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岁退休干部给职利琴主任的一封感谢信

健康资讯百姓微门诊2017-12-29 15:48

职大夫:

你好!今年是我俩相识的第二十个年头。我一直想写篇感谢你的文章,苦于我从小家境贫寒,旧社会穷人的女孩根本是上不了学的。解放后的1953年,我向母亲要钱,给了我三元钱,13岁的我,独自一人去了离家七、八十里外的杭州,顽强挣扎了5年,拿了张“工业会计专业”中专文凭。1958年参加工作,靠勤奋和努力,不到一年就被领导从工人调到了单位的办公室。在领导身边日夜不停地学习业务,提高自己的办事和适应能力。1960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四十年的工作中,学会了写些流水账似的工作计划、工作总结和领导讲话稿。根本没有系统地读过一些书。没有文学基础,也没有学过拼音,不懂英语,不会电脑打字,更玩不转智能手机,心有余而力不足。在十月份我试着写了个流水账的回忆录,让女儿打一下字,她嫌长,缩简了,说不清,道不明。经过这一个多月的思索,我想还是自己手抄一份吧,不管像什么文体,能代表我的心意,向你表示我的感激之情就行了。寄给你,留个纪念。不妥和错误之处,请见谅。

78岁退休干部给职利琴主任的一封感谢信

每次见到你,那么多病人在焦急的等待你,总是来去匆匆,今天也算是我俩一次较长时间的谈心吧,谢谢你。

人生在世,从娘肚子里出来,一路上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疾病。有了病,就要请医生看病,不管西医和中医,看对了病情很快就会好转,看不对时,则会带来诸多麻烦。

我1995年退休,1997年的某天深夜突然从睡梦中惊醒,感觉胸口憋闷,心跳极快,人很难受。不知什么原因慌乱中家人打了呼叫医生电话,救护车很快来到家属楼下。经医生检查和治疗,诊断为:高血压、冠心病。嘱咐天亮后去医院作进一步检查和治疗。

在完全没有思想准备的情况下,茫茫人海,我该去看西医和中医?找专家还是普通医生?我不知。按人们的习惯思维,首先去了好几家大医院,找了好几位西医专家,但病情一直不见好转。无奈之下,我从西医换成了中医。先去了大差市的西安市中医医院,按门诊牌上医生的专家介绍,我看了一位又一位,始终找不到理想的医生。但我不灰心,继续轮换看看,最后,经过比对,我选中了对病人似亲人,说话慢声细语,问诊认真细致的职利琴主任医师。职大夫(我二十年来都喜欢这样叫她)是五年制中医药大学的毕业生,不但中医看得好,西医也精通,中西医两种药方都会开,当年就是一位中西医结合的专家。我认定了她,每周都挂职大夫的门诊号,经过半年多的中西医结合诊疗,我的病情有了明显的好转,并逐步的摆脱了中药汤剂,用中成药和西药就可稳定病情了。

在求医路上,我第一次找到了一位好大夫,精神面貌随之改观,我不再消沉,不再愁眉苦脸,生活变得丰富多彩了。我和职大夫也从相识、相知中,建立了和谐的医患关系。我相信她,一切按她的要求做好病情记录和病人应注意事项,职大夫则认为我这个病人比较听话,医生的要求能不打折扣的完成,互相配合较好,自然效果明显。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2001年元旦,我从外县参加完同事儿子的婚宴,在返回西安的中巴车上,突然口干舌燥,胸口火辣辣的难受,到家当晚,就开始发高烧,体温一下子窜到41度,家人吓坏了,急忙送我到离家最近的市中心医院。急诊室的医生开了药,给我挂了一夜的水,但天亮后高烧仍然不退。不知我得了什么病,在这焦急万分之际,我突然想到了职大夫,让家人赶快打的送我到西安市中医医院。

在市中医医院门诊检查后,白细胞高,有炎症,仍在高烧中,需马上住院。办完住院手续,到住院部心内科病房,我一眼就看到了职大夫,内心的喜悦之情无法言表,心想,有职大夫在,我的病一定能治好。职大夫那时候也已是心内科主任了,看了我的病历。做了检查后,很快就将我安排在抢救室,同时让主治医师开始问诊用药。

由于我连续高烧,药物一时控制不住病情,咳嗽又加重,睡不着觉,吃不下饭,精神很差。同时,血压心率也不正常了,甚至出现心衰,病情危急。职大夫几次在科内开会,及时调整用药,拍胸片,化痰液,请呼吸科主任会诊等措施后,发现我的肺上有大片阴影,又请化验室做了细菌培养。

很多方面分析研究,最后诊断为“间质性肺炎”,是一种少见病菌。这种病在当时不常见,一旦发病急,体温高,来势凶猛也危及生命。在职大夫和有关专家、医生的反复研究,及时调整用药和精心治疗下,终于在发病的第13天,高烧退下去了,咳嗽逐渐减轻,心率、血压也慢慢平稳下来了,转危为安。职大夫把我从死亡线上拉回来,最后康复出院。

在出院那天,职大夫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的病虽然好多了,但还没有痊愈,你要有心理准备,后续的治疗还有个漫长的过程,因你的肺很黑,连气管都波及到了。原因可能与你长期工作在密闭的小会议室内开会做记录,吸入了大量二手烟有关,所以,我建议你出院后,条件允许的话,去市中心医院洗一次肺。同时,因你这次病太重,除了肺和气管外,你的血压、心脏病情也有所加重。因此,你不能掉以轻心,除了服正常的西药外,你再服两年“金水宝”胶囊。

78岁退休干部给职利琴主任的一封感谢信

最终,我因费用和心里害怕等因素,没有去洗肺。但我还是接受了吃两年“金水宝”胶囊的意见。虽然这种药当时西安市面上买不到,但我坚信职大夫的方子一定是正确的,肯定能治好我的病。所以,我克服了许多困难,请出差的同志、亲朋好友为我到处找药。最后,我硬是连续不断服完730天“金水宝”胶囊。效果非常好,我的肺基本干净了,高血压、心脏病也趋于稳定。职大夫治好了我的病,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们也就成了好朋友。

2003年,我女儿、女婿因工作从西安调到苏州,我和老伴也随之到了苏州。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苏州生活了几年后,也许是环境和气候的变化,我的高血压、心脏病又渐渐地复发了。在苏州就医,去过三家三甲医院,吃了不少西药和中成药,但病情一直不见好转。因血压高、心率快,又先后住过两次医院。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就这样不停地吃药,又不停的换医院,还是得不到一个较好的治疗效果。反之,病情又一天天在加重。到了2010年,苏州两家大医院,终于给我下了结论:高血压、心脏快慢综合症(听说这是心脏病比较严重的一种)、Ⅰ—Ⅱ房室传导阻滞。医生为减慢心率,加大了用药量,结果发生2.9秒的停搏。两家医院最后都开出了住院通知书,让我先装起搏器,再视情况做射频消融手术。我不想手术,医生说:那你已70岁了,吃吃药,维持一段时间也可以了。

在西医不做手术,不能生存下去的生死关头,我还是放弃了手术,想再搏一搏。先后去了杭州、嘉兴等地,托老同学、好友又找西医专家、中医退休老师,吃了一年多的西药和中草药,维系着萎靡不振的生命。

转眼到了2011年的冬季,我的子女要在西安给他们的老父亲过八十大寿。我们要回西安了,我一下子来了精神,回西安,那里有我的救命恩人职大夫,几年不见,不知她在哪里?思念心切,我立马告诉了女儿,让她电脑上找一找。我确定是个幸运之人,靠互联网,女儿当晚就找到了职大夫,她在西安市第五医院当副院长,每周还有两个半天的门诊。我喜极而泣,天天等待着见职大夫的这一天。

2012年春节,我们全家在西安团聚,我也很顺利地挂到了职大夫的门诊号。多年未见,倍感亲切,经职大夫检查后,她宽慰我说:“放心吧,你的病虽严重,咱们慢慢治,争取有个满意的结果。”我的一块石头落地了,有职大夫在,我又死不了了,“死刑犯”将“无罪释放了”。

从2012年夏天开始,职大夫先安排我在五院住院,作了一次全面的体检,然后开始服西药、中药颗粒处方。第二年夏天回西安,职大夫让我去四医大,请亚洲最权威的心脏彩超专家检查。当职大夫对我的病情有了全面了解后,就精心的给我治疗。我也不折不扣按惯例,每天按时按量地服药,并做好记录。我人虽在苏州,靠发达的通讯网络,靠儿子、儿媳、孙女等人的帮助,我不间断的连续服药。

78岁退休干部给职利琴主任的一封感谢信

在职大夫亲人般的关爱和精心治疗下,转眼五年半过去了,奇迹又一次在我身上发生:血液鲜红了。一度房室传导阻滞消失了,心率正常了,血压也趋于稳定。我的精神状态也发生了较大变化,三、四年没有感冒了;走路、锻炼不心慌,不气短;上下楼梯和公共汽车,基本可以不用手扶。我今年78岁,每天早晨5点起床,晚上10点睡觉,中午休息半小时,其余时间,我的大脑、手和脚都在不停地转动。每天平均行走一万步;买菜、做饭,看报纸、看手机,了解和关心党和国家大事;参加党组织生活会和社区活动,得到过许多表扬和奖励;至今26年了,仍在关心每天的股市行情。

我每天除了做好上述事情外,还要日夜看护着现年85岁的老伴,他曾在2012年夏天,得过急性病毒性肺炎,在外县治疗三天,连续高烧不退,处于昏迷状态时,急送西安市五院内科病房,是职大夫、胡金兰主任用中西医结合治疗后抢救过来的。2013年夏天,又因傍晚散步时,看不清地面的积水,滑倒在水泥路上,造成右侧颅内出血30毫升,在厂职工医院抢救治疗八天,颅内积液不降反增为40毫升,人又处于很虚弱的情况下,厂派救护车直送到市五院。是职大夫用中药汤剂、中药针剂等方法,仅用18天时间,磁共振显示:颅内积液全部吸收,现在肢体活动完全正常,生活完全自理。

我每天虽然很忙,但快乐着。因我在退休后的二十多年时间内,在求医路上,有幸结识了职大夫,是她一次次给了我和老伴的生命,使我俩享受到了今天的幸福生活。我们有一子一女,他们都很孝顺,日常生活中关心照顾我们;有病时日夜轮流守候在身边;身体好了,每年带我们国内国外旅游。2017年春节前,女儿、孙女又带我们去了印尼巴厘岛,住最好的海边宾馆,吃可口饭菜,还打的到海对岸的山上,遥望尚未喷发岩浆的阿贡活火山。在新加坡的环球影视城,我们还坐了过山车,引来不少青少年的羡慕和点赞。

我们的生命来之不易,理应倍加珍惜,过好每一天,才能对得起恩人职大夫,才能对得起关心和帮助我们的所有好朋友、亲人和医务人员。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