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72峪探幽(组图)

新闻图片库渭南新闻网牛 纲 姜 晓2013-10-18 12:17
0

八百里秦川,古时又称关中,潼关则是进入关中的大门。建安十六年(公元211年)三月,曹操传令,让镇守长安的钟繇讨伐张鲁,并派夏侯渊出河东会合钟繇。高柔为此提醒曹操,此举有假途灭虢的嫌疑,关中各部可能因此反叛,此后马超等十部皆反,其众十万,进军屯据潼关。曹操令曹仁统军拒敌,并令其坚壁勿战。秋七月,曹操亲统大军西征。《孙子兵法》中的第三事“地”:“地者,远近、险易、广狭、死生也。”而潼关是关中锁钥。这便是潼关在历史上为兵家必争之地的著名典故之一。

秦岭72峪的典故究竟是如何得来的,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浩曾介绍过“秦岭北坡由于是陡崖峭壁,所以发育了很多深切山谷,地名也有很多的峪,《书经注》中便记载了秦岭北坡72峪。”

潼峪老虎沟,是一处地质地貌极具有代表性的沟壑,俯瞰如一只气势凶猛的老虎。自然景观以佛头崖、白云山著称;这里气候宜人,盛夏夜里也得盖被子。在以华山松与刺柏混交林为主的山坡下,数家峪道中原住民经营着“农家乐”。

刘琳从小生长在潼峪,经营着这里规模最大的一家农家乐。每天清晨起床,她便带着员工前往园后山上采摘自己种植的蔬菜。大约一个小时后回到院内,众人有说有笑地择菜,准备游客的食材。这时,原住民特有的热情与爽朗使整个潼峪充满了人情味,好像一家之主每天充满热情的准备着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她告诉我们,生活在峪道中的祖辈以采摘连翘、山芋、藿香、五味子等中药材来换取日常的生活开销,这种生活形态一直延续至今。

葱、黄瓜、西红柿、白菜、青菜等都是刘琳自己家在山上种的。刺芽子、灰条菜、荠荠菜等野菜也都是她和员工们上山采摘。这些野菜不但新鲜美味,而且健康营养,很受游客的欢迎。

每年9月份的时候,他们还会采集野葡萄,酿制葡萄酒。她家的葡萄酒,甘甜醇香,后劲很大。

吃山用山也爱山,山里的垃圾,他们都会集中起来,分类深埋。

在峪道中穿行,不难发现峪道中随处可见的水沟中,已经不见了往日的小溪潺潺,秦岭自古以来被称之为“水源地”,而潼峪之中的河流究竟去了哪里呢?

说起近几年山里的变化,无论是刘琳还是别的山民都会提到,相比较原来开矿时候的情形,现在山里的环境、空气都变好很多,原来光秃秃的山上各种植物也逐渐恢复了起来。但是自从山里开了矿,1995年之后山间的河道却再也看不到清澈的流水,再往后甚至连开矿时期污浊的混泥水也没有了,如今的河道只剩下龟裂开来,大大小小的石块。山民和“农家乐”,用的水都是自家将水管引到山上,让水顺着水管一点点流下来积攒的。

“之前峪里的水很好,水流很大,可是开矿以后,山里的水就没有了,具体是什么原因我们都不清楚。”刘琳告诉记者。

2007年,《陕西省秦岭生态保护条例》颁布,这是我国这个多山的国家首次为一座山脉保护立法。

姜子湾6号是潼峪里一处原住民院落,踏进已经无人居住的院落,不难发现居住痕迹以及他们的生存形态。踏上石阶,院子中间的正房以及两边的厢房,已经显得有些破败,门上斑驳锈迹的挂锁已经结满了蛛网,透过蛛网可以看到屋内的陈设以及他们此前居住时的生产工具,而灶台上摆放着不知已经残留多久调味瓶罐。院后的墙上挂着一把扁担。站在正房的门前,仿佛能看到这里曾经女人织布纺纱、男人劈柴挑水、儿童追逐嬉戏、老人享受天伦数世同堂的痕迹。

经过询问附近的原住民我们才得知,几年前的一场大洪水已经将“姜子湾”村民的土坯房冲的所剩无几,他们中有的已经搬下山去做小生意维持生计。

从被洪水侵害的“姜子湾”,到几家农家乐所在的“老虎沟”只不足一公里的路程,但“农家乐”里的山民却坦言自己近期并没有考虑搬出山去住,他们认为那场大洪水并未对他们造成更大的影响,因此,即使再发大水了他们也应该不会受到牵连。

一座山,一群人,同饮一泉水,年迈的原住民住在被洪水侵蚀后的残垣断壁中几乎与世隔绝,年轻的山里人却早已开辟出新的路径融入新的世界。“农家乐”里迎来送往的客人使这里有了短暂的繁华,而老山民和这山却一直只是在静静地瞩目这里的点滴变化。曾经从峪道中留下来的潺潺河水,浇灌了潼峪中无数人的金色童年和青少年时代,而在峪道中生活的每一个人都像是这里的一朵花,花开花落,不断轮回。

本版图片由本报记者 雷 沛 李沛华 颜 伟 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微博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bincao]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