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会阴侧切后 这个产科医生被告上了法庭

健康滚动丁香园2017-12-05 13:38

这次,我们要先从一个真实的案例故事讲起。

会阴侧切让医生上了法庭

前段时间,美国的一起法律诉讼把「产房暴力」推到了前台。

一名孕妇在分娩前告诉自己的产科医生,她以前曾经被性强暴过,有很大的心理障碍和阴影,十分不愿意在分娩时采取不必要的干预措施,特别是会阴侧切。

但是宫口开全以后,由于进展比较慢,产科医生要行会阴侧切,产妇不同意。

产科医生虽然为的是孕妇着想,但态度很强硬:不做会阴侧切,孩子生不出来谁负责?我是医生,还是你是医生?

然后还是做了会阴侧切,孩子生出来体重是6 磅。

这一切被陪伴分娩的家属录像,没有经过许可的会阴侧切,让产妇的心理再次受到很严重的打击。

于是产妇状告产科医生,诉讼的理由不是「医疗处理失误」,而是「产房暴力和虐待」。

加州地方法院的初步裁定是:

要求被告产科医生上交行医执照。至于是否裁决医生有「产房暴力」行为,还要择期开庭再审。

什么是「产房暴力」

许多人对「产房暴力」的概念比较陌生,我们先来看看国外的孕产妇是如何描述和定义「产房暴力」的。

患者眼中的「产房暴力」包括语言暴力、心理暴力、身体暴力。这些「暴力」的特点是:

不恰当(没有循证医学证据或没有指征);

不知情(没有经过告知和知情同意);

不受控(医务人员主导,患者没有能力拒绝)。

对孕妇来说,产房的特点: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医生,陌生的助产士,陌生的待产和分娩过程,分娩过程和结局的不确定性……

这一切让多数的孕产妇特别忐忑不安,没有安全感,容易在心理上受伤害。所以对「产房暴力」的感受,就特别敏感,一般来说,她们会感受到具体的「暴力对待」包括:

语言暴力:

语言方面的伤害包括并不仅仅局限于威胁、训斥、喊叫、贬低、撒谎、操纵、嘲笑等。

心理暴力:

有时候,医务人员根本不需要说话,就会对产妇带来心理上的伤害。例如置之不理、居高临下的态度和表情、蔑视的眼光、不耐烦的样子等。

身体暴力:

除了「语言暴力」和「心理暴力」以外,还有不少的产科干预和行为被视为是「身体暴力」。

例如没有知情同意的医疗行为,没有循证医学证据的产科手术、产科操作和产科用药,违反患者的意愿进行治疗,有指征时不给予合适的镇痛措施等。

我之前参加的一个会议上,听到一位巴西的研究者,分享了巴西的分娩现状。没想到巴西不仅仅是足球世界第一,在剖宫产率方面,也是世界冠军。(在剖宫产率方面,中国是亚洲冠军,至于中国足球……)

在比较剖宫产世界冠军(巴西)和亚洲冠军(中国)时,会看到很多的相似点和不同之处。他在跟我交流时谈到:

在做患者体验调查时,很多产妇提到过「产房暴力」,其中提到最多的是无指征的会阴侧切和剖宫产。

这位巴西教授,还分享了一些有过不良产房经历产妇的采访录像片段,来讲述产科医生或助产士给她们带来的伤害。

视频里,大家投诉最多的是宫底压迫(宫口开全,孩子屏不出来,块头最大的医生或助产士以全身的重量和力气去压孕妇的宫底部)、没有指征和违反产妇意愿的会阴侧切,甚至有产妇诉说由于在分娩时没有配合好助产士,而遭到直接殴打的情况。

看到产妇身上青紫的淤斑,甚至是被压断的肋骨,会阴部的瘢痕,和产妇梦魇般的回忆和哭诉,就算是见过大场面,看到过各种生生死死的我,心也在揪痛。

现场虽然一片寂静,相信现场作为妇产科行业翘楚的大家,内心肯定十分震撼。

产房暴力往往并不显性,配以着产科医生或助产士这样专业的身份、以及产妇这样专业的地点存在。虽然可能有人不以为然,但其实产房暴力对女性带来的伤害并不亚于家庭暴力。

面对专业人士的权威,除了投诉或被动接受以外,女性基本无计可施。多数情况下,这些行为会被解释为服务态度问题,即使被投诉,也是按照一般的流程去处理。

Bad, is for greater good?

不难推测,在我们某些医务人员的角度来看,多数所谓的「产房暴力」是臆想出来的,是夸大。

我们有时也会觉得,做这些事情的出发点是好的,主要是为了孩子和大人的安全,即使有些操作是有一定创伤性的,还是必要的,是为了换取母亲与孩子的更大安全保障。医务人员和你无冤无仇,何必要去故意伤害你呢?

有人可能看过美国很有名的一个电视剧《纸牌屋》,其中 Kevin Spacey 所扮演的男主人公这样解释他所做的坏事:Bad, is for greater good(作恶,是为了更好地为善)。

持有这种态度的医护人员比例不少,也可能是「产房暴力」被默认的理由。但是显然,对患者和家属来说,这并不应该。

尽量理解和配合

「产房暴力」这一概念来自于国外,中国的情况会是如何呢?

如果做一个调查的话,会有多大比例的产妇对自己的分娩经历不满意,认为自己遭遇过「产房暴力」呢?

多数产科医生和助产士的行为是出于善意的,但由于习惯了在医患关系中的专业权威角色,且临床工作太忙,缺乏和患者的有效沟通,忽略了必要的知情同意程序,导致很多没有知情同意的干预,让产妇在心理上和身体上遭受伤害。

其实,如果我们能稍微多花一些时间和患者沟通的话,多数患者是会理解和接受的。那么,必要的干预,也就不会对患者造成心理上的伤害而成为「产房暴力」了。

如果情况实在紧急,可以一边实施紧急措施,一边对患者和家属进行有效的告知和知情同意,也请患者和家属谅解和配合。

然而,那些没有指征,没有循证医学证据的用药和手术操作,本质上还是一种「暴力」。由于医生的权威性,很容易让患者「同意」这些干预,这些干预也就看上去不那么「暴力」和「野蛮」了。

呼吁和呐喊

所以,面对产房暴力,既需要患者更好地理解和配合产科医生和助产士的善举,也需要医务人员把善意,释放出来,让患者和家属能够感觉得到,作为妇产科医生,我希望更多同行加入我们,一起做到:

停止「产房暴力」

停止没有循证医学证据的产科操作和用药

停止没有知情同意的产科手术操作

停止「不给予有指征的分娩镇痛」

停止要求没有指征的剖宫产,不要对自己实施「暴力」

听取和配合医生和助产士有指征的、有循证医学证据的产科手术干预和产科用药。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