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青山:坚守34年乡邮路

随着互联网和通信技术的快速发展,写信、寄信这种传统通信模式已逐步退出历史舞台,儿时邮递员叔叔迎着风雨送递书信的画面渐渐淡出了城里人的记忆,但在边远的山村小镇里始终有一群“故土”人,依然在期盼这样一个穿着绿色制服的身影出现。

三月春风和煦,商郧路沿线油菜花争相开放,香气扑鼻。在商南县赵川镇邮政支局里,我们见到了邮递员刘青山师傅。第一次面对采访,感到有点紧张,总是问一句答一句,言语不多,但很实在。

5年穿破80多双胶鞋

1982年,16岁的刘青山回到家乡干起了邮政投递工作。34年来,他走遍了赵川、十里坪两个小镇的山山水水,行程达43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10圈多,骑坏了6辆自行车、5辆摩托车,也成了修理自行车和摩托车的行家。他不仅见证了通信模式的转变,更见证了交通工具和山乡道路的变迁。

刘青山:坚守34年乡邮路

漫漫邮路,风雨兼程

“年轻的时候还是有劲,跑起路来,一点也不觉得累,现在明显感觉体力不支,还好现在骑摩托车。”刘青山说,1982年刚参加工作的时候,这里村与村之间根本没有路,农户也都散落在各个山头上,那时送信只能靠双脚,攀岩、钻树林,行走时总要在邮包里放一把砍柴刀,遇到荆棘密布通不过的时候,就用刀砍出一条路,有时进山迷失了方向,还需要用刀留下记号才能找到出来的路,树林里遇到毒蛇、野猪的攻击也都是极为平常的事情。尤其是到了雨季,塌方滑坡时有发生,道路被洪水阻断冲毁,刘青山深一脚浅一脚地跋涉在泥泞路上,摔倒了爬起来,他也忘了摔了多少跤。炎热的夏季,他顶着烈日坚持送报送信,汗水浸湿了衣服,脚底磨起了水泡。因投递工作的特殊性,从来没有休息日,天天都有邮件。穿梭在山间的沟沟壑壑,村村寨寨,跋山涉水,一月下来,他穿的鞋不是托帮就是断底。最初5年步行投递,他累计走了6.3万多公里,足足穿破80多双胶鞋。

刘青山:坚守34年乡邮路

刘青山陪留守老人聊天

1987年,为了方便投递工作,刘青山自掏腰包买了第一辆自行车,开始用自行车投递。“山区盘道多,特别是下雨的时候有些地段泥泞不堪,为了赶时间,就扛着自行车抄小道跑。”刘青山说。随着国家“村村通”工程大力实施,乡村道路逐渐实现了硬化,这给他的乡邮投递工作提供了极大的方便。为了节省时间提高工作效率,他也紧跟时代的步伐,将13年的自行车投递换成了摩托车。虽然道路修通了,交通工具提了速,省时省力,但工作量也随之增加,县邮政分公司决定对赵川支局原有的5个邮递员裁员,由于老刘工作出色,被支局留了下来,自此他一个人担负着赵川镇、十里坪镇12个乡村2.2万群众的信件投递工作。

一路投递一路情

刘青山服务的邮路山大人稀,部分乡村行走半个小时也见不到一户人家,这里的年轻人基本都外出打工,留下的多半是老人和小孩。除了每天送包裹、信件,刘青山还有“额外服务”,就是陪留守老人们聊天宽心,在他负责投递的12个村子里,有超过80位老人都是刘青山的“服务对象”,他们都亲切地称50岁的刘青山“小刘”。

“这些年,多亏了刘师傅对我母亲的照顾和陪伴。”石柱河村周毅感激地说。周毅的母亲有一双儿女,女儿已经出嫁,周毅也在云南某部队服役,家里只剩年迈的母亲一个人生活,在部队的7年多,周毅只能靠书信与家里联络,由于母亲沈老太太不识字,所有的信件都是刘青山当面读给她,然后再记下她的口述,回家整理后再给周毅回信、寄信。只要经过这条邮路,无论有无邮件,刘青山都会来家陪她说说话聊聊天,帮着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偶尔还会带去些米面油等生活必需品。两年前沈老太太患上老年痴呆症,周毅不得不回来照顾母亲,现在一直陪伴在母亲身边。他告诉我们,母亲时常呓语“小刘,到家喝水啊”。帮助照顾沈老太太只是刘青山30多年邮路上的一个缩影,诸如这类事情,这些年他经历了很多。“他们的子女都在外面工作,有时候找个人说话都难,反正是路过,陪着说说话拉拉家常,也耽搁不了多少时间,平时跑快点就有了。”刘青山说。。

马蹄沟村村民陈红斌是粮站退休职工,常年患有心脏病,一直药不离身。2013年8月的一天,刘青山突然接到陈红斌老人的求助电话,老人感觉到心脏不适,家里的备用药全部用完了,刘青山接到电话后心里焦急,跨上摩托车去药店买了药物连夜送到他家,因为用药及时,陈红斌老人有惊无险。病好后,老人为了表示感谢,写了表扬信送到邮政支局,拉着刘青山的手感激地说:“多亏了你救了我一命,现在还活着,你是一个好人!”刘青山却微笑着说:“过奖了,我只是送了点药而已!”

老府湾村70岁的村民吴德军对刘青山的评价只有一句话:“心地太善良了。”吴德军女儿在上海上班,定期给家里汇款,村里到县城太远,加之老人行动不便,急用钱的时候,都是刘青山自己垫钱送到吴德军的家里,再取回汇款单去银行取钱。他所有的衣物、包裹等都当面拆开,帮着摆放整齐后,才安心离开。“他能信得过我,其实我挺开心的,能帮一把别人,其实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刘青山露出憨厚的笑容。

捎带日货、写信回信、帮忙检修电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沿途的人们都把刘青山当成了自己人,他和服务区域人们结下了不是亲情却胜似亲情的情谊。无论走到哪儿,都有人和他打招呼,经常有人留他在家吃饭,这也是刘青山最为自豪的一面。与记者交谈的过程中,他自己也说不清到底给邮路上的村民做过多少好事,但说得最多的就是:“举手之劳的事,不值一提。”

光阴如水终不悔

随着电子时代的到来,书信和电报等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取而代之的是包裹和网购商品,乡村邮递员的职责在不断延伸,“邮包”不断加重,但刘青山从来没有叫过苦、喊过累。“苦是苦一点,时间久了,也就成了习惯。”这是他常挂在嘴边的话。

刘青山是编外工作人员,收入并不高,从最开始的每月几十元钱到现在的2000元左右的收入,对于一个五口之家来说并不能带来多少帮助,而且平时送信一出去就是两三天,很少能够顾家。“你是家里的顶梁柱,每月就这么点收入,还经常忙的焦头烂额,划得来吗?”妻子当初不太理解,看着同村的不少人外出打工都赚了大钱,大部分人都搬出山里在县城安了家,也曾劝过刘青山放弃这份工作,但都被刘青山说服了。时间长了,家人也都理解了他的工作,父母一直是他的坚定支持者,作为老邮政人的父亲经常教育他的一句话:“干一行,爱一行,务一行。”在老人眼里,儿子走的是正路,要理直气壮地走下去。

34年,一年365趟,服务区域的每个住户,每条山路、小河,都印刻在刘青山的脑海里,成了一幅难以忘却的“地图”。一遍遍走过“地图”上的山水,载着邮包的刘青山从一个小伙子走成了“小老头”,虽然也想放下邮包,在家含饴弄孙,但想到山洼里急切等待投递物的乡亲,刘青山的脚步一直停不下来。

独守山区,播撒爱心,漫漫邮路,风雨兼程,一个梦想,一份坚持。作为乡邮员,刘青山用实际行动诠释着坚守,用真情温暖着每一位乡亲,他把知识和信息带进山区,把关心和关爱传递给亲人,用脚步丈量着奉献的路,用汗水践行着承诺,34年如一日,他把人生中最美好的岁月都奉献给了大山,献给了这一片他深爱的土地。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微博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enmany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