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红包:微信收发10.1亿次

当你紧握手机“摇一摇”抢红包时,目不转睛的不止是你自己。千里之外,还有一批“数据控”盯着电视屏幕,监测着红包发放的实时数据。

数十亿红包,如何扛住数千亿量级的数据洪流?这背后是微信与支付宝红包大战的硬实力比拼。

时间拨回到除夕夜“总决赛”,当晚22时30分,微信“摇一摇”抢红包迎来最为紧张的时刻:在广州TIT创意园3号楼和腾大17楼,微信后台运营团队目不转晴地盯着电视屏幕,一边看着春晚实况,一边监控后台数据:央视春晚送红包互动中,微信摇一摇总次数72亿次,峰值8.1亿次/分钟,送出微信红包1.2亿个,服务器扛住了。

大年初一零点19分,阿里巴巴掌门马云发出了支付宝中文口令红包,参与人数高达2998万人,网民共输入了近1亿个答案,99.9999万个红包在2分36秒内被一抢而空。

微信和支付宝官方数据显示,2015年除夕当天,微信红包收发总量达10.1亿次,是2014年的200倍,QQ红包收发总量6.37亿个,抢红包人数为1.54亿;支付宝红包收发总量达2.4亿个,总金额达到40亿元。

根据微信方面2月24日公布的最新数据:除夕至初五(共六日),微信红包收发总量为32.7亿次,除夕当日收发总数为10.1亿次。

微信红包团队的年夜饭

2月19日,当除夕夜的红包大战结束后,微信红包团队庆功宴刚刚开始,对他们来说,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年夜饭。

吃完年夜饭,微信红包团队也开始总结:数十亿红包,难在何处?

微信团队总结下来:一是快——如何保证用户快速摇到红包?二是准——如何保证摇到的红包能成功拆开?三是稳——如何保证拆开的红包能分享出去?特别是当大量用户在同一时间摇红包,瞬间产生每秒千万级的请求,这个量级的请求如果不加以疏导处理直接到达后台,必定导致后端服务过载甚至崩溃。

在这场抢红包大战的背后,腾讯内部有近20个部门团队做支撑。这个跨多BG(BusinessGroup,事业部)的大型联合团队,3个多月前已开始为“抢红包”做准备,今年元旦一过,他们就进入了高强度的工作状态。

在去年11月初策划春节红包活动时,腾讯曾预估今年的红包量将达到去年的50~100倍,这对于腾讯的设备和系统性能都是不小的考验。其中,技术团队参与到产品优化中,熟悉业务流程,根据实际应用场景演化系统架构设计,从用户登录开始,到包红包、发红包、抢红包、拆红包,每一个环节进行加固和优化,避免数据库因为频繁访问而宕机。同时也将红包生态链上下游的合作企业拉通,寻求银行、运营商、服务器设备商的支持。

腾讯方面介绍,开发过后的压力测试环节基本安排在凌晨1点到早上7点之间,那时用户量少,影响较小。凌晨压测,发现问题,白天就开发解决,晚上继续压测,基本上是歇人不歇机器,轮番上阵。

决战指挥所

除夕当晚,除了在广州TIT创意园3号楼和腾大17楼里,微信后台运营团队在春晚后台也开辟了一小块区域,作为摇一摇团队的前线指挥部,因为摇一摇抢红包的时间要严格对齐春晚的时间和后方支撑人员的时间,这里的工作都是以秒来计算的,必须做到不差分毫。

“每一处WarRoom都一样,氛围紧张而充满激情,每一个数据高峰的呼啸而过都是一次战役的阶段性胜利。”一位腾讯员工说。

微信团队披露,除夕20点到大年初一零点48分,春晚微信摇一摇互动总量达110亿次,除夕22点34分,摇红包互动达到峰值。

对比去年除夕,今年微信红包进一步“走红”,2014年除夕夜参与红包活动的总人数达到482万人次,领取到的红包总计约2000万个。事实上微信红包在今年2月10日的单日收发总量就已超过去年除夕峰值的10倍。

在微信红包和QQ红包的背后,是支撑两大产品的腾讯财付通支付平台。从除夕当天截至春晚结束,财付通支撑微信红包和手Q红包10余亿笔交易,高峰时期交易达4.5万笔/秒。

眼下,“红包大战”尚未散尽硝烟,腾讯已经收获了开年红包。2月23日,节后首秀腾讯股价大涨近3.8%,总市值相对于上一交易日收盘时,增逾450亿港元至约1.263万亿港元。24日,腾讯股价继续上涨0.22%至135.1港元。

口令新玩法

与微信红包秉承“简单的快乐”的原则不同,马云的首个支付宝中文口令红包,是一张马云与贝克汉姆的合照,以及一道问答题:你觉得外星人应该长得像谁?

答案“我”字就是马云红包的口令。网友只要在支付宝钱包首页输入“我”字,就能领到马云发的红包。

2998万网民共输入了近1亿个答案,其中输入正确答案的人数接近1500万,99.9999万个红包在2分36秒内被一抢而空。

口令红包以“口令+图片”的形式,玩出了新花样。一些线下商户认为,这类红包将开辟一个新的营销方式。

支付宝在2月12日上线了品牌商家红包平台(hb.alipay.com),免费对企业用户开放,支持品牌商户自助发放口令红包。“口令+图片”的创新,将红包这一扩散性极强的载体与品牌广告巧妙地联系在了一起,像赶集网、58同城等都在春节期间用支付宝口令发企业红包。

从更长远的眼光来看,支付宝的口令有可能成为与二维码一样的新入口。如果口令与线下的商户进行结合,口令会是更加简单直观的方式。比如,用户进入一家咖啡厅,输入商家设定的口令,就可以领取相应的消费红包或优惠券,这将能激发出更多的玩法。

业内人士分析,与朋友圈广告相比,支付宝的口令可以在不同社交平台进行品牌展示,直接触达用户,用户在领取红包时,要输入品牌自定义的口令(如品牌Slogan等),能加强广告的效果与印象。此外,支付宝品牌红包后台免费向品牌开放,这对品牌商而言是一个自助的广告营销平台。

除了玩法翻新的口令红包,支付宝红包游戏参与人数也非常惊人。

据支付宝官方披露的数据,仅除夕夜的24小时内(从2月18日除夕凌晨1点到2月19日凌晨1点),就有6.8亿人次参与了支付宝的红包游戏,除夕夜支付宝红包的收发总量就超过2.4亿个,一个晚上的总金额达到40亿元。除夕晚上20点的峰值,支付宝钱包首页被点击的次数达到8.832亿次/分钟。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微博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nanjji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