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井喷式发展:师资良莠不齐 效果难保证

2015大秦教育半月谈2017-12-21 09:53

市场规模1700亿! 井喷式在线教育谁来监管

伴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家长通过在线教育让孩子坐在家中培优,在线教育正呈井喷式发展。然而,其红火的背后也潜藏着一连串监管问题。

井喷式发展,市场规模已达1700亿

在网上下载作业、陪孩子做完、再上传到微信朋友圈,成为家住南昌市红谷滩新区的张女士最近一段时间的“三部曲”。孩子参加在线家教后,张女士几乎每天都要在网上“打卡”。而像这样的“打卡”在张女士的朋友圈里很常见。

因为提供北美外教一对一教学,在线教育公司VIPKID在行业内脱颖而出。VIPKID创始人兼CEO米雯娟近日接受采访时透露,平台已有超过20万学生2万名老师,预计2017年的收入将达7.5亿美元。

猿辅导的核心业务是为中小学生提供在线直播辅导服务,公司品牌公关总监黄敏慧告诉半月谈记者,目前全国有超过120万学生在使用猿辅导。

VIPKID、猿辅导只是众多在线教育公司中的两个。长期关注“互联网+教育”的拼图资本创始合伙人王磊说,目前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在1700亿元左右,预计到2020年将超过2000亿元,用户约数亿。在线教育涵盖领域十分广泛,包括早教、K12(基础教育)、职业教育、高等教育等,其中最火的是K12。

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在线教育的运营模式主要有两类:一类是在网上直接卖产品、卖服务,如目前比较火爆的在线教育类APP。另一类是搭建平台,通过平台对接用户,有教师和学生“一对一”和“一对多”两种形式。在这两种形式的基础上又有直播和录播两种,直播是老师跟学生实时线上讲授互动,录播则是老师事先把课堂内容录制好后再在互联网上播放,如目前流行的“慕课”等。

相比传统教育,在线教育具有便利性,能弥补教育资源短缺、价格便宜等多重优势,这些优势助推其井喷式发展。

广州小学生家长樊女士给女儿报了外教“一对一”的在线英语课程。她说,即便在广州这样的一线城市,也难以满足众多学生对外教的需求,而在线教育平台实现了孩子与外教无障碍交流。

有专家统计,中小学课堂上任何一个知识点,都可以在网上找到10个以上的在线课程。半月谈记者在淘宝网上发现,网络流行的思泉小学语文1~6年级的视频课程总共只要29.8元,高思小学数学3~6年级的视频课程仅25元。

在应试教育制度下,广大学生面临着巨大的升学压力,所以K12在线教育是一个长期且稳定的刚性需求。同时,由于我国教育资源分布不均匀,二线城市以外的家庭几乎无法获得优质教育资源,也使得优质互联网教育资源成为刚需。

平台发展存监管漏洞

现阶段,在线教育受到市场广泛青睐,但半月谈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目前在线教育平台缺乏相应的管理制度、人员良莠不齐,在线教育发展面临诸多障碍。

在管理方面,野蛮生长,饱受诟病。

为配合学校教学,武汉市民王女士给女儿选择了相应的在线课程。“在线教育平台承诺的‘一对一教学’很难实现。”王女士告诉记者,如果老师有事,很可能一个月都不开课,遇到这样的情况只能选择别的老师,孩子的学习效果很难保证。

南昌的胡女士对在线家教也颇有微词。她花了1万元钱给孩子报了一个网络英语课程,结果每一次上课都得提前预约,但是平台用来吸引家长和学生的名师的课程总是很难预约成功。另外,因必须在规定的时间上完课程,最后只好选择普通教师。

“技术上是工信部门管,内容是教育部门管,但注册又在工商部门。”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周洪宇说,在线教育是个新生事物,相关的监管体系尚未建立,在线教育平台几乎没有准入门槛。

广东省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李海东教授认为,在线教育资源没有把关人,而且市场上比较火的在线教育往往是应试教育,背离了教育的本质。

在师资上,鱼龙混杂,良莠不齐。

目前互联网教师资格认证和质量认证制度尚未建立,导致在线教师队伍鱼龙混杂,甚至还有一些在校学生冒充教师进行授课。

在线教育业内人士称,由于教育部门明令禁止公办学校教师在机构兼职,机构的教师都是机构向社会招聘并进行培训,而网课教师则是在机构里现有师资中选取最优秀的教师担纲。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目前在线教师队伍中,社会培训机构教师、独立教师这类人员的在线授课,属于市场行为,其管理主要通过对在线平台的监管和消费者的选择进行。

据半月谈记者了解,公办教师中也有相当一部分加入在线教师队伍中。熊丙奇说,公办教师如果在教育部门的管理下录制在线课程,通过在线教育平台提供给学习者,教师主要提供课程内容资源,而非具体教学服务,也就是“慕课”提供者,这是合乎规定的。

而另外一类公办在线教师则是自己在业余时间自行在在线教育平台上,直接给学生授课,通过学生有偿选课,获得相应的授课收入。这种情况是当前争议最大的一块。教育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中小学在职教师不应因为参与有偿在线教育而影响正常教学,但是否实行“一刀切”禁令,尚在进一步研究中。

完善顶层设计,共享教育公平

在线教育扩大了优质教育资源覆盖范围,有利于缩小教育差距、促进教育公平。但是,当前在线教育尚处于起步阶段,要让它走得远、走得好,顶层设计尤为重要。

确定在线教育的目标并进行布局。李海东认为,在线教育应以教育现代化和均衡化为目的,朝着学生健康成长和素质教育的目标,遵循人的认知规律和成长规律进行布局。

完善监督管理机制,从源头上解决在线教育机构注册、资质等问题。周洪宇说:“让更多有能力、有资源的机构或人员开办在线培训机构,并把他们纳入到监管中来。”

建立在线教育教师准入门槛,尤其要对在职教师能否参与有偿在线教育授课划出明确红线。

让在线教育成为保障教育公平的“利器”,让更多学生共享优质教育资源。南昌市教育局教科所党支部书记杨杰认为,教育行政管理部门应加大投入,鼓励公办学校名师开设网络课程,提供给所有学生。广东省教育研究院高级教师陈式华建议,可以通过政府购买的方式,将优质教育资源免费提供给欠发达地区的孩子。(半月谈记者 郑天虹 沈洋 廖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