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妇跳楼追踪:婆媳关系及夫妻聊天记录曝光

8月的最后一个晚上,第一次生孩子的陕西绥德县女子马某,被临产痛苦折磨约10个小时后,从分娩中心的待产室走至备用手术室,从5楼跳下,结束了自己即将27周岁的生命。她一同带走的,还有腹中胎儿。

9月6日上午,对于医院的二次声明,家属接受采访时表示不认可,称监控画面中并未记录声音,“下跪”画面系因产妇疼痛难忍下蹲,并称产妇数次要求剖宫产,其丈夫都答应了。

随后,记者联系了医院的杨姓院长,询问坠亡产妇的主治医生能否公开发声,杨院长称涉事的两名医生目前正在接受调查。

9月6日上午,记者致电榆林市卫计局,工作人员称,已有人员介入调查“产妇马某在医院坠亡”一事。

焦点01 马某母亲、姑姑证实婆媳关系和夫妻关系都很好

榆林一院两次说明均表示:主管医生多次向产妇、家属说明情况,建议行剖宫产终止妊娠,产妇及家属均明确拒绝,坚决要求以催产素诱发宫缩经阴道分娩,并在《产妇知情同意书》上签字确认顺产要求。

而马某姑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医院声明“基本都是假的”,根本就没说剖腹产让家长签字,一直都说是好着呢。

焦点02 马某姑姑:医院声明作假

记者:家属怎么看待医院的声明?

马某姑姑:都是假的么,根本就没说剖腹产请示谁,根本都是假的。根本就没说剖腹产让家长签字,一直都说是好着呢。

记者:跪在地上是因为疼痛,还是要求进行剖腹产?

马某姑姑:我过来一看,在地上跪着呢,疼的厉害了,一下跪下去了。

没说是跪下求剖腹产,疼了不想生了,就说想剖腹产呢。医生建议说顺着呢,不要剖腹产,剖腹产也是一个小时,你顺产一个小时也能产下来。

记者:产妇和婆家关系怎么样?

马某姑姑:两口子关系好着呢,都好着呢,跟家里面跟婆婆也好着呢,婆媳关系很好,女婿关系很好。

记者:马某从事什么工作?

马某姑姑:平常都是辅导娃娃,怀孕以后没有再做。

记者: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马某姑姑:问婆婆,婆婆好像说是个男孩,头胎。

记者:当天的情况是什么?

马某母亲:签字都(同意顺产),家属也同意,医生也同意,产妇也同意,要求顺产。不同意剖腹产。我们问医生,医生说,已经宫口开了,意思是说快了,叫慢慢等着能顺产下来。第一次出来,我们又扶她,快回到产房里去。就问医生,产妇的情况怎么样,医生就说,她已经到了八宫口、十宫口,已经到了产的时间了。

第一次说是宫口开了,到了八指、十指,已经到了开的时间了,我们就继续在门口等着 。

晚上七点到八点左右,医生都下班了,我们问我们的产妇现在怎么样了,医生说产妇现在不知道哪里去了。产妇已经到了产的时间了,万一不行了,我家属要求叫产妇剖腹产。

医生说,现在来不及了,十指开了,到了产的时间了,他说不需要剖腹产了。

到了八点左右,医生叫我们到5楼上,产妇掉到1楼上了,一个大夫说,产妇准备跳窗口,他还拉了一把,没拉住,没拉住那你们就赶紧出来叫家属找人,你们就出来还和家属要人?

在医院于5日深夜通过官方微博发布的《关于8.31产妇跳楼事件有关情况的再次说明》中,院方称,马某与家属沟通被拒绝,期间两次“下跪”。

但当时在现场的马某生母郝女士向记者表示:

8月31日10时许,她到产房外等候

女儿第一次走出来,疼得站不定了;

第二次出来,说还疼痛。

她说,女儿是疼得准备蹲下但又蹲不下来,“不小心”就跪下了,“女儿最后一次从产房出来,我们还(跟医生)强调,万一不行了就剖腹产,但医生说,现在已经不需要剖腹产了,顺产也到时间了。”

过了一会儿,医生出来,说产妇不见了。

记者在院方提供的监控视频中看到,待产过程中,马某多次走出分娩中心,其中一次走出后两次发生瘫跪,其姿势从瘫软下蹲最终前倾变为跪坐姿势,还有几次瘫软因为丈夫抱牢所以未着地。由于监控视频没有声音,外界并不知道马某、家属及医护人员当时在说什么。

榆林市第一医院提供的患者的知情同意书签署于8月30日,文件中的手写文字显示,“要求经阴道分娩,谅解意外”。

专注于医疗领域的上海某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某向记者表示,如果要作出准确的判断,还需看产妇马某的病历,签署上述文件很可能只是医院妇产科入院时的常规动作之一。“关键是,当时,医院是否有给产妇及家属剖腹产的选项。”

焦点03 产妇丈夫受访:从未拒绝剖腹产

产妇跳楼追踪:婆媳关系及夫妻聊天记录曝光

焦点04 丈夫与妻子聊天记录

产妇跳楼追踪:婆媳关系及夫妻聊天记录曝光

产妇跳楼追踪:婆媳关系及夫妻聊天记录曝光

产妇跳楼追踪:婆媳关系及夫妻聊天记录曝光

延壮壮告诉记者,在产妇进产房到下午6点之前,他曾与产妇有过几次电话联系和发短信,当时并没有感觉到孕妇情绪和身体状态有异常。“第一次大概是上午11点,在电话里她跟我说要吃水果,我就给她买了水果;第二次大概是下四点,她说要吃巧克力和红牛,我又去给她买了。”但是,两次给产妇马某送吃的,他都无法进入产房,只能委托医护人员送进去。

产妇丈夫出示的他与妻子的聊天记录

焦点05 “授权”之问

该事件中,医院和家属双方都认同,产妇马某曾多次要求进行剖腹产。但事实是,产妇马某自己的这一决定,始终未被认可。

9月5日,榆林第一医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家属不同意产妇剖宫产(也叫剖腹产),而延先生是产妇的丈夫,也是她授权的委托代理人。

该负责人表示,顺产,医院收费一两千元,医疗保险几乎可以全部报销;剖腹产,医院收费七八千元,医疗保险只报销一半多。如果家属要求剖腹产,于公于私,医院都不太会拒绝。

榆林市第一医院提供的授权委托书显示,委托人(即产妇马某)根据自身情况,自愿决定在榆林一院住院期间授权延壮壮(马某丈夫)为委托代理人,委托权限包括:选择和决定前述有关医疗活动的同意书。

在8月30日签署的该文件上,马某、延先生和主治医师李瑞琴都签了名。

该负责人提供的文字材料称,产妇入院时签署了该《授权委托书》,授权其丈夫全权负责签署一切相关文书。在她本人未撤回授权,且未出现危及生命的紧急情况时,未征得被授权人同意,医院无权改变生产方式。

律师刘晔表示,委托代理人要根据委托人的意愿来行动。如果委托代理人违背委托人的意愿,该授权委托书应当视为自动失效;当两人出现矛盾时,以委托人的意愿为准。

榆林第一医院前述相关负责人表示,产妇马某撤回授权也很容易,只需要写个书面陈述即可。该负责人表示,没有听说过撤回授权的案例,但顺产一半又改主意剖腹产的产妇并不少见,少见的是家属如此坚决,更罕见和可惜的是产妇跳楼了。

根据产妇马某的生母郝女士的说法,女儿2年前结婚,小两口夫妻关系很好。

焦点06 主治医生被停职

9月5日下午,榆林第一医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产妇马某坠亡前,尚在待产状态,因此不能使用镇痛药物,而其疼痛也尚未达到峰值。

前述院方负责人还表示,马某的主治医师李瑞琴在该事件发生后,已经被停职了,目前正全力配合警方调查。

该负责人说,待产室和产室跟备用手术室隔着一个两三米宽的走廊,但同在分娩中心里,家属不能进入,也没有监控。

5日深夜,榆林市第一医院官方发布《关于8.31产妇跳楼事件有关情况的再次说明》称, 产妇马某系成年人,且无精神病史,具备完全行为能力,即使在待产室内医院也无权限制其人身自由;一般产妇顺产的产程长达数小时,中途多数会起身在分娩中心外与家属谈话或散步助产;该产妇曾多次走出分娩中心与家属沟通,因此其最后一次走出待产室时,助产士未料到该产妇会进入待产室对面的备用手术室跳楼身亡。

焦点07 专家称应关注医院是否在产程中尽职

曾在浙江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有过多年临床经验的妇产科大夫田吉顺告诉记者,产妇在待产室内可以走动,医生不会限制产妇的自由,有时候也会鼓励产妇走动以便顺产。

在田吉顺看来,这次事件中,关注的焦点被带偏了,真正应该注意的是医院是否在产程中尽职。根据医院披露的外科护理记录单,8月31日17点50分,马芳(化名)的宫口近全开,“根据监控录像,产妇在宫口近全开之后,还到处走动,在我看来是有疑点的。”

田吉顺说,临床认为,如果顺产,产妇宫口近全开意味着快要生了,距离生产最多不会超过两个小时,一般来说,若超过1个小时还未生,医生要考虑是否难产,因此,在宫口近全开之后,医生护士应该随时关注产妇的情况,并且隔一段时间记录产妇的生产指征。

然而,根据医院目前披露的护理记录单,17点50分到19点19分只有三次记录,并且没有宫口开全、胎儿头位情况等关键信息,只强调产妇“极不配合,家属表示理解,拒绝手术”等内容。

田吉顺认为,按照正常顺产流程,到19点19分,医生应该已经开始指导产妇生产,或者判断是否难产而改为剖腹产。若医院拿不出更为详细的产程记录内容,意味着医院可能存在失职。

“医生应该密切关注产妇的状态,即时给予抚慰,产妇在分娩中心坠亡,医院难以免去忽视的责任,”田吉顺说。他有多年妇产科临床经验,他说,产妇在疼痛时往往会产生绝望的感觉,她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此时医生的作用是安抚产妇,指导生产。

田吉顺介绍,每家医院在产妇入院之后都会按照流程填写住院知情同意书、授权委托书等,尽管法律规定医院应首先尊重清醒病患自身,但若医生和患者都认为要手术,而家属拒绝手术,医生往往是不会手术的,“每台手术都有风险,一旦出问题,医院将面临家属的指责,为了避免这类情况,都会尊重家属的意见。”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标签: 产妇跳楼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微博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v_binbincao]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