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内人士谏言金融监管:堵后门就必须开正门

完善监管推进改革 维护金融安全

□本报记者 程竹 彭扬

中共中央政治局日前就维护国家金融安全进行第四十次集体学习时提出,切实把维护金融安全作为治国理政的一件大事,扎扎实实把金融工作做好。近日,“一行三会”加强金融监管力度全面升级。业内人士认为,应进一步完善金融监管,避免监管空白和监管重叠;把防范跨行业、跨市场的交叉性金融风险作为维护金融稳定的重点领域,着力丰富和完善维护金融稳定的工具箱。同时,完善金融监管要与深化改革并举。

完善监管与深化改革并举

“近几年我国金融体系风险有所抬头是不争的事实。这些金融风险的产生主要有三方面原因。”光大证券资管首席经济学家徐高指出:一是实体经济增长面临困局。过去几年,我国经济增速逐步走低,令实体企业经营遭遇挑战。相应地,金融体系面临资产质量下降、坏账风险上升的压力。

二是较快的金融改革与偏慢的实体经济结构转型之间的矛盾。诸如利率市场化这样的金融改革,本来是寄希望于通过放松对金融价格的管制来优化金融资源配置,但我国实体经济转型相对滞后,至今仍存在大量对利率不敏感的僵尸企业和预算软约束融资主体,扭曲了金融资源的配置,催生了一些金融乱象。

三是快速发展的金融业态与相对滞后的金融监管格局之间的矛盾。在混业经营的大潮下,我国传统的分业监管格局留下了监管套利的空间。值得警惕的是,金融创新产生大量跨行业、跨市场的金融产品,如果监管存在空白、监管标准不统一,极易滋生新的风险。

业内人士认为,当前要维护金融安全和金融稳定,应把防范跨行业、跨市场的交叉性金融风险作为维护金融稳定的重点领域,着力丰富和完善维护金融稳定的工具箱。

在徐高看来,实体经济正处在新旧增长动能交替的过程中,此时更需要丰富融资方式以更好适应多样化融资需求。金融改革也在一定程度上暴露了实体改革的欠账,给实体转型施加了倒逼压力。而如果金融发展停滞,也不利于我国应对外部金融冲击。

同时,金融监管和深化金融改革是相辅相成的,并不是强化严管,金融业务就不发展了,而是要通过强化金融监管进一步深化金融改革。从长远来看,金融改革与金融监管要齐头并进。

增加市场深度抵御外部冲击

业内人士指出,从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到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如果不能有效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其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是全局性的。未来在强调金融对经济发展促进作用的同时,要把防范金融风险、维护国家金融安全提升到战略层面。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胡滨认为,一是要集中力量着力控制处理一些已经暴露的风险点,如互联网金融及一些债券违约引发的风险等。需要着力控制防止产生系统性的风险,以免影响改革成果。二是要防止实体经济下滑所产生的阵痛传导到金融体系。

对于如何抵御未来外部冲击,徐高表示,我国金融体系应与国际金融体系“常来常往”,要让市场有足够的深度。他举例说:“市场交易过程中,考验市场深度的标准是价格不能过度波动,如果市场深度不够,小的事件就会引起剧烈的价格波动。

同时,市场深度要靠金融支持,一方面金融本身要发展,形成市场规模。另一方面,要理顺内部市场运行体制,让更多理性投资者来主导市场,发挥市场稳定性的作用。”

“金融对外开放是不可阻挡的。这其中既有机遇也有挑战,因此,我们要练好内功,通过金融发展、改革,增加市场的深度,吸收外部冲击。”徐高说。

套利监管应疏堵结合

“当下‘一行三会’的体制以分业监管为主,但现在金融市场相互交叉,跨业、跨市场的业务越来越多。”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称,在此情况下,若没有统一监管,就会存在两种倾向,一是监管空白;另外一种是监管存在密集交叉,部分方面可能重叠。

胡滨认为,在现有分业情况下,分立的监管机构应形成合力,防止一些系统性风险及交叉性、跨领域所产生的风险。现在部分金融控股公司的操作,特别是加杠杆操作已对市场产生影响,所以要统筹重要基础设施,包括控股公司和金融控股公司。

胡滨指出,“未来要在从金融信息的统计上形成统筹,对风险摸底防控。统筹协调机构需要有抓手,但目前缺乏实体性的统筹机构,比如类似金融稳定委员会或金融协调委员会这样的机构。未来应进一步推进统筹协调机构的建立。”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金融分析师鄂永健预计,未来央行将作为协同监管牵头人的角色,进一步明确监管和政策协调的范围和内容,央行将负责牵头制订出台更多的跨业监管政策,有关货币政策与宏观审慎监管、宏观审慎监管与资本管理、“腕骨监管”等之间的政策协调将在更为系统和具体的层面加以开展。

对于下一步如何统筹监管打击套利,胡滨表示,金融创新滋生监管套利,监管套利推动金融创新,创新以后再反过来倒逼金融监管的加强完善,这是一个互动的过程。在此过程当中,监管规则、法律制定相对滞后于市场套利的矛盾长期存在。一方面,要严厉打击现有违法违规进行套利的行为;另一方面,对市场现阶段的一些创新特别是利用创新进行套利的行为,要进行甄别,需要进一步完善规则,弥补监管漏洞。

徐高建议,一是要堵后门就必须开正门,目前出现的套利,是因传统融资投放面临约束较多。套利行为要疏堵结合。二是要进一步推进混业监管模式,未来应加强不同监管者的协同,保持信息的高效顺畅,实时共享不同监管者信息。不同监管者目标要一致,形成合力。同时,要有一个机制来协调不同监管者,及时作出反应。

(中国证券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微博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ceny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