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庆后的挣扎和改变 是上一代企业家的缩影

创业资讯首席人物观2017-11-30 09:54

宗庆后的挣扎和改变 是上一代企业家的缩影

  娃哈哈被人诟病产品老化很久了。

  一向硬气号称“不差钱不上市”的宗庆后终于在近日做出了改变,在刚过去不久的娃哈哈30周年庆典上,他改变口风表示“在适当时候也会考虑上市”。

  这个习惯每天工作到凌晨一两点的老人,或许会怀念30年前自己在杭州市清泰街上的日子,那里是他事业的起点。

  当时,已经42岁的宗庆后抓住了“一生中最后一次机会”,用10万元的承诺亲手将“杭州市上城区校办企业经销部”的招牌挂在了清泰街的小楼前,为了搞活营销部,宗庆后开始走街串巷推销产品,在此期间,他萌发了生产一款在炎炎夏日解渴饮品的想法,娃哈哈因此诞生。

  三十年过去了,当超市五彩缤纷的饮料换了一茬又一茬,娃哈哈仍然屹立不倒。但人们也发现,陪伴自己成长的AD钙奶的包装仍一成不变,多年前娃哈哈矿泉水的代言人依旧出现在广告中。于是,很多年轻人开始抛弃这个“土得掉渣”的老品牌。

  一次次带领娃哈哈创造奇迹的宗庆后当然知道这一切,只是如今的娃哈哈再也不是当年的小工厂,要变革难度很大。

  光环

  相比其他首富,宗庆后的这个头衔来的有点晚,2010年65岁才迎来自己事业巅峰的他,开始被人追问财富的临界点是什么。

  “当我用一瓶一瓶水卖成‘首富’的时候,曾有人问我为什么会有今日的成就,我回答说,其实我并不比别人聪明,我所有的只是一门心思地想做成一件事的冲动,并且甘愿为此冒险,我还有只争朝夕的精神。”

  成为“首富”后,他的生活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他依旧是那个不到7点就来到清泰街,晚上十一点下班回家的娃哈哈“普通员工”。

  他的生活看起来单调而吝啬。很多时候,他喜欢穿一件夹克,脚上穿一双黑色布鞋,如果走在人群中,没有人会把他与首富联系在一起。 有一次出差,天气有点凉,他花了九块五买了套内衣,随行员工不解,宗庆后笑着说,“穿在我身上,人家都以为是上千的”。

  高尔夫、私人飞机等富人们惯常拥有的游戏也和他不沾边。去年有网友在G2365的动车上偶遇宗庆后,见他在靠过道的座位上,逗一个穿绿毛衣的小孩,小孩的奶奶在一旁还说,“快问宗爷爷要AD钙奶”。

  图:网友偶遇坐在二等座宗庆后

  其实,这样的平静更像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之后的淡然,最绝望的时候,宗庆后已经做好了关闭合资企业的准备。

  劫难要从娃哈哈和世界500强达能控股于1996年成立的合资企业说起。

  刚开始合作也是你侬我侬的样子,在双方合作的十多年里,达能先后从合资公司里分得了30多亿的利润,娃哈哈也借助达能得以进入国际市场。

  但人心总是难以满足。

  到2006年,达能派驻合资公司的新任董事长范易谋开始眼红娃哈哈非合资公司部分带来的丰厚利润,于是提出收购非合资公司的股权,宗庆后自然是不愿意的。

  当时,深知掰不过达能的宗庆后已经做好了关闭合资企业的准备,他唯一的念头就是,一旦合资企业关闭了,他必须在产能上超出原来的合资企业,这样才不致使市场突然出现“黑洞”,让竞争对手有机可乘。

  于是,已准备分道扬镳、另起炉灶的宗庆后,投了几十个亿进去,新建了90条生产线。

  命运最终眷顾了宗庆后,经历了与达能近80场诉讼之后,娃哈哈赢了与达能的官司。达能把合资企业的控股权卖回给了娃哈哈。娃哈哈的生产规模呈现数量级的增长,随之而来的是市场占有率的提升,到了2010年,宗庆后一举成为福布斯和胡润排行榜上双料首富。

  “首富红利”很快出现,宗庆后个人影响力在加强,他之前经常去的一家餐厅打出广告,说这是特色泡菜,中国首富都爱吃,结果那泡菜卖的相当好。

  2012年,宗庆后再度被评为中国首富,在他看来他赚取的每一分钱都是实实在在的:

  “有的人怕被评上首富,评上就被盯牢,接着可能就坐牢去了。我的钱没偷没抢,是一分一厘赚出来的,我不怕,评上评不上我都心安理得。”

  不变

  有人曾在大学讲座时做了一个试验,问底下同学如果想到宗庆后,首先会想到那些关键词,结果除了“娃哈哈”,就是“专制、集权”了。

  宗庆后本人对此并不否认,他认为自己是一个“开明的独裁者”,这是他不变的底线。“你去看看中国现在能成功的大企业,都有一个强势的领导,都是大权独揽的,而且专制的,我认为在中国现阶段要搞好企业,你必须专制。”

  去年一次公开演讲中,宗庆后坦言自己比较欣赏任正非,后者军人出身,两人年龄上相差1岁,但都在公司都推行“强人治理” 。事实上,聪明、勤奋、勇猛是中国40后-60后第一代企业家的普遍特性,但他们大多也守旧、固执、缺乏现代商业管理意识。

  在员工眼里,“宗总是娃哈哈的总工程师、总设计师、首席律师、总营销师……”

  到现在依然没有副总的宗庆后有自己的解释。“我有我的优势。娃哈哈只有我一个头。头一多的话,企业就不行,争斗太多。那种书记、厂长各一条线,副厂长又有自己的线,各自的班底勾心斗角,这样的企业搞得好吗?”

  虽然后来娃哈哈实行了分级授权制度,但是宗庆后仍然事无巨细。比如,如果宗庆后出差在外,办公室每天晚上要给他发送几十份关于各方面工作的传真,然后他再用电话做批示或签字回传,遥控指挥娃哈哈的具体事务。这些做法和现代经营管理理念显得格格不入。

  图:任何事都亲力亲为的宗庆后

  事必躬亲的自信来自于宗庆后从“一次次独断”中的获益——无论是1994年宗庆后启用一票否决权建立的涪陵建设生产基地,还是对标百事可乐的推出娃哈哈非常可乐,事后证明宗庆后的这些决断在当时是正确的。

  但很多时候,这样的决断并不是基于什么大数据,而是源于宗庆后的“微服出访”,显得有些随性而为。

  一年中,宗庆后有200天在全国各地到处跑,与各式各样的人接触,与社会最底层的人聊天。有一次宗庆后跟一位老太太聊天,老太太说:“你们这饮料好是好,就是瓶子太小了,在我们这儿不方便。”听罢,宗庆后回去就把小瓶换成了大瓶。

  2013年有媒体曾问宗庆后,娃哈哈制定战略的时候,是否做市场调研?

  宗庆后自信答道:“公司有人在做,但最终决策还是靠我的直觉,调研机构不一定对……现在的市场状况,我拿报表一看就知道问题在哪。”

  事实上,这一年正是娃哈哈业绩的拐点,从2012年开始,娃哈哈遭遇了连续三年的业绩下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