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榆林“7.26”特大洪涝灾害摄影作品

榆林城事榆阳宣传2017-11-10 10:46

7月25日至26日,榆林市榆阳区、绥德、子洲等地,发生了百年一遇的特大洪涝灾害。在榆林市和受灾各县党委的领导下,众志成城,以一种大无畏精神,抗洪抢险,战胜了暴雨所带来的灾害!

洪涝无情人有情。活跃于灾区的一批摄影工作者和摄影爱好者,与广大武警战士和群众以一种最感人的姿态、最快的速度,赶到灾区第一线,将这一惊心动魄的突发事件和万众一心、军民奋战、抢险救灾的生动感人场面和情景记录下来,受到了人们的称赞!

最近,榆林“魅力影像”俱乐部,为了彰显此次抗洪抢险中,广大军民战洪魔、勇抢险、除内涝、建家园的生动感人情景,举办了陕北力量,众志成城“7.26”抗洪救灾摄影大赛。榆林广大摄影爱好者踊跃投送自己的摄影力作,从收到的五百多幅摄影作品中(包括相机、手机拍摄)可以看出榆林摄影爱好者那种极强的社会责任感,他们将这一暴雨造成的洪涝灾害突发事件,记录表现地淋漓尽致。

组图:榆林“7.26”特大洪涝灾害摄影作品

01

相机一等奖组照《转移-输液》情况紧急,正在输液的小女孩被紧急转移 吴嘎摄影

组图:榆林“7.26”特大洪涝灾害摄影作品

02

相机一等奖组照《转移-归队》子洲县医院至中医院转移途中,一位退伍军人看到官兵太累,加入病人转移工作 吴嘎摄影

组图:榆林“7.26”特大洪涝灾害摄影作品

03

相机一等奖组照《转移—跟着橙色走》吴嘎摄影

如此次获得一等奖的《转移---跟着橙色走》组照三幅,就是以记录再现武警部队身临现场抢救伤员的感人画面。这组照片既有新闻感、时效性,又具有纪实的成份。照片达到时间、空间同步,达到现场感、真实感和主观参与感同步。显然,新闻与纪实的双重表现是这组照片不可分割的两个方面。它不仅真实地再现和传播生活中的真实事件,又具有一定的审美特征。作者通过抢拍、跟拍、追拍等措施拍摄这组精彩瞬间,是十分难得的。

组图:榆林“7.26”特大洪涝灾害摄影作品

04

相机二等奖《洪水肆虐》 杨崎筠摄影

组图:榆林“7.26”特大洪涝灾害摄影作品

05

相机二等奖《灾后的铲泥者》 徐寰摄影

获二等奖的《洪水肆虐》(杨崎筠摄)和《灾后铲泥者》(徐寰摄)两幅作品都是记录表现洪峰过后的景象,但有着摄影同工之妙。前者是记录百年一遇特大洪峰漫过大桥的一瞬。据悉,是上游子洲清水沟水库溃坝、大理河和无定河水位上涨所留下的惨景。那种横断桥拦挂着东倒西歪的树干灯杆残骸,是扣人心弦的。使人联想到当时洪峰之险,浪头之高,越过桥面的威力是何等的惊心动魄啊!后者则是表现一位坚守第一线的抗洪身躯,从其身着泥裤泥鞋,筋骨暴裂的半裸体,可以看出一位吃苦耐劳不屈不挠的抗洪战士。作者采用近距离定格,表现人物的层次质感,使人们在熟悉的生活中看到比较“陌生”的感人形象,具有一定说服力。

我们可知道,创作需要才能,这种才能如果重要的话,那就是现场感受,瞬间判断所形成的形象思维和拍摄技巧。这种技巧和功能,就是为了真实地再现和事物的传播。它的难度,在于既有主观参与,又不破坏生活真实感,又要在客观对象中,达到情感和趣味的“生活性”。

组图:榆林“7.26”特大洪涝灾害摄影作品

06

相机三等奖《危难关头》 贾宁摄影

组图:榆林“7.26”特大洪涝灾害摄影作品

07

相机三等奖《危急时刻有大爱》 常波摄影

组图:榆林“7.26”特大洪涝灾害摄影作品

08

相机三等奖《接力》 马锐摄影

获得三等奖的《危难见精神》(贾宁摄)、《危难时刻有大爱》(常波摄)、《接力》(马锐摄)等三幅作品,既蕴含新闻性,又具有纪实成份。但通过不同侧面均是体现出“洪水有亲情,洪涝中有大爱”的一种社会责任感。作者力图在平凡纯真的刹那间,表现出对社会的关爱和关注。这些作品最大的优势就是关注现实、关注生活。那些在镜头下所反映的人和事,都是十分可信的。

组图:榆林“7.26”特大洪涝灾害摄影作品

09

手机二等奖《战洪图》栾武生摄影

组图:榆林“7.26”特大洪涝灾害摄影作品

10

手机二等奖《洪灾的印迹》崔洁摄影

组图:榆林“7.26”特大洪涝灾害摄影作品

11

手机三点奖《我让你依靠》 何亮摄影

组图:榆林“7.26”特大洪涝灾害摄影作品

12

手机三等奖《挖井》 徐占雄摄影

组图:榆林“7.26”特大洪涝灾害摄影作品

13

手机三等奖《合力》徐蔚林摄影

在这次参赛中,还有一些用手机涉猎的作品,如获二等奖和三等奖的《战洪图》(栾武生摄)、《洪灾的印迹》(崔杰摄)、《我让你依靠》(何亮摄)以及《挖井》(徐占雄摄)。不同程度地展示出作者一边抗洪救灾,一边不忘手机记录的那种新时代传播手段,成为生活中的一部分。

组图:榆林“7.26”特大洪涝灾害摄影作品

14

手机优秀奖《雨中的环卫工》吴志林摄影

组图:榆林“7.26”特大洪涝灾害摄影作品

15

手机优秀奖《战士》 徐蔚林摄影

组图:榆林“7.26”特大洪涝灾害摄影作品

16

相机优秀奖《洪水如猛兽》 曹维豇摄影

组图:榆林“7.26”特大洪涝灾害摄影作品

17

相机优秀奖《 我的梦,水的梦》安静摄影

由于设奖有限,一些作品只能割爱。如获优秀奖的《战士》(徐蔚林摄)、《转移》(拓毅摄)、《洪水为猛兽》(曹维豇摄)、《抢险》(双建文摄)等,抗灾气氛都很浓烈,以自己亲身反映出身边的真实事件和与社会十分贴近的行动,是这次抗洪救灾摄影成果的“主因”。

当今,一位新闻摄影人作为事件见证人,运用自己手中的武器——相机和手机,捕捉稍纵即逝的事件和场面,从而记录下具有突发事件的感人画面。特别是数码相机的运用,为捕捉新闻事件创造了条件。不仅对专题摄影,人物表现,社会生活,以及摄影导向等热点给予极大的关注,同时对突发与题材的可读性,图片与说明的可读性,画面与趣味的可读性大大加强了。每当发生社会突发事件,新闻摄影者就会以目击者身份发挥巨大、惊人的力量!从这次榆林市和受灾各县摄影人在抗洪救灾中的表现与奉献精神,可见一斑。

纵观投送的整个抗洪救灾作品中,不乏有一些作品存在摆布痕迹。不过在中国新闻摄影中,关于抓拍与摆布已争论了若干年。按照老一代新闻摄影家蒋齐生说法,“没有抓拍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新闻照片”……他还认为“抓拍是一项原则,一种风格,一种摄影观念,一种摄影哲学,一种摄影美学立场的体现”。

文/陈宝生 (作者系国家一级摄影师、陕西省文联顾问、陕西省摄影家协会主席、西安美术学院摄影艺术专业教授、研究生导师)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