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对霸王夫妻开始互撕 放狠招清空上市企业大股东

大秦财经中国企业家2018-01-03 09:48

这对霸王夫妻开始互撕 放狠招清空上市企业大股东

现年52岁的万玉华,一个曾经的女强人,业界的霸王教母,甘心被清除么?

“我们夫妻生活了这么多年,我们两个人是一见钟情的,从以前认识到现在还是相敬如宾……我们真的可以说是白手起家,我跟陈董事长非常搭对,因为两夫妇做一家企业在全世界来说也不是太多,我们夫妻经过这么多年相互有非常默契的配合……陈董事长他拥有前瞻性的战略眼光…这么多年有两件事是印象深刻的,一是研发了霸王洗发水,二是决定企业上市。”

说这话的是霸王国际(香港上市企业,代码01338.HK,以下简称霸王)创始人万玉华。这是一家曾经称霸国内洗护市场,打败过国际知名品牌的公司,创始人夫妇登上过洗护首富的宝座。2011年,在接受一家网络媒体专访时,她深信霸王在夫妻两人的带领下会创造奇迹。

六年后,就在2017年12月27日,一场新闻发布会把这一美好撕得支离破碎。

夫妻反目

12月27日上午,霸王股票突然暴跌30.88%至0.197港元。10时36分,霸王国际公司股票申请暂停买卖。

几个小时后,小散户们知道了暴跌原因。

12月27日下午,万玉华精心打扮出席发布会,她穿了一件黑红配的衣服,头发是染过的,红棕,短寸,直立着。她情绪很激动,声泪俱下。

她说,自己的丈夫,霸王的创始人,现任董事长陈启源扇过自己耳光。一次是2014年,一次是2015年。2015年那次陈启源当着公司众高管的面扇了她,并称“要拿刀杀了她”。她还说,丈夫把自己当做赚钱的机器和生孩子的奴隶,“他悄悄地把我的财产冒名全部转掉,他要的是我的全部财产。”

他们生了7个子女,长子陈正鹤现年28岁,担任霸王CEO。

万玉华称,去年9月22日,有人伪造了一份万玉华的董事辞职信,以及一份控股公司的董事会同意决议通过接纳该辞职信,把她排除在控股公司管理层以外。随后,今年1月24日又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控股公司增发19657股新股予Heroic Hour Limited,让她在控股公司的股权从原来的49%稀释至24.71%。

外界可以看到的是2015年,霸王先后公告称万玉华辞掉了董事职务,公司又一次增资,万玉华的股份控制权确有被稀释。

香港来了很多媒体,有实况直播。

万玉华放大招,称已经向地方法院申请离婚,并要求香港法院将霸王国际的控股公司Fortune Station Limited清盘,把控股公司的资产变卖,分发给股东。

Fortune Station Limited是霸王的控股大股东,占霸王68%的股份。Fortune Station Limited的股份分配比例是:陈启源25.72%,万玉华24.71%,剩下的49.57%由其七个子女持有。

万玉华申请清除,就是分家。对上市公司霸王而言,则是毁灭性的打击。因为如果清除成立,霸王将失去控股大股东,短期内补充资金,实属困难。

停牌后,陈启源做了什么,不得而知。当天他要应对。

下午,霸王国际出了一份声明。

除了声明万玉华所说不实这样的表述之外,陈启源还增加了爆料:万玉华辞任霸王职位后,利用霸王创始人的身份,在中国境内经营其私人业务,并因此涉及多宗金钱纠纷,夫妇二人在上海的共有物业也被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宣布进行网络公开拍卖……万玉华的私人业务及其负债与霸王集团、他本人、Heroic Hour Limited及Fortune Station Limited一概无关。

他说,“莫名其妙!”

万玉华,陈启源妻子,在业内有“霸王教母”的称号,上世纪80年代,她是大学生,华南农大毕业。从植物研究所辞职和陈启源共同创业,成立霸王,2009年霸王上市。万玉华一直负责公司品牌运营和销售。

按照万玉华的说法,她这是在讨公道。她把发布会地址选在香港,霸王上市的地方,请来了诸多媒体。无论伸冤还是炒作,总之,她信媒体的威力。

蚂蚁毁大象?

夫妻两人都知道媒体的威力。了解霸王发展历程的人甚至会想:如果没有媒体捣乱,这家企业会不会成为洗护巨无霸?

决定霸王生死的是一家叫《壹周刊》的香港媒体。

2010年7月,香港媒体《壹周刊》指责霸王拳头产品霸王洗发水含有致癌物质二恶烷。这个没多少篇幅的报道,对于霸王而言,简直是生死劫。随后,霸王销量暴跌。当年,霸王集团净利润同比下跌132.4%,亏损金额达1.18亿元,而在“二恶烷”事件爆发前的2009年,霸王集团的盈利为3.64亿元。

后来的官司证明,这就是个乌龙。

随后,国家药监局便对“二恶烷事件”进行了澄清。香港高院对霸王起诉《壹周刊》立案。2016年,香港高院裁定《壹周刊》报道属于诽谤,要求对方赔偿霸王350万港币,以及80%的诉讼费。今年1月,霸王集团发布公告称,已收妥《壹周刊》1800万港元款项。

但是,于事无补。

2010年到2017年,霸王失去了关键的6年。这期间,霸王无法摆脱“二恶烷”事件的影响。它严厉斥责不实报道,却赢不回民心了。香港高院的一纸胜诉也太晚了。

2011年、2012年,霸王集团的业绩继续亏损,分别为5.586亿元和6.18亿元,三年,霸王集团累计亏损了13.8亿元,而其在2009年赴港上市时共融资16.66亿港元,上市不到四年,融资所得几乎已经全部亏完。

拳头产品的危机带来了整个产品线的溃败。

霸王集团上市后,打造了三个洗发水品牌(霸王、丽涛、追风),并延伸了两个护肤品品牌(本草堂、雪美人)和一个凉茶品牌(霸王凉茶)。2010年4月推出的霸王凉茶是重要发力点。2011年,霸王凉茶实现销售收入1.67亿元,占到了霸王集团总业绩的18.8%,成为霸王集团第二大收入来源的“功臣”。但随后霸王凉茶的发展急转直下,2012年,该业务仅实现营收1758.3万元,同比下降89.5%。而到2013年上半年,霸王凉茶的收入进一步收窄,仅为79万元,同比下滑幅度达95%,经营亏损约为200万元。

霸王集团2013年9月公布的中期报告中便已指出,由于凉茶分部经营状况不理想,集团决定将资源集中在经营洗发护发产品及护肤品方面,并已于2013年7月1日停止凉茶分部的生产及销售。

《壹周刊》的报道,也只是看上去毁了霸王的业绩。根本上,还在于霸王本身是一家销售主导的公司,产品研发不够,这个基础上又走了多元化的路子。在公关危机爆发后,没有很好的处理危机,一味指责对方。销售出口被堵,产品又没有绝对说服力,在各大品牌都打脱发旗号的时候,它在产品上的独家优势丧失。结果就是,溃于蚁穴。

万玉华和陈启源也是在这几年从恩爱到仇恨。

两个人不是没有经历艰苦岁月。八十年代创业,承包一个试验车间,从卖三块钱的啤酒花开始,1988年成立霸王公司,1997年买下防脱发洗发水研发专利,1998年开始生产霸王洗发水。男主战略,女主销售。2005年,请来国际巨星成龙代言,他们甚至想过再找王菲代言。2009年上市,声势浩大,当年股价最高到6.58元,市值达191亿元。成为内地洗护首富。

风光的日子里,万玉华说,她见到很多世界名人,包括希拉里。她打扮入时,成为幸福女人的代表。

女人

女能人万玉华努力挽救过霸王的颓局。2011年研发凉茶,2014年布局直销,2015年主打微商,都是她在主导。

从事件表看,她和丈夫陈启源的关系随着霸王的颓败彻底走向破裂。这不是一定划等号的事情,但可以看到蛛丝马迹。

万玉华的优势是销售。霸王黄金十年里,依靠大量的广告投入、终端大卖场的付费陈列和终端人员卡位的手法在销售上取得了巨大成功。不过,这也成为万玉华的短板。

万玉华过于依赖和相信销售的能量,在她的概念里,霸王就是一个销售带动型的企业。她曾经和一位管理咨询公司表达过,霸王集团的核心竞争力在于“中药世家”的定位以及她手下的3000名“霸王花”,即超市里的终端促销员。她坚信,凭借“霸王花”的努力以及“中药世家”的影响力,只要延伸到当时尚且“只有第一,没有第二”(万总原话)的凉茶、洗衣液、高端草本护肤行业,便能轻松吃到一块蛋糕。

这种销售方式一旦过时,产品能力便溃不成军。霸王的产品研发人员只占4%,而销售人员几乎占一半,剩下的是生产和物流人员。

从2010年开始,连续三四年,万玉华都没有扭转销售颓败的局面。

据万玉华陈述,她和陈启源的关系在2014年恶化,这一年,陈启源第一次扇了她耳光。第二年,两人分居。在陈启源的陈述里,2015年万玉华从霸王辞职,开始做自己的私人生意,生意不顺利,赔了钱,还被法院冻结了两人的房产。

二恶烷事件后,霸王出现过一次转机,是在2016年。财报中显示,霸王集团2016财年公司营业收入为2.64亿元,同比增加约13.8%;净利润4370万元,而2015年的净利润亏损约1.11亿元。

在霸王的官网主页,头条新闻是2017年上半年财报营收情况:截止二零一七年六月三十日止六个月之中期业绩报告公告,本集团总营收入约为人民币107.1百万元,净利润约为1.1百万元,持续营利。

这个成绩,并不是万玉华的功劳。此时的万玉华已经不再执掌霸王。

生意上,陈启源不再需要万玉华了。

万玉华不止在一个场合表达过:我和陈董事长一起做事业走到今天真不容易,所以我相信每一个家庭都有自己的成长之路。我们走到今天我的建议是:第一一定要给对方充分的信任,给他充分的私人的空间。第二是要爱自己不断地提升自己,不管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上都应该让自己充实,我相信这样的人会得到大家的尊重和爱。

相信,在他们相亲相爱的时候,这话是真心的,适用于事业顺心时候的她和他。

现年52岁的万玉华,一个曾经的女强人,业界的霸王教母,甘心被清除么?生意和家庭,不是所有女人都会把后者当成最重要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