清楚,一个月200元的托费不可能让孩子吃好。他们也想适当提高费用,用来改善孩子的伙食,可由于家长大多是打工者,收入不高,协商几次都没有成功。而附近的幼儿园“虎视眈眈”,他们怕贸然提价后生源流失,最后只好不了了之。

  至于师资,低廉的托费标准决定了不可能招聘到优秀教师。民办园特别是都市村庄幼儿园的特殊身份,也让真正的幼教专业生“不屑”来这。张小燕说,她时时会为极不稳定的师资发愁,前几日还专门去某学院幼教班(没敢去正规幼师学校)招聘,倒是一下看中了3个,但这3个女孩来实地“考察”过后,没有一个愿意留下来。

  至于一些无证园,也有自己的“无奈”。

  “并不是所有的小民办园都不愿办证。”一位社区内的私人园园长告诉记者,其实她就很想办正规证件,以吸引更多的生源。

  “主要是办证的手续很繁琐,门槛也高。”这位园长说,民办幼儿园审批很严,且有多个“婆婆”:办学许可证在教育部门;发注册证在民政部门;收费备案在物价部门;卫生许可证在卫生防疫部门。

  “还有难办的一点是,办证必须提供 房屋安全证明 。对此近几年新开发的社区有,而一些老社区的幼儿园租住的房屋由于房龄较长,并没有相关证明。且房东和社区都没有鉴定资质,到相关部门做鉴定吧,费用动辄几千、上万元,实在是掏不起。”

  种种原因,使得许多小区、都市村庄里,都隐藏着一些不愿办证或办不了证的“无证园”。对此,史老师说,他们没有执法权力,也只能是督促对方办证,协助对方查找安全、卫生隐患。“毕竟牵扯到孩子,虽然是无证园,但只要它存在一天,安全等问题就不能松懈。”史老师说。

  在扶持中加快发展和规范

  公办幼儿园不足已经引起社会和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去年底,郑纺机幼儿园正式被郑州市实验幼儿园接管,这是郑州市首家由政府接管的企业办幼儿园,也是郑州市教育局优化整合市区学前教育资源,弥补市区公办幼儿园不足的一种新尝试。据了解,郑州市还将采取新建、收购、托管等多种方式,增加市区内公办幼儿园的数量。

  在多措并举发展公办学前教育的同时,对数量众多的民办幼儿园如何规范、扶持,也是一个亟待探索的问题。对此,民办园较多的郑州市中原区教体局的做法是:积极开展“强园+新园”、“强园+弱园”等模式,建立公办示范幼儿园指导民办园的管理网络,以促进各级各类民办园办园条件标准化、行为规范化。

  今年3月,中原区民办幼儿园的部分园长刚刚进行了一次集中观摩学习。上月,“一棉”、“三棉”、“二砂”、“帝湖”等企业园和社区园的园长、骨干教师等,又到汝河一幼等公办幼儿园挂职锻炼,学习对方先进的教学管理经验和师风师德。

  该局副局长师艳军告诉记者,他们还将定期请专家型教师去民办园指导;组织民办园骨干教师外出学习,回来后对本园教师进行二级培训;同时加强民办园间、公办园与民办园间的教师交流、合作互助。“希望通过一系列的探索,能找到一条规范、扶持民办园的发展之路,让幼儿教育更加均衡发展。”师艳军说。 6   (图片提供  王 岚)

  (本文来源:大河网)

(大河网)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xaed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