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和投资人喜欢的是同一种创业者

创业资讯移动互联老道消息2017-02-20 09:51
0

姑娘和投资人喜欢的是同一种创业者

  文/老道消息(微信号:laodaoxx)

  1

  吕骋在北京和硅谷的华人科技圈有很多传说,一半关于投资人,一半关于姑娘。

  他创办的渡鸦科技当年一分钟就拿到真格的天使轮投资,靠一个产品演示又拿到经纬领投的千万美元A轮。这两家基金近两年算是争议项目的老朋友了。

  不过和鸡飞蛋打的王凯歆之流不同,最后百度给渡鸦接近1亿美元的标价,还是让两家赚了好几倍的钱。

  15年年底到16年年底,渡鸦科技的投资人陆续又增加了一向稳健的DCM、和创始人龙宇姐姐一样有气质的贝塔斯曼亚洲基金,还有背景比名字还复杂的“和玉另类投资”。

  这几家基金没在渡鸦身上挣太多,特别是最后一家和玉另类投资,收益率不一定比得过余额宝。

  这家基金曾经抄底了华大基因、接盘了Uber全球,时机和价格在今天看来都特别有意思。其创始人曾玉,至今仍然有大量的黑材料挂在停止更新的投资人点评网站 Uppers 上面。

  吕骋从来都是科技媒体的宠儿,从参加36氪的Demo Day开始就是。当时他还顺便从36氪市场部拐走了一个姑娘给他做CMO。这位CMO为吕骋申请YC立下了汗马功劳。

  2014年吕骋带着团队去了硅谷,但是还在微软创投加速器挂了个名字。应该就是在湾区的那段日子里,吕骋和陆奇产生了交集,让硅谷最有权势的华人念念不忘,到了百度也要完成这笔收购。

  微软投资的另外一个中国项目,助理来也,就是通过微软在中国的创投加速器把公司资料放到了的陆奇案头。

  在美国的中国人通常会被 locals 认为不善社交,没有幽默感和女人缘,连ABC姑娘都会嫌弃在国内接受教育的 new comer 。但是吕骋在硅谷的短暂时光确实打破了他们的刻板印象,也算是为国争光了。

  回国之后,“唯一入选YC的中国创业者”头衔让女创业者更喜欢谈论他了,女记者依然很喜欢采访他,女投资人也愿意约见他。

  但是确实如吕骋自己所说,他不是一个喜欢混圈子的人,横跨中美科技圈的经历让吕骋的圈子变小了而不是变大了。关于他的传说在太平洋两岸有限的二度朋友圈里不断回响,变异,越传越离谱。

  当渡鸦科技被百度收购的消息传来,有的前女友在朋友圈祝福,有的还在他的团队中,有的到了知乎相关问题下面报到。

  2

  有女人缘的男生,要么是很帅要么就很有文化。

  帅是可以看出来,但是不知道是龙应台还是冯仑说的,

  “文化就像内裤,你看不到但是很重要”。

  吕骋的文化你还是能看到的。因为在媒体的报道中,你从来不掩饰很痴迷戈雅,安迪·沃霍尔,皮特·蒙德里安。他不但会把这些名字和他们的作品告诉媒体,用在发布会上,还会跑到大街上问朝阳群众知道不知道这些名字。

  得到大面积否定回答之后他陷入了崩溃。如果我是当时他面前的记者,一定会告诉他朝阳群众也很崩溃。

  他强调自己有理性思维,归功于自己留学英国利物浦大学时接受的的数学金融教育。他强调自己的艺术元素,归功于留学最后一年跑去旁听了伦敦艺术学院的课程。回忆起自己回国创业的动机,他说自己拒绝了牛津、UCL等名校的研究生 Offer。

  但是这三段经历都不清不楚,特别是第一段。

  “明明是2+2课程(两年在苏州两年在利物浦),但是说自己是带着奖学金留学英国利物浦大学,对这位学长的好感顿时消失”,一位西交利物浦大学的学生在知乎上回答。

  另外一位同学则匿名爆料他在西交利物浦大学由于挂科转系到了市场营销专业。

  在吕骋的发言中,他总是会大篇幅描述产品的设计感,自己的强迫症,回顾人类的历史,展望人类生活方式的未来,还有一点脑科学或者社会科学未经证实的研究进展。

  在入选福布斯 30 under 30 (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的时候,他对摄像师说,像拍疯子一样拍我吧。

  2014年,在“人文与科技的十字路口”还没有被罗永浩带着中国手机厂商站满之前,吕骋已经率先在这里 Cosplay 乔布斯了。

  不熟悉渡鸦的读者会好奇,这个人到底在做的是什么产品,我在这里抄录其官网介绍如下,“一呼百应的家庭智能控制中心 Raven H1”,“下一代聊天工具,未来操作系统雏形 Flow”。

  你可能听不明白这是什么,也没用过这些产品,不过用过了你就会发现这些产品还不错,就是没什么用。

  而一旦有机会去参观这家公司的办公室,你就会忘掉他们半年没有更新、偶尔出现的BUG、评价三星半的App。因为办公室逼格实在是高,光一个屋顶就要300万。天花板之上是Airbnb中国,楼下是特斯拉芳草地旗舰店,与奢侈品牌历峰集团和纪梵希比邻而居。

  六一儿童节吕骋花六位数给员工买的乐高积木和外星人电脑堆放在不同的房间,环绕着他们引以为豪的智能的演讲台,当演讲者站上去,一束光便会打在他身上,周围的灯自动熄灭,全场的目光收拢。

  我想被百度收购之后吕骋一定不会搬到西二旗,他难以忍受百度大厦的办公环境,就像他难以忍受白开水只能喝可口可乐一样。

  3

  这样好的工作条件,几十人的团队,高额的运营开支,吕骋又说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旁人可能要担心靠什么来维持呢?但是累积融了2000万美元的渡鸦从来没缺过钱。

  投资人和姑娘一样,喜欢的创业者总是相同的,因为创业和爱情一样,都要靠幻觉来维持。

  是幻觉就一定会消失,姑娘和投资人是早晚会离开的。

  武侠小说里面你想确定自己是不是男主角你就纵身跳下悬崖,创业者想确定自己是不是男主角就学学吕骋怎么花钱。

  吕骋虽然不愿意承认,还在说你们也做个快死的公司卖给百度让我看看。但是在投资人都不愿出手的资本寒冬,在2B,2G,2C,2VC全部歇菜的2017年,任何一家不盈利的公司资金链断掉都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只是渡鸦科技和吕骋赶上了百度硬件业务整个裁员、构架调整,太子失势,马博士垂帘听政,老熟人陆奇不远万里从西雅图回到西二旗建设中国特色的人工智能。

  Never take any thing for granted.

  中国并不缺吕骋这样少年得志的创业者,福布斯的 30 under 30 评选已经搞了5年了。这是一个 cosplay 乔布斯、套路投资人的培训班。

  在2013到2015年资本泡沫的这几年,这个评选从来不缺像吕骋这样海龟留学,在学校做过一个社交产品,后来什么热做什么,被投资人推到了前台的创业明星。

  2014届的尹桑,去年一起唱资金链断掉的时候之后2015届的孙宇晨给他打了两万块钱。同样曾经估值1亿美元,2013届的施凯文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还有掀起各种骂战的余佳文,和被扒出来各种造假的金证济苍,都是福布斯这个晦气评选的入选者。

  那时候你做O2O,我做社交,他做互联网金融,《新华字典》说他们都有光明的前途。

  但是三五年过去了,他们的经历倒是印证了《成语词典》上面的一句话,“小时了了,大未必佳”。

  中国的创业真的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不能眼看着所有的创业公司都死掉吧。就算都是妖精,孙悟空要一棒打死的时候,菩萨们,老君们还要喊一声刀下留人,来要回几个坐骑。

  乔布斯重返家徒四壁的苹果时盖茨无条件给了1亿美元,马斯克最要命的时候老戴尔出手相救,写《创业维艰》的本·霍洛维茨,公司下个月就发不出工资却敲定了惠普的高价收购,保罗·格拉汉姆在泡沫破灭前把ViaWeb卖给雅虎5000万美元。

  玛丽莎·梅耶尔在雅虎的4年里一共收购了49家公司,百度到今天只不过收购了李叫兽和渡鸦,我相信留给他们的任务还很重。

  (本文由老编辑和包小姐合作完成)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微博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zhihw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