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有贵:前半生颠沛流离 后半生行医救人

榆林访谈腾讯·大秦网2018-01-01 11:12

胡有贵:前半生颠沛流离 后半生行医救人

如果每一个人都是一本书,书中的五颜六色,就是他人生喜怒哀乐的真实写照,那么,翻开现年89岁的胡有贵这本书,春夏秋冬四季的颜色都无法刻画岁月在他身上的洗礼。他走过的每一条路,翻看过得每一本书,经历过的每一段苦难,都造就了他悲天悯人、行医救人的人生,这就是道人胡至离,这就是医者胡有贵。

道人胡有贵:前半生颠沛流离 一度乞讨度日

出生于1922年的胡有贵,是榆林市横山区响水镇焦家洼人,自幼贫寒,父母均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因生活所迫,其父赶毛驴去延安贩粮,返回至横山区石湾时,被国民党怀疑是红军的探子,遂将其杀害。

其父的去世,让这个本就贫穷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1930年,胡有贵和母亲、姐姐三人逃荒,一路乞讨至延安安塞县西河口,后在此地安家。其母给人家做针线活,胡有贵给人家放羊为生。1947年,延安战乱,逃散时,胡有贵和其母亲走散,至此,胡有贵成了孤家寡人。

胡有贵:前半生颠沛流离 后半生行医救人

“那时候,我一个人流浪在外,有时候靠给大户人家打工糊口,无工时,就乞讨为生,烂房破庙是我的栖身之所,夏天,习习凉风吹进破旧的门窗,梦都是美的,但一到冬天,那破旧的窗户,就成了噩梦的开端。”时至今日,胡有贵说起过往,仍似心有余悸。

就这样,胡有贵一路流浪,一路走,来到了周至县马招镇,遇到了正好下山行医的张道士。或许是缘分,张道士在听完胡有贵的经历之后,甚为怜惜,于是决定收他为徒。

之后,胡有贵磕头拜师,成了太白山大爷海庙的第二十一位传人。从此,从来没有读过书的胡有贵,一边学文识字,一边学医救人。

医者胡有贵:后半生行医救人 挽救生命无数

收留了胡有贵的张道士本是四川人,清朝落榜进士,因看破红尘出家入山修行。而胡有贵,因被张道士收留,有了固定的居住之所,于是下定决心,不分昼夜识字学医。《内经》、《神农本草》、《伤寒》等各名家名书,以及各种的医案和治则,胡有贵都倍感珍惜,一字一句学习、理解,体会其中的行医之术,救人之道。

“那时候,张道士总是教育我,要当好一个好医师,既要懂医,又要懂道。”胡有贵说。

四年的时间,胡有贵跟着张道人,从半字不识的流浪汉,到熟读医术医例的救命人,这期间,所有的付出与努力,只有胡有贵自己知道。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1955年春天,当时的横山县流行病横行,胡有贵作为医者,医好了附近村庄的几位病人,受到了周围人的夸赞。这事被时任横山县响水地段医院的院长知道,该院长亲自登门拜访,并通过半年考察,后将胡有贵升为该医院的正式医生,月工资52元。

胡有贵:前半生颠沛流离 后半生行医救人

之后,胡有贵辗转多地行医,白界、雷龙湾、南塔等,都有他的足迹,都有他治病救人的故事。无论胡有贵走在哪里,不论患者离他有多远,都会打问着消息,找到胡有贵,请他治病救人。

26年之后,胡有贵从自己的工作岗位上退休了,但他并没有退出治病救人的行当,仍四处行医,哪里有病人去哪里,或者他在哪,总被患者包围。如果要问他,这一生到底救治了多少患者,他都数不清楚。

除了治病救人,最让胡有贵自豪的事,应该就是他的儿子。胡有贵从儿子13岁起,就教他读医书,让他成为骨科专家,先后荣获多次嘉奖,同时被评为榆林市骨科学会副主任委员。之后,胡有贵的儿子成立横山红会医院,在治病救人的同时,每年都会救济贫困大学生累计资金120多万元,救助困难户住院免费300万元左右。

而从2008年开始,胡有贵坐诊横山红会医院,开始了长达8年的治病救人。

见到胡有贵时,他一身粗布道袍,极有医者风范,长长的胡子,更增加了他仙风道骨之味。即使耄耋之年,即使双耳不那么灵敏,即使少年模样不再,却仍有患者远道而来,重要的是,只为他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