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大秦城事 > 三秦大地 > 正文

汉武帝宫苑建章宫遗址上有厂房 保护工作堪忧

2013年05月31日07:41阳光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本报记者探访建章宫遗址:

昔日,汉武大帝宫苑建章宫,新入选第七批“国保”单位

如今,建塑料厂、煤场还有庙,商业开发火,遗址保护忧

当建章宫前殿成了一个小小的寺庙,当太液池成了一个苗圃,当以两只凤凰闻名的双凤阙成了一个停车场,历史总以沧海桑田的变化来呈现他的悠久。

这是一座浓缩着2000多年文化与记忆的地方,千百年来散落在村落小巷的各处遗址默默讲述着她昔日的繁华与沧桑。然而,看似“家底丰厚”的建章宫遗址其保护利用现状却面临着“喜忧参半”的尴尬。近日,随着全国第七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的落实,记者也来到了“文物记忆——《记者带您看新“国保”》”系列报道的第4站——建章宫遗址。 然而,让记者不得不面对的一个尴尬是:这座古遗址上,建章宫前殿上建了座寺庙,双凤阙上建了个停车场,当然,还不包括原本有50丈之高的神明台如今仅仅只剩下了几米。遗址保护的问题也渐渐凸显了出来。

记者 凤晨 瞿佳龙/ 文 熙安/图

奇怪 建章宫前殿上建了一座寺庙

2000年前的建章宫建于汉武帝时期,“周二十里,千门万户”曾是诸多书籍对它的记载,在《关中胜迹图志中》详尽的描画了它38处美丽的景点,新莽年间建章宫毁于战乱。这让后人在为它扼腕叹息的同时又充满向往,今地面现存并可确认的建章宫遗址有前殿、双凤阙、神明台和太液池等遗址。此次,记者就走访了这四处遗址。

5月28日,刚刚经过大雨洗礼的建章宫遗址显得万分落寞, 由于四周被几个村子包围,遗址分布零散,记者花了足足一天的时间才走访完这几个遗址,而关于它的起始,它的兴盛,它的衰落,周围的村民早已不能清楚的对其加以表述,石碑上的记载也似乎成了他们对这个古遗址最全面的表述,而让记者最为感慨的是这个有着两千年历史的古遗址现如今的保存状况。

建章宫遗址的标识并不难找,在高堡子村高大的门牌上就写有“西汉建章宫遗址”的字样,并且高堡子村前的路就叫建章路,当地人都知道“这是过去皇上的宫殿”。标识好找,遗址就不好找了。从高堡子村的门牌进去,在当地人的指引下我们才找到建章宫前殿的遗址。

一块残缺的石碑,周围各种垃圾,如果不仔细辨认,你还真不敢相信,这个地方,曾经是两千多年前无比壮丽辉煌的宫苑。刻有“建章宫前殿”的石碑如今已经破损不堪,碑面少了一大块之外还有很多划痕。在石碑的旁边是一个小垃圾堆,几只苍蝇嗡嗡的飞来飞去。土台四周被围墙包围着,上面有建筑,是一座小庙,土台的东面、西面都有居民建筑,视线被遮挡,看不到全貌;台基的北侧和南侧则紧挨着道路。据当地村民讲,建章宫前殿的遗址就在石碑的后面,但是记者注意到,石碑的后面却是寺庙,为了一探究竟,记者决定去寺庙里转转。

“寺庙只占建章宫小部分”

“师傅,这里是建章宫遗址吗?”推开铁门,记者并没有见到任何人。在记者靠近平房时,一位僧人从里屋走了出来,记者重复问了一遍刚进门时的话,该僧人说了一句“这里是显密寺”后便不再说话。在之后的交谈中,他称,“该寺庙是村里的一些老人在2003年集资修建而成的,庙里就他和住持两个人,而住持这两天有事不在”。对于在这建寺庙,村里人态度如何?是否知道这里是文物遗址不能建寺庙这类问题,僧人并没有回答。

记者准备离开时又问了一句,“您知道建章宫遗址在哪里吗?”僧人说他不知道,这个要问当地的居民。

下午三点,记者再次来到该庙,“附近居民称建章宫遗址就是现在的寺庙啊?对此您怎么解释?”僧人这样回答,“建章宫遗址很大,我们这只是占了一小部分。”而当记者问这个地方现在成了全国第七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了,你们怎么办?他表示,到时候看情况再说。

遗址上有厂房,有村民表示建寺庙也是一种保护

建章宫前殿遗址之上,实际上不仅仅只有这一座寺庙,紧邻寺庙的地方还盖了几间厂房,有塑料厂、编织袋厂、煤场等。编织袋厂的一个工人告诉记者,这里是村上的地,村上出钱盖的房,他们只是租赁这里当做加工作坊。

在另一间塑料加工厂房,记者见到几个当地人,他们告诉记者,他们世世代代都生活在这里。为了证明他们和土地之间的渊源,一个年轻人从厂房里拿出半块破损的汉代瓦当告诉记者,这是家家户户都有的瓦当,“这里是我们的地基,这些长乐未央瓦当我们用来做花馍”。

这种说法很快也被得到证实,在1987年之前,遗址上面一直住着高堡子村的住户,后来在文物部门和当地政府的协调之下,这些人就搬了下来。

多数村民并不理解遗址的意义,他们认为一块荒地上能建一座庙起码比让荒着强。在记者走访的几家住户当中,大多数人认为遗址荒着也是荒着,建一座寺庙起码也算是对它的另一种保护。家住寺庙不远处的张女士有着不同的看法,她认为,遗址就是遗址,遗址的存在是为了保留历史,毕竟“我们的子孙还需要这些,他们有权利知道这些,如果我们天天在家门口看到两千多年前的东西,而这东西又成为一代人的记忆,这是太令人高兴的事情。”

说起建章宫前殿建了寺庙的事情,村里还有一部分人讳莫如深。他们大多认为,那是人家的事情,人家要建我们也管不着,反正不好说。而和高堡子村相对的低堡子村傅姓村民则这样说道:“我们家就在寺庙的后面,但是我从来都没有进去过。”

在和高堡子村距离5里路之外的孟家村,一位75岁的孟老先生称,高堡子村的寺庙曾经被一个年轻人放火烧了一次,所幸的是寺庙里的正殿没什么大碍,倒是周围的几间平房被烧的惨一些,而至于是什么原因他自己也不清楚。除此之外,还有一位张姓女士告诉记者,寺庙当初在建立时曾经被文物部门阻挠过,寺庙上房屋的脊梁都被拆了一次,但村里的老人们还是坚持把它建了起来。

尴尬 神明台变身菜园子 墙体严重破损

两千多年前,神明台是当年建章宫内最壮观、最辉煌的建筑物,高达50丈,台上有个铜铸仙人,仙人手托一个大铜盘,盘内有一巨型玉杯。因为这个大铜盘中的玉杯是用来承接空中露水的,所以取名“承露盘”。汉武帝以为喝了此水,就可以成仙,不惜耗费巨资营建神明台。神明台上除了承露盘,还有九室,象征九天。台上有巫士百余人,传说他们在高入九天的神明台上能够和神仙通话。如今的神明台景象如何?

在孟家村,“孟疙瘩”是村民们称呼“神明台”的亲切叫法,徒步从高堡子村到孟家村大概需要半个小时的路程。记者在现场看到,经历了2000余年风雨的神明台,早已没有当年的壮观,只剩下孤零零一座略呈立方形的夯土台。

夯土台的顶部长满荒草,黄土裸露。四周有七八个洞穴,有几个洞还相互贯通;夯土台顶部的四角处各有一个深坑,据老村民介绍,这些坑都是过去人们挖来做红薯窖的。目前,夯土台底部的土已经越来越少,整个夯土台成头重脚轻之势,看上去随时有塌方的可能。

从南侧的民居之间,可以登上台基,这里是村中的高点,可以俯视到四周的情况。台基上被开垦,种着各种蔬菜,正中竖立着一座锈迹斑斑的信号塔,东北角还有一个类似于窑的小建筑。在几个地方,还有局部的塌陷。

75岁的张女士告诉记者,“孟疙瘩”很早以前很高,大概有20多米,但近年来却越来越矮了,不算自然侵蚀,还有很多村民家盖房子的时候就来神明台挖土用。

而说起神明台,村里人都说起了一位曾经看守神明台的老人,“以前都有专人负责看守呢!二十几年前,这个夯土台上有个铁门,很厚很大,还有墙,其他人是不能轻易破坏它的,但是文革的时候不见了,老人也去世好多年了,自从老人去世后,这里就没人管了,现在你看那上边,杂草,垃圾,啥东西都有!”说起这段往事,张女士显得有点激动。

“你们觉得对于“孟疙瘩“现在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记者问了问围在一起的几个村民,他们称,“保护么,还能有啥?”“希望人家能重视这个地方,再这样下去就烂的不像话了!”“我们村子有的人也不自觉,盖房子占了神明台的地,还挖神明台的土。”

记者在神明台南边就看到一块被挖空的洞,在洞里记者还看见里面摆放着一些杂物。被剥落的墙体露出一层层的土砖,这些土砖排列十分整齐,由下而上的看,一条条的纹路清晰,紧凑而神秘,地面上也散落着几块已经碎掉的土砖。在墙壁的泥土里,不时也可以看见一些裹在泥土的碎瓦。站在破损的墙体前,不仅让人对神明台在建造上令人震撼的一幕,也让人不由得担心这块中空的墙体随时都有坍塌的可能。

无奈 太液池一分为三:奶牛场、苗圃、农家乐

建章宫前殿遗址是一块凸起的高地,遗址的后面就是低堡子村,我们要找的太液池遗址就在低堡子村。

在一条丁字路口,记者见到了写有“太液池苗圃遗址”的文物保护碑,碑后被一道院墙围了起来。记者踮起脚探头往院墙里面看,发现围墙里面是一家小型奶牛养殖户。一位路过的村民告诉我们,这里并不是 “娘娘洗澡的地方”,真正的太液池还要往西走200米,在一家苗圃园里。

走进苗圃园,2000多年前的太液池“渐台高二十余丈,中有蓬莱、方丈、瀛洲、壶梁象海中神山,龟鱼之属”的景象早已不见踪影。在苗圃园的东北角,我们看见一座凸起的夯土,夯土之上树木成荫,要不是夯土前的文物保护碑,很难让人想象这就是太液池遗址。但这不起眼的土堆不仅是太液池遗址,它更是太液池中三座仙山之一,也是现存的唯一一座。

我们仔细沿着这座不起眼的土堆观察,这座被树木遮挡的土堆散发出它的历史气息。半截烧焦的槐木露出土面,一截已经大部分化成泥土的木头还维持原来的模样,它似乎经历了太多的岁月。

在土丘西面不到50米远的地方,盖了一家太液池农家乐。记者从农家乐前面的棚屋穿过,看到农家乐的后院修建了一个池子,不过这可不是“娘娘洗澡的地方”,这个鱼池是供游人用来垂钓的。附近村民告诉记者,这家农家乐已经开了有几年了。

痛惜 双凤阙“委身”停车场内

据《三辅黄图》记载,汉武帝太初元年(公元前104年)所建的建章宫厥上,装有铜凤凰,下有转枢,风来时,铜凤凰的头向着风好像要飞的样子。当地也有当年城阙之上落了两只凤凰的说法。这些描述让人对双凤阙神往,几经周折,记者在一家停车场里面见到了双凤阙遗址。

从停车场进去,记者看到正对大门就有一处夯土耸立。据停车场工作人员介绍,这处夯土就是双凤阙遗址中的一座,离西阙不到30米的地方,是双凤阙的东阙。在西阙前,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车。夯土之上,长满了高大的梓树。相比西阙,东阙要矮小的多,几辆停在跟前的渣土车将东阙遮挡的严严实实。东阙的东、北两面被停车场的食堂、宿舍围住,一角放着两个装满泔水的塑料桶,旁边散落着各种垃圾。东阙的夯土也是用青砖砌起,夯土上长满树木,不足三米高的东阙低矮的没有一点皇城门阙的风采。

据停车场工作人员介绍,凤阙顶部有一大洞,因为条件限制我们并没能亲眼见到,也无法证实这是否是当年安装“转枢”的遗迹。

现在西边凤阙下变成了停车场,在紧贴文物保护碑的地方放置着三个大铁笼,每只铁笼里都横卧着一只大狗。停车场的工作人员说“这些狗是用来看车的,晚上就放出来”。

保管所:将制订更完善的保护方案

根据《文物保护法》第十七条规定,在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范围内不得进行其它建设工程。那么,建章宫遗址前殿上的寺庙、双阙台上的停车场和遗址上的其他建筑,相关部门是否知情呢?记者就此采访了汉长安城遗址保管所的工作人员。

“村民工作不好做,违章建筑不可能一下就消失”

对于建章宫前殿上的寺庙,办公室一位李姓工作人员称他们并不知道那建的是座寺庙,工作人员之前也去过几次,他们也曾与村民就建章宫前殿遗址上修建围墙和平房一事进行过交涉,但村民工作不太好做,而且村民们一再承诺那里只是老年人的一个活动中心。

“古遗址应保持原貌,但上个世纪这里就有的村庄,因为历史和其他原因不可能一下子就让那些违章建筑消失,整个建章宫遗址从高堡子村一进去就是,但是村民住宅楼和一些工厂很早之前就有了,我们只能把一些明显的古遗址进行保护。”在说起建章宫遗址的保护工作时,李姓工作人员显得比较无奈。

“双阙台”上的停车场也是一样,属于违章建筑,之前相关部门还把停车场的围墙推过一次,但过不了多久,他们又建了起来。工作人员去了,他们称不会再建,工作人员一走,他们继续干自己的。

人员少,工作量大 使得遗址保护工作显得力不从心

对于神明台上种蔬菜一事,李姓工作人员称,“我们之前去孟家村的神明台,一位老太太说,那神明台就在我家门口,你不让干这不让干那,我干吗呀?”工作人员表示,建章宫的整个遗址关系到老百姓的生活。西汉距今已经两千多年了,能留存下来的东西不多,现在所里也就二十几名工作人员,工作重心还都放在未央宫的建设上,仅靠这些人的力量,想保住规模宏大的遗址显然是不现实的。

全国第七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里有建章宫遗址,保管所就更加重视,准备出台一个整体的保护方案,包括调整保护碑的规格等等,但这些工作还得建立在尽可能不影响老百姓生活的前提下。同时,该工作人员表示,对于建章宫前殿上的寺庙和遗址上其他非法建筑物,他们会去现场进行查看,以便于更好的保护该遗址。

记者手记:传承的前提是保护

从屡屡被盗的汉代皇陵到饱经战火的建章宫,我们已经走过四站。2000多年的时光可以留下什么?铜剑铁戟也不过是锈迹斑斑,千门万户也不过只剩夯土数座,没有什么建筑可以历经2000多年的磨砺。我们也听到有许多声音在质疑,“我们为什么要保护这些残破的夯土?”

这个问题我们也向汉长安城遗址保管所的办公室李姓工作人员问起,她称,是传承,我们保护的不仅仅是一座座夯土,是夯土背后的文化。“没有这些遗址,我们就无从断定汉长安城曾经的规模,也无法确定太液池、双凤阙在哪?”这些看似没用的遗址,能为现代人和后来人提供许许多多可以研究的对象,它最大的价值就在于它证明了我们曾经有过多么的灿烂的文化和辉煌的文明。我们只有不断校对历史的传承,这些仅有的遗址才会为历史增添浓厚的一笔。

在记者走访的这几站中,考古工作者也就是凭借这些遗址,发现了许多我们遗失的真相。2000多年后,我们依旧可以在遗址上找寻曾经辉煌的文化,这就得益于我们从未断过对历史的传承。因为传承的前提就是保护。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binc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