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网络主播调查 西安网红自带陕西冷娃特质

本土网络主播调查 西安网红自带陕西冷娃特质

本土网络主播调查 西安网红自带陕西冷娃特质

如今,“网红”也许并不能算作一个褒义词,但依然阻止不了网络上每天都会出现一批“网红”。而成为“网红”最快捷的途径就是——做网络主播。曾几何时,直播还只是电视台特有的专利,而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网络直播已经深入到我们的生活。相比北上广这样的城市,西安的网络直播并不发达,但这不意味着西安没有“网红”。记者走近他们才发现,原来西安的“网红”主播也带上了陕西人“生冷倔硬”的特质……

缘起:一场发布会让记者决定探秘网络主播

不久前,西安晚报记者在上海参加某电视剧颁奖盛典,和几乎所有大型活动的采访一样,参与活动的记者在后台经过漫长的等待,从下午4点到晚上11点,主办方每半个小时带来一位明星到记者采访区接受媒体群访。群访的时间大概只有5分钟,然后又是漫长的等待。然而又与几年前的采访不同,活动现场多了很多捧着手机正在进行直播的网络主播。

坐在记者前面的男孩就是正在进行直播的主播之一,看上去清瘦,但颇为精致,是时下流行的“花样美男”形象,相比于传统媒体记者的风尘仆仆和不修边幅,这个“花样美男”显然出席活动前精心打扮了一番,脸上涂了粉底,头上打了发胶,带着幽蓝色的美瞳,很是洋气。记者不禁好奇,直播明星群访会引来粉丝观看,可是在漫长的等待期他直播什么内容呢?细细一听,他一直在用麦克风和粉丝交流,类似“我今天的美瞳是幽蓝色的。”“谢谢盼盼送我的礼物,比心。”“你看我左边的记者哥哥,正在写稿子;右边的记者姐姐,正在吃东西,她吃的是汉堡……”这样看似平淡的对话,真的会有人观看吗?

随后,从没关注过直播软件的记者也下载了直播平台,热门主播都在首页,随便点开一看,大都是俊男美女,有人唱歌,有人弹吉他,当然大部分人是坐在电脑面前或拿着手机自拍,然后和网友对话:“谢谢宝宝送我的礼物!我今天的眼影是红色的。虽然我以前也吹牛自己是‘校花’,但你们这样说我也有点不好意思了……”很显然,这些热门主播就是传说中的“网红”。西安是否有“网红”主播?他们的收入大概能有多少?他们在直播中都做什么?带着这些问题,记者开始走近西安的“网红”主播。

收入:月薪上万并不是太困难的事儿

2016年9月,某平台发布《中国网络主播生态调查报告》,报告显示,目前45%的主播月直播收入在5000元以下,17%的主播月直播收入在5000-10000元之间,而月直播收入超3万元的仅有13%,其中,北京、上海和天津的网络主播数量最多,分别有204304、127287和101544人。至于西安的网络主播人数,这份报告并没有统计。

文婷的主业是模特,兼职当网络主播,当记者说要采访她时,她却急忙拒绝:“我的粉丝并不算多,可能不够资格接受采访吧?”文婷告诉记者,她们模特圈里几乎每个模特都在做网络主播,原因很简单,就是为了赚钱。“模特这行也是饥一顿饱一顿,不可能天天有商业秀场,相较之下,网络主播还是一个比较稳定的收入。再加上模特可能有一个优势,就是青春靓丽,毕竟现在的网络主播都是俊男美女。外形上的靓丽也是吸引粉丝留下的第一步,只有粉丝留下了,才有可能给你送礼物。”所以当记者询问她西安网络直播从业人数时,她表示:“我觉得应该差不多,反正我的圈子里几乎人人都是。”

至于说45%的主播月直播收入都在5000元以下,文婷表示,那一定是没好好播,她以自身为例,如果好好播,月入三四万应该没问题。什么叫好好播?她说:“就是每天都直播三四个小时,是每天。但很多主播别说每天播三四个小时了,每天播一个小时都坚持不下来,说实话,我没有见谁把主播当主业,他们一定还有其他工作,比如演员,比如模特,哪怕是做微商呢。”

称呼:不认为“网红”是贬义词

雅芯据说是目前陕西最知名的“网红”之一,有着典型的“网红”特质,锥子脸,洋娃娃般的卷发,还有精致的妆容和变色的美瞳,即使如此,她依然对自己不太满意:“别的‘网红’都是锥子脸,我是圆脸。所以有电视台邀约我上节目,我很多都拒绝了,我觉得自己上镜不太好看,脸太大了。”即使是知名“网红”,雅芯依然不是全职主播,她说自己的主业是微商:“起初当主播是因为好玩,朋友介绍的我就来了,后来是因为我做了微商,要推广自己的护肤品。”

雅芯告诉记者,最多的时候,有数万人观看她的直播:“刚做主播的时候,我用电脑直播,有时唱歌跳舞,大多数时间是在和网友聊天,后来我开始用手机直播,跳舞肯定没法展示了,就以聊天为主。会有粉丝问我,用的什么护肤品,用的什么口红。问的人多了,我决定开始代理护肤品,于是做起了微商。其实现在做微商是我的主业,直播更多是兴趣,当然有时也会进行护肤品的推销,但我觉得这样挺开心的。”

雅芯介绍说,如果不是签约主播,网络平台和主播一般是七三分账,“1000元中主播能分到300,如果自身有影响力的话,会被平台签约,签约后主播一般能分到60%,当然自己要缴税。”即使如此,雅芯说自己做主播的月收入都在五六万元左右。有媒体报道说,“网红”们的梦想多是跻身娱乐圈,成为明星艺人,但雅芯说:“至少我从没这样想过,我觉得太不靠谱不接地气了。一年前我做主播时就是觉得好玩有趣,后来有粉丝了,好像也有点名气了,发现也挺挣钱的,当然这种交流方式也挺好的。”至于对自己“网红”的称呼,雅芯说没什么可介意的:“我不认为‘网红’是贬义词,有人说‘网红’是靠整容什么的,我想说即使有人整容了,也是自己赚钱整容的,也没有碍其他人什么事。非要认为‘网红’不好,那大概是羡慕嫉妒恨吧?谁说‘网红’就一定不努力?”

特质:陕西网络主播会要礼物的不多

网络主播的收入来源于网友赠送的虚拟礼物,但一个地域有一个地域的特质,记者在采访西安“网红”的过程中,发现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质,就是并没有太强的煽动性,大多不是那种会鼓励网友送虚拟礼物的主播。文婷不善言辞,和记者交流的过程都略显艰难,这样如何和陌生的网友交流呢?文婷说:“所以我很少交流,我直播时主要是打碟。这也算我的一技之长吧,如果单凭主播的喋喋不休,我觉得我肯定没那水平,我也不会鼓励他们送东西给我,送礼物我感谢,不送礼物着急也没办法。”

文婷的一技之长是打碟,另一位“网红”齐齐则在直播中给网友进行护肤讲解,齐齐很自谦地说:“我这人情商不高,好像性格也挺倔的,粉丝愿意送礼物最好,不送礼物也没关系,我总觉得,她喜欢我的护肤教程,自然就会给我送礼物。说来有点不好意思,其他女主播的粉丝都是男性,我的粉丝多是女性。”雅芯在直播中也并不是完全靠嘴皮子,她也是会教网友化妆:“其实不会化妆的女孩子挺多的,可能陕西人的性格使然,总觉得给人张口要礼物挺尴尬的,我的直播有点内容就行。”

粉丝:更喜欢有内容的直播

西安的“北漂”王上上很喜欢看直播,一度让朋友怀疑是“北漂”太艰辛,难以打发孤寂才看直播,他没有否认有这方面因素:“但更多的时候和你拿着ipad看综艺节目一样,也是一种欣赏么。比如有的主播唱歌、弹吉他、弹钢琴,我觉得就跟欣赏综艺节目一样;也有网络高手直播自己组装电脑的过程,用来给一些不懂电脑的人普及电脑知识;还有游戏高手直播自己玩游戏的过程,钓鱼高手直播如何钓鱼,我喜欢看这种有内容的直播。”那会给他们送礼物吗?王上上说:“会送,但我不是那种土豪,特别喜欢的直播会给主播送礼物,但绝对是象征性的,这种完全没必要攀比。”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网络主播告诉记者:“有些网络主播为了吸引粉丝给她们送礼物,会打色情擦边球,我觉得特别可耻。不过这种一经举报,是会被平台封号处理的,严重的也许会被追究刑事责任。”而记者尝试联系几位“土豪”,并没有得到回应,一位自称“宅男”的网友告诉记者:“我会给主播送礼物,刷存在感,因为主播陪我们交流,也挺不容易的,人家也付出劳动了。”

一份报告数据显示,66.8%的网络主播为本科及以上学历,一些高学历网络主播,特别是教育、医学类主播,凭借较高学识对新鲜事件给出独到见解,分析专业、精湛,加之语言幽默风趣才容易受到青睐,单凭靓丽的外形和与网友没有营养的对话,这样的主播必然无法长久。

记者 张静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微博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lvlvw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