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如牙缝里生存 投资人应给有温度的资本

创业资讯投资界2017-11-08 10:24

11月7-8日,西安市人民政府主办的“2017西安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在陕西省西安市举行。美国、德国等国家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硬科技”领域代表和阿里巴巴、华为等中国科技企业领军人物将齐聚西安,共绘西安“硬科技”发展蓝图。

会上,天使团董事长、天使橡实基金主席、天使投资协会创始董事会成员Ian Sobieski;强森医疗集团 董事长兼CEO何海洋; 西安高新技术产业风险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宫蒲玲;点亮资本创始合伙人李翀;元航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张志勇,围绕《另类资本-企业家的资源投资力量》这一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专场对话由元和资本创始合伙人、中关村(000931,诊股)天使投资研究会秘书长吴瑶萱主持。

以下为专场对话实录:

吴瑶萱:投资不仅是有资金的投入,也有资源的投入,所以这场的主题叫做另类投资,企业家的资源投资力量。另类投资在过去十年获得了飞速发展,总规模达到8000多亿美元。在中国发展最为重要的部分就是私募股权投资的部分,随着中国的双创事业的蓬勃发展,资本规模的成长速度非常迅速,从2006年到2016年十年间的时间,中国从1100多亿元增长了7140多亿元。到了2017年,越来越多的产业资本,企业家和企业认识到这个问题,越来越多的站在了企业发展创新,产业孵化培育,以及收购整合,从而完善整个产业链的情况。 我们看到除了资金之外,有越来越多的资源也投入到创业公司当中。非常有幸的今天能够邀请到国际投资人的代表,国企投资人代表,还有企业家代表,以及一线投资人代表,我们可以从多元的角度来分享这个话题。

接下来请在座的各位嘉宾对自己的机构和方向做一个简单的介绍。

Ian Sobieski:我是天使团董事长,也是美国天使投资协会创始董事会的成员,我们有100多名天使投资人每月会面讨论投资的公司的情况。我1998年开始加入互联网浪潮的时候,投资了一家网络公司,我们大概做了100多项投资。

海洋强森医疗是一家以社区为目标,以家庭为单位,专注于社区医疗的连锁集团,我们希望用自己的实践来践行家庭医学全科诊疗模式,我们也希望把基础医疗的经验,通过IT手段去分享给想要投资这个行业的人,为他们提供帮助。

宫蒲玲:我们这个机构是管委会旗下专业专注做股权投资的的专业机构,公司也是1999年借鉴了硅谷科技创新的经验。科技创新需要资本和风险投资的介入,所以在1999年我们高新区管委会就及时成立了我们这样一个公司,同时我们也是跟深创投和上海联创,当时是三家国内比较早的,在国家发改委批的创投机构。

经过十几年的发展,虽然我们跟深创投拉开了不小的距离,我也分析过,这也有我们和深圳的距离。作为投资机构来说我们也在经常反思,我们和深创投的差距到底是怎么形成的。近几年我们以追赶超越的步伐拼命追赶,在去年进入了全国创投机构百强,现在管理的资金规模达到了百亿级的规模,陕西省最大的基金,集成电路产业基金我们有幸作为基金的管理人,还有最近发的军民融合基金,募资情况非常好。还有最近的陕西省高端装备基金也在发,此外还管理了高新区管委会的新兴产业引导资金。最近正在准备设一支早期基金,为早期的,今天的主题天使投资,我们跟早期的企业能够提供更多的服务。谢谢。

李翀:我们机构是点亮资本,机构成立于2014年,从成立之后已经投了50、60个项目,都是一些早期的项目,主要是关注人工智能类的,还有物联网类的,还有区块链的类的,还有消费升级类的企业。

张志勇:我是元航资本张志勇,元航资本算是早期的技术链投资公司,我们整个核心团队都是北航,我们关注的领域是工业物联网,泛智能,商业航天。我们投资阶段主要还是以早期为主,天使为主。

吴瑶萱:在座嘉宾都对自己的背景做了介绍。今天的主题是企业家资源投资的力量,刚才演讲中有嘉宾提到了在创新创业的企业发展过程中,会给予它很多的支持,包括Ian Sobieski刚才也有介绍到天使团在对企业提供各种各样服务的内容方面。接下来的问题请各位企业家讲讲经典的案例,在过去投资了什么样的资源,帮助企业能够快速获得成长,在这个过程中,你对于资源投资部分是怎样的看法。

Ian Sobieski:之前都是公司的高管,或者现在是公司的高管,所以他们都有管理大团队的经验,我们每一次投资都能得到帮助和导师指导,我们的导师都在指导年轻企业,他们平均年龄都低于30岁,创业者都是第一次创业,所以我们提供的帮助从最基本的,比如说怎么样制定公司的结构,怎么聘请员工,怎么解雇员工,如何开董事会,如何找律师,如何进行营销,如何管理公司。比如说你成长到一定阶段,你要知道公司需要什么,如何进一步成长,这是对于企业家,新企业家他们不知道,有些时候根本不知道他们公司里每个人的名字。这些信息,我们的导师都会给他们新的创业者人生的经验来指导他们。

吴瑶萱:对于CEO,团队更多是管理能力以及整个业务方面的指导,也就是智力方面的投入是比较重视,你们是否认为这个非常重要?

Ian Sobieski:没错,我们很多天使投资团要提供额外的价值,我在演讲中讲到我们现在有一种新的商业模式,这种天使投资他们并不是为了盈利,有些时候列上的企业都是为了盈利的,但有些公司并不是这样。我们和IBM进行合作,我们的公司投资者慢慢参与到天使投资,也许他们并不是提供资金,而是要能够和这些交易,帮助这些交易,看到他们潜在的客户是什么,也许他们这个企业可能成为合作。

何海洋:我讲一个自己的案例。我们公司是本土成长的企业,我们也在开始全国化。大家知道实体经济如果没有科技手段支撑,对未来的快速壮大是极大的障碍,我也关注硬科技产业当中有信息技术的产业。其实科技产业应该在这个行业里面应该要有一定的产业基础,要有应用型产品。我们做分级诊疗做全国社区连锁的时候,发现当地达到10家20家的时候,如果没有很好的信息技术作为支撑,新的社区连锁模式就很难进行下去。我也是在做这家公司的时候,2014年到美国硅谷去考察,那时候移动互联网对大健康的行业有很多颠覆的声音,我们也去看了看。那个时候回来在拓展线下的同时,做到怎么样让你的企业在未来10家20家的规模上快速做到100家,1000家,我们觉得信息技术手段的支持对于一个实体经济的支撑作用是特别大的,我们就投资了一家公司叫做易住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音)。这家公司就是为了像强森这样的公司。

大家知道中国医生看病,特别是西医,不同的医生面对同样一种疾病看出是不同的处方,对于西医来说完全是个标准化的过程是很难进行的,我们想怎么样用标准化的手段能够帮助医生更好的给药,帮助医生更好的诊断,特别是在基层。因为老百姓(603883,诊股)不太信任基层,怎么样让大家觉得在同样的,不同的店面里面得到同样的结果是非常准确的,减少连锁店对医生的依赖度。我们怎么样把基于人工智能临床诊断标准化,当医生开出一个问诊老百姓的症状,比如说咳嗽三天,发烧两天,只要病症一出,系统里面就会列出与这些症状相关的疾病,帮助医生,当医生无法判断是上呼吸道感染还是扁桃体炎,你可以打开,做什么样的检查可以区别。这种资源开发出来以后就会减少对医生的依赖度,同时建立辅助决策系统,使医生更准确的诊断,同时得到疾病的情况下还能给出标准的答案,这样就减少临床风险,获得标准化的结构,这是在调动这种资源的时候,如何用科技的力量获得企业的快速进步。

宫蒲玲:今天举一个案例,也是我在投资过程中感觉到最值得骄傲,最自豪的案例。就是投的,在软件园的一家企业,叫诺娃电子。这个企业可以说是高新区内每年纳税额最高的一家企业,每年给高新区交税6000万,不含个人所得税,足以说明企业的发展是什么状况。 回想当时投这个企业的时候,和企业家的交流和沟通的过程中,是怎样形成一种共识的,后来我们在投后的几年精心帮助他成为为今天这样的公司。可以说我的体会就是,我觉得从这个案例里面,最大的感受就是作为一个投资人,一定得有情怀和有使命感,作为这个职业,必须要具备的一个最起码的一个素质。

首先当我看到诺娃电子这个企业以后,我见了当时的总经理,特别有活力,很年轻。这个企业说实在的,他们是一个年轻的创业团队,两个创始人都是79年,80年的,当时我见了这两个创始人以后,我就特别喜欢,特别有激情,特别有活力,而且非常善于思考问题,并且有一个非常,让我感觉到与众不同的,就是他们的进取精神,奋斗意识。我当时就跟他聊投资的事,因为我觉得作为我们高新风投来说,投资一个很重要的定位就是希望能够抓住高新区的龙头项目和一些成长性快的项目,能够帮助他尽快成长起来。

当时我就跟他交流能不能投,因为第一次接触,大家也不了解,他就很明确的说不融资,也不需要资金。后来我就觉得首先毕竟是高新区的企业,我们要有使命感和情怀去帮助他。他们当时确实遇到了很多外部的问题,我们主动帮助他们解决这些问题,后来把这些问题解决以后,有一段时间的接触以后,他们说我确实不想融资,但是我特别想让你风投进来,西高投进来,也特别希望你能参与到我们公司的管理,因为我们太需要你了。后来破例,他这个公司第一次融资,也是最后一次融资,现在目前为止只有我们一个投资人,而且投的金额也比较重。我们当时投资的时候就谈了一点,我希望你们西高投一直能够伴随我们公司成长。另外就是宫总永远做我们的董事。

投了这个企业以后,我发现他们这个企业技术创新能力是相当相当强,他就是在做,凡是在大型活动看到的LED屏的控制系统都是他来做的,他是全球这个领域里面技术创新能力最强,技术先进性最强的一家公司,全球市场占有率达到70%。但是有一个短板,就是对公司的战略,对公司的管理,对公司下一步如何进行资本运作,还是公司外围遇到的协调解决不了,他也不愿意花这些精力,他们觉得很浪费时间。了解到这个情况后,我们投了以后就全方位的帮助他解决这些问题。

首先我是基本上我们一个月会约着在一块深度的交流一次,非常交心的交流一次,发现公司在战略定位上确实不够清晰,跟他进行深度的沟通、引导,他们公司的战略布局。我觉得非常欣慰的就是他们非常能听的进去我们的建议,每次跟他交流、沟通过程中,都是在黑板上画来画去,他就会整理到他的笔记本上,第二天,就会开会落实这些思路。

另外就是管理上,因为管理上确实发展的非常快,整个管理上还是基础比较薄弱。也给他们在管理上提出一些问题,他们很快得以采纳,包括他们的资本运作的规划和思路,这些都是在我们的建议上很好的会采纳。这个企业发展非常快,我们投的时候,当时的收入1个多亿,利润也就1000来万,今年年底接近10亿,净利润将近2亿。发展速度非常快,包括外围的很多事情,我们通过各方面的协调解决以后,他们也省了很多时间。有一次晚上11点给我打电话,他说自从你们西高投进来,我们越来越像一个非常优秀的公司。听了这句话以后,我也深深感受到作为一个投资人给企业投的不仅仅是钱,有些企业不仅仅缺的是钱,更缺的是钱后面的资源、思想和情感。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