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怎么给我发那么高的工资?”

“老板,怎么给我发那么高的工资?”

黄小污|“咪蒙”内容总监

黄小污是在周六早上7点钟回到家的。因为讨论近期的一个项目方案,她和内容小组的10个90后一起加班到天亮。他们总共叫了4次外卖:一次烧烤、一次小龙虾、一次冷荤速食和一次麦当劳,这才熬过了漫长的一夜。

小组的成员很多是新加入的,第一次通宵加班竟然还发朋友圈“炫耀”。“每天都感叹我们公司好像邪教,每个人都好燃。”黄小污说。

不久前,咪蒙在接受采访时不经意地提到,自己的助理月薪5万。瞬间引发了一些自媒体大号的关注。“咪蒙”公众号的粉丝数和阅读量甚至都因此跃升至新的层级,晚上推送后,第二天早上打开流量能稳定在150万左右。

“我的助理都成热点了。”咪蒙发文章感叹。并再度称赞了自己的两位助理——89年生人的黄小污和93年的安迪,这两位年轻女孩如今是咪蒙团队的核心支撑。

实际上,黄小污早已经不是咪蒙的助理了。去年3月份,咪蒙把公司从一栋居民楼搬到望京soho,同时开始招兵买马、扩充团队。那个时候起,黄小污就成了内容团队的“主管”。不久后,她又正式升任为“内容总监”,管理着10人左右的团队,辅助咪蒙找选题、跟热点,修改标题、段落和句式。

黄小污还亲手搭建了咪蒙团队的“新媒体资料库”,如今收藏着上万条从各个公众号摘录的好标题、好句式等。实习生入职2个月,通过学习这些语料,起的标题就能跟老员工不相上下。黄小污对此颇有成就感。

黄小污是个身材娇小的广东女孩,原名黄颖凤。咪蒙有时候跟她开玩笑,叫她“阿凤”。“谁要是觉得自己名字土,只要我一说出我的真名,她们就会觉得自己名字超级洋气!”

黄小污毕业于深圳一所普通高校。研二的时候,她到《南方都市报》实习,认识了当时还在这家报社做编辑的咪蒙。离职创业前,咪蒙在这家报社工作了12年。

在报社实习没有工资,咪蒙曾经自掏腰包,每个月发给黄小污3000块钱。那是咪蒙在《南方都市报》的最后2个月,她已经开始着手筹划影视公司的项目,为此找到黄小污帮忙搜集剧本素材。实习生的能干和老板的有趣、慷慨,令她们互相都对对方留下了好印象。因此,2013年,咪蒙创业,第一个就想到了黄小污。

深圳蛇口的一家火锅店,隔着白色的腾腾热气,咪蒙跟黄小污聊起自己“做一个成功的影视剧”的梦想。她的先生、合伙人当时跟她坐在一起,气氛很是轻松愉悦。受到赏识的愉悦再加上“被老板的人格魅力吸引”,黄小污欣然接受了邀请。

毕业之后,黄小污就来到咪蒙的影视公司担任编剧,负责撰写一些轻喜剧的台词。在2014年11月,公司正式注册成立之前,她们就在各个咖啡馆讨论剧本。后来咪蒙在深圳欢乐谷附近的一个高档小区租下了一套公寓,站在公司的阳台上可以眺望到欢乐谷的过山车,听到人们的尖叫声。

这家影视公司,也像“过山车”一样,在成立10个月后撑不下去了。400万的融资即将耗尽之前,咪蒙去了一趟北京,一天晚上10点多,她给仍在公司加班的黄小污打来电话,“我们搬去北京吧。”

黄小污当时站在阳台上,听咪蒙兴致勃勃地讲述北京的机遇与野心。四周漆黑一片,她一边听一边刷刷地掉眼泪。

黄小污是土生土长的广东人,在深圳有个相恋多年的男朋友,如今已经注册结婚。在那个时候,她最大的顾虑就是与“家属”两地分居。

黄小污和咪蒙有着相似的原生家庭。她的父亲习惯性出轨并且重男轻女,母亲作为家庭主妇,依赖父亲作为唯一的财务支撑,曾经一度陷入抑郁。黄小污长大后,总想自立自强,为母亲撑腰。她和咪蒙在公司里经常讨论的话题之一,就是“攀比谁的爸爸更渣。”

因此,当咪蒙决定搬去北京时,黄小污愿意跟着她一起冒险。“留在深圳那就是可以想象得到的生活,来北京就感觉很刺激,很精彩。”

2015年10月,咪蒙解散了深圳的团队,当着公司所有人的面大哭了一场。然后带着包括黄小污在内的7个人,来到了北京。

前途未卜,她没有许什么诺言,而是直接告诉他们:“公司有可能半年之后再次倒闭。所以工资很低,我只能保证你们不饿死,不流落街头。”

事实也确实像她预判的一样。咪蒙在北京最早的落脚点是朝阳大悦城附近一间三室一厅的公寓。8个人吃住、工作都在这里。两个女生挤在一张床上睡,三个男生睡在客厅的一半,另外一半用来办公。黄小污第一个月的薪水是3000元。

令她最难忍受的,还并不是集体生活的不便。这个时候,她的的职业成长也遭遇到了瓶颈。黄小污在台词撰写方面天分一般,每次讨论剧本,都觉得自己发挥不了太大作用。“我希望我贡献很多,没有达到预期,就觉得无地自容。"

刚来北京的不适应,加上工作上的压力,令黄小污的情绪一度陷入崩溃的边缘。在“家”里没有独处的空间,她只能在洗澡的时候,把自己关在洗手间里偷偷地大哭。

这个时期,咪蒙团队在创作的剧本《极品家丁》,已经在视频网站上播出。由陈赫主演,豆瓣评分4.2,收入和支出基本上打平。

影视项目做的不温不火,咪蒙的公众号却开始有了起色。2015年9月,咪蒙在公众号上推送了第一篇文章,最初只是作为影视项目的补充。后来公司搬到北京,所有人也都在做影视,只有她一个人运营公众号。

转机似乎发生在一夜之间。2015年底,咪蒙先后写作《致贱人》、《致low逼》等几篇价值观鲜明、风格犀利的文章,在自媒体圈引起轩然大波。而接下来的1年,咪蒙通过对热点事件的评议,涨粉800多万。几乎每经历一次热点,粉丝数和文章阅读了就会上升到新一个量级。咪蒙成为了2016年的现象级的自媒体大号。这也为她带来了收入,2017年初,咪蒙的头条广告报价已经涨到了68万。

2016年4月份,咪蒙因为写作太累,想招一位创作助理。她找到黄小污,第二天,黄小污就交了一份关于公号标题、选题、内容的分析报告。由此,她从编剧,转岗成为咪蒙的写作助理,同时担任她的编辑。

转战新媒体之后,黄小污的成长是非常快速的。她像机器一样学习,通过不断积累和总结训练“网感”。咪蒙的新媒体资料库,就是黄小污从那个时候开始搭建的。她关注了300多个公众号,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看一遍,把好的标题、开头、段落、句式记录下来。标题吸引人的原因,是因为“冒犯”、“冲突”,或是击中了某一个关键词,黄小污会总结其中的传播逻辑。有时候咪蒙写作遇到困境,她还会从资料库里找一些新的句式给她参考。

黄小污的研究对象不仅限于公众号,还有段子手。她曾经仔细研究过薛之谦的“搞笑技术”。后来咪蒙写作《第1次坐头等舱,如何优雅地装逼?》,有一段话,“我走在里面……顿时年轻了20多岁……普通话都标准了很多……走过头等舱通道,我感觉自己长高了5厘米。”这就模仿自薛之谦的段子:“我越来越有自信了……最近走路都开始有气质了……连小便的时候都比以前瞄得更准了……”

作为咪蒙的写作助理,黄小污的另一项工作是紧跟热点,但她一度不擅于此。2016年底,何洁夫妇婚姻破裂的消息上了热搜榜,咪蒙却没有及时跟进。后来咪蒙找到她询问,郑重地说,“错过了热点就是你的责任。”

为了训练自己对热点的敏感度,黄小污在全网搜集了过去一年的热点事件,从对象、内容、原因等不同方面进行量化分析,总结出什么样的事件可能发酵成大热点、特大热点,以及一般低烧型的热点。后来她跟咪蒙达成了默契,特大热点、大热点是流量风口,必须跟进。低烧型的热点,写不写看咪蒙的写作兴趣。

黄小污的5万月薪,就是在这些锻炼中,一点点涨上来的。咪蒙没有具体的调薪周期和额度,涨薪多是以奖金的形式按月发放。黄小污的工资卡上,基本上每个月都会比上个月多出的几千块钱。

跨过2万块大关的时候,黄小污的确吃了一惊。那是2016年年中,公司已经搬到了望京soho,他们仍然在一套集体宿舍合租,男生一套,女生一套。有一天下午,黄小污收到财务发来的工资单,上面显示的数字超过了2万。她和咪蒙坐在同一个办公室,当场喊了出来,“老板,你疯了吗?怎么给我发那么高的工资?”

对面的咪蒙笑趴了,反反复复念到,“我疯了?我疯了!”

黄小污从来没有主动要求过涨薪。她的薪水都是咪蒙自动涨上来的,“我们就是那种好员工跟好老板(的关系),我们做的超出期待,她给的也超出期待。”黄小污说。

今年年初,咪蒙带着两位助理去上海拜访同行。临行前,叫上公司最懂时尚的一个女孩做参谋,几个人一起去了趟SKP买衣服。黄小污买了一件2000块钱的西装,这是她花钱最大手笔的一次。

去欧洲团建的时候,她还买过一个LV的钱包,也是2000多块。咪蒙嘲笑她,“买的最贵的包竟然是这个。”

月薪5万之后,黄小污的生活基本还维持原样。最大的变化是,她从前去咖啡厅工作,点一杯咖啡就觉得好贵,现在点咖啡“终于可以不手软了。”

从做内容转向做管理,黄小污也正在面临着新的挑战。最初当上主管的时候,她曾经因为害怕当众表达,在半年时间里没有开过一次会,分配任务都是通过微信群。实习生表现不好,她也不敢亲自去辞退,而是和咪蒙一起躲进咖啡馆,让公司的人力去谈。

现在,她觉得自己可以克服这个障碍了。“老板说我每次都是弱弱的,现在做的不好就会说做的不好,重做这样。”

不久前,黄小污和异地了1年多的男朋友领了结婚证。他还为她辞职来了北京,与她在同一个城市打拼。不久前他在招聘网站上投简历,一条广告跳出来,标题就是《咪蒙助理月薪5万***》。黄小污再也不敢跟他炫耀“看你老婆多厉害”了,她不想给他增加压力,“女生兼顾家庭事业挺难的。"

年纪不小了,黄小污也跟咪蒙聊起过生小孩的话题。咪蒙笑嘻嘻地说,“没关系你生啊,我会到医院找你工作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微博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jiexi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