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西安唐天坛:隐匿古城多年的天下第一坛

三秦大地人民网-陕西频道李志强 肖翔2013-08-19 11:31
0

说起“天坛”,很多人的第一反应都是位于北京的天坛公园。但其实,在古城西安,也有一座天坛,且年代更为久远。据考古学家考证,它始建于隋,唐代沿用了300年,是隋唐两朝皇帝用来祭天的场所,因此又被称为“唐天坛”。

《旧唐书》中记载:“武德初定令,每岁冬至祀昊天上帝于圜丘,以景帝配,其坛在京城明德门外道东二里”,这个位置就在如今的陕西师范大学附近。

现状:隐于闹市 门可罗雀

天坛路位于陕师大南侧,分为天坛东路和天坛西路两段。8月2日,记者探访唐天坛时发现,天坛东路宽六七米,沿路堆满了装袋的废弃酒瓶,除了民居、超市、饭馆,一座垃圾收购站和师大煤店均坐落在此。

记者沿着天坛东路走了约莫四百米,也未看到所谓的天坛遗址。一位附近居民热情指点:“喏,从路南那个门进去,一直往里走就能看到了。”不过这位大妈也毫不讳言:“你甭抱太大希望。那就是个大土堆,没啥可看的!”

推开铁门,眼前是一条南北走向的狭窄土路。由于先前下过雨,因此高低不平的路面上积了不少泥水。路西是被铁栏围住的陕师大老操场,视线越过路东的低矮围墙,能隐隐看见一部分耸起的土堆,这就是唐天坛遗址。

比起北京天坛的门庭若市,身处幽暗小巷的西安唐天坛显得格外冷清。整个园子里除了记者外,就只有三位正在修复木质阶道的工作人员。一名工作人员说:“你今天算走运,我们要工作才把门打开。平常这里都是上锁的,想进来看还得翻墙。”

当记者询问都是什么人来这里时,这位工作人员说:“大部分都是附近的学生,偶尔有外地人来看。这儿开发的不行,没啥观赏性,不要钱都没什么人来看,更别说要收门票了。”

价值:跨越千年 祭天圣地

园中石碑上清楚的刻有“圜丘遗址”字样,这里的“圜丘”指的就是这座祭天坛。整个圜丘呈层状圆台形,坛体则分为四层,层高1.5—2.3米不等,均由素土夯筑,并用黄泥抹平。

天坛一周均匀分布着12组可以登上坛顶的阶道,现场的遗址简介显示,这些阶道又被称为“陛”。唐代文献以十二辰称呼这12陛,即子陛、丑陛、寅陛、卯陛、辰陛、巳陛、午陛、未陛、申陛、酉陛、戌陛、亥陛。其中,位于正南方的“午陛”最宽,是皇帝登坛的阶道。史料记载,隋唐两代共有包括女皇武则天在内的21位皇帝都曾踏过这条阶梯,登上坛顶,进行神圣的祭天仪式,祈求昊天上帝的保佑。

1999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对天坛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当时主持发掘工作的考古专家安家瑶认为:和北京的天坛相比,西安的唐天坛更具历史价值,北京天坛只有5.4米高,西安天坛高8米,北京天坛只有4面台阶,西安天坛却是12面都有台阶,更符合周礼礼治。

此外,据记载,西安圜丘始建于隋文帝开皇十年,比建于明朝永乐年间的北京天坛早了近一千年。

窘境:鲜被知晓 沉寂市井

唐天坛所处的长延堡地区已经发展成为商场林立、车水马龙的生活区,很难相信,在这样一个闹市区里,还隐藏着一处连天子都尊崇的“圣地”。虽然这座古建筑现在看来仍然宏厚、规整,但和不远处高耸入云的现代设施相比,还是有些“灰头土脸”。

记者注意到,园内有一块2013年6月立下的新碑,上书“全国第七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而早在1957年,这里已经是陕西省文物保护单位。然而,不管是被考古学家誉为“天下第一坛”,还是被称为“西安唯一的皇家祭天建筑”,都无法掩饰其凄凉的窘境。

除了地点隐匿外,天坛周边的环境也较为杂乱。紧挨着天坛,就是一处垃圾场,城改后的大量建筑垃圾与遗址仅一墙之隔。园内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说:“其实现在已经好多了,以前有人连生活垃圾都往这儿扔,臭气熏天的。”

附近居民提起天坛多少有些无奈:“知道这是文物,但它确实没啥吸引人的地方。”

而很多西安市民则对天坛一无所知。在据天坛百米之外的吴家坟公交站,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等车的路人:“您知道这附近有个天坛遗址吗?”大多数人都摇头并表示疑惑:“天坛?那不是在北京吗?”

官方:天坛对外开放历史机遇期尚未到来

作为世界四大文明古都,西安见证了汉唐盛世,文化积淀深厚,历史资源丰富。但是,现实的尴尬也不容忽视:在某杂志最新出炉的“城市异化排行榜”中,西安被贴上了“文化啃老”的标签,而另一方面,像唐天坛这样宝贵的历史文物却又沉寂闹市,鲜被知晓。

针对唐天坛目前的窘境和未来可能的发展计划,人民网陕西频道记者(以下简称“记”)专访了西安市隋唐长安城遗址保护中心副主任李玉禄(以下简称“李”)。

记:1999年挖掘出土至今,对唐天坛采取了那些维护措施?

李:天坛本体出土后,由市文物局牵头、省古建研究所考证,对该遗址实施了保护性的复原工程,即在天坛本体上覆盖一层五厘米厚的沙层,再涂抹素土、石灰等保护层。这种用沙层隔离保护的方法具有可逆性,同时也能保证文物的原真性。

此外,通过围墙工程将遗址与周围的住宅区、教学区隔离开来,进一步美化周边环境。我们还建立连续档案对天坛进行实时的记录与关注,并致力于做好基础性的保护工作。

记:这些基础性的保护工作包括哪些方面?

李:我们一直派有专人来看护天坛遗址。这些文保员除了对天坛进行日常的的清理与维护外,还要负责信息通报和例行巡查。修葺木质踏步也属于其中一项基础性保护工作。为了减少对素土坛体的踩踏,我们在其中一条陛上搭建了木质踏步,并覆以桐油保护,研究者和参观者可以通过这条踏步登上坛顶,避免直接碰触坛体。

记:天坛遗址一直没有对外开放的原因有哪些?是否有可能对外开放?

李:并不是所有的遗址都适合对外开放。天坛主体由素土夯筑,使之成为景点需要考虑遗址本身的承受能力。其次,一处文物实现对外开放要与区域发展、周边环境相协调,是一个复杂的统筹兼顾过程。再次,遗址开放要考虑到“可进入性”,包括交通设施、配套设备、讲解展示系统等。最后,天坛地处陕师大区域内,涉及到用地规划和保证教学秩序等一系列问题。所以说天坛遗址开放需要一个历史机遇。

记:目前有没有针对天坛遗址制订一些相关计划?

李:文物安全是文物工作者的生命线,在一切都没有准备好之前,我们要做的就是保护为主,守护好老祖宗留下的遗迹。当然,我们也会听取各方面意见,总结经验、寻求出路,争取让天坛被更多的市民大众了解,在“保护第一”的基础上做好文物普及工作。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微博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bincao]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