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这些思维模式,AI来了也不怕

创业课堂Unsplash2018-01-04 10:10

2017年这一年,伴随这AI威胁论愈演愈烈,很多传统行业、互联网人对AI恐惧,对技术推动的时代恐惧,对自己的工作前景开始担忧。

就像李开复说的:50%工种将会被替代掉。由此总结的“五秒钟准则”——即一个工作如果5秒钟内机器能完成的工作未来将会被替代掉。

但是他同样有讲到:人的主观能动性、思想、创意是不可替代的,AI技术只是会放大一部分精英的价值,即“赋能”,起到增强智能的作用。

那么基于此,思维和创意这些个人特质才是每个人未来的核心竞争力。

思维模式作为人学习、经验、思考的底层建筑,能直接决定未来的个人价值。而对于产品经理,这种对理性要求极高的工种,更要在技术颠覆性变革前构建好强健的思维体系。

对于思维模式,首先要提的是对产品经理最重要的逻辑思维:逻辑思维要求我们思考一件事的时候以向上追源、向下溯果、横向推理分析的方式关联其整个过程的全部元素

逻辑思维要求严密完整、有根有据。

《金字塔原理》一书中,将逻辑关系分为归纳推理法、演绎推理法,逻辑顺序又分为:演绎顺序、先后顺序、结构顺序、程度顺序。具体到我们的产品工作中,例如,运用结构顺序中的MECE思维(相互独立、完全穷尽)可以用于需求场景的遍历和产品功能的规划上,能帮助我们消除思维漏洞,减少场景和功能的遗漏和重复。

关于逻辑思维的具体表现形式,结合我的产品经历,提炼了一些思维模式点做了一下总结,总体是按照从抽象到逐渐具象的过程来展开。

一、透过现象看本质

首先来谈谈,透过现象看本质,这句话我们经常会谈,但是一旦陷入执行层面,就会在逐渐衍生出来的庞大的思维网中犯偷换概念、一叶障目的错误,导致不知不觉就走了弯路——这就需要在规划的起点和执行的过程中,始终保持透过现象看本质的思维。

看本质的过程是受思维深度影响:即有些人只能分析到一层,那理解的也就比表象多了一层;层级越深,理解越多,离本质就越接近。

看本质过程还会受思维的维度影响。如果是一维思维,即只能单一变量地思考问题,就会因为单一视角导致个人主观思维偏差。

我个人的体会是:在保证信息完整齐全的情况下,层层剖析,尽可能找到这个项目、需求的本质,才能保证方向性正确。

不管是比较宏观的层面,如产品的战略层,还是局部的落地层面,如产品需求规则,时时提醒自己,才能保证紧贴着两点之间直线行走的高效率。

一批更快的马和汽车的例子,大家都应该听过,这里就是因为挖掘本质而触达用户兴奋点。

在我工作初期,也有一个让我后来经常拿来警醒自己的例子:

有一次为了增加用户活跃,准备做个健身APP标配性的勋章墙功能。规划好后,我开始收集各个业务线可以被用户拿出来炫耀的信息点。为了增强趣味性,还花心思做了一个丧文化勋章,从平台的角度帮助用户自黑,又迎合了当下比较受欢迎的丧文化营销——暗暗觉得这将是一个小爆点。

开需求评审会的时候,讲到一半产品老大突然很严肃地问我:你做这个需求出发点是什么?

很显然,增加用户活跃这个理由被否决掉——勋章强虽然是任务性功能的标配,但实际上几乎没有平台因此真的拉动了用户活跃度……老大认真跟我们分析了这些点,其实针对我们平台而言,这些都是一个很鸡肋的功能。因为没有多思考一下做这个勋章墙的本质,我浪费了差不两周的时间。追溯原因主要是:没有看到勋章墙功能的本质,思考深度不够。

还有一次,我们为了向用户宣传一个平台的新功能,设计了很多精美的页面;在APP里也放了很多入口,但是收效甚微。后来运营同学推动了一次线上线下活动之后,这个功能一下子火爆起来。

我们总结原因,在于没有抓住这个功能的本质——锁定的用户其实应该是线下才会活跃的用户。换言之,也是混淆了产品设计和运营推广的本质工作价值,导致采取了不匹配方式的低效率。

还有现在大家都在提的新零售,各种电商的模式本质上颠覆了商业吗?没有,商业的本质还是商品,所以新商业又要开始回归线下。

当我们在做的时候,我们是在“做什么”…

二、全局性思考

全局性思考要求我们将思维层级提升到金字塔顶部,不要局限于眼前的模块,是因为:

任何产品模块不会完全独立于同一产品的其他业务;产品设计不会完全只涉及产品框架层面的规划(除非少数C端工具型产品,是以产品为主导);产品模块自身也会涉及迭代优化,因此要全局性规划,前瞻性预判,考虑拓展性。

对于第一、三点,由于产品内部业务模块间的关联性,要求从功能规划的宏观层到需求落地的表现层都有全局性眼光——这个跟开发思维中讲究的“高内聚低耦合”不一样,特别是运营型产品。

举个栗子:

笔者今年负责的一个身份认证模块,由于没有提前考虑到整个平台还有其他业务涉及到“弱身份认证”(即不涉及上传身份证手持图片,只涉及真实姓名和身份证号码基本字段),因此各个业务认证的数据类型不一致导致不能数据相流;导致后续产品、开发层面维系成本就比较高。

需求落地的过程,同样也很需要全局性思考:一个页面的变化,对其他页面前端、后端数据的影响;以及该功能迭代方向的前瞻性预判,提前预留入口、在后台进行相关数据统计等。

对于第二点,不仅是单独的产品规划要全局思考,更重要的是站在产品之上的全局性思考。特别是对于想要脱离做功能做需求的产品经理,要避免思维层面的职责分工导致的组织边界僵硬,要运用顶层设计来推动一个完整的产品流程。

还有一个曾经负责的电视端APP,定位健身教学的项目:

前期因为局限于产品层面的设计以及受限于现有资源,做出了一个同质化的没有特色的产品框架,导致这个项目在前期很难争取到公司各方的资源。后面为了突破现状,重新从全局进行了规划,并进行了优先级排序,整个项目就变得具体、有血有肉了——包括从业务方视频定位、技术算法建模、运营推广方向以及用户在整个平台运动监督、激励体系一个完整的流程都有了初步规划,在项目规划中体现出这个产品的定位、核心竞争力等。

这样下来,大家都有了比较清晰的认识,也建立了项目信心,接下来的配合度自然就高了,也避免了后期产品落地时任何一方的方向性错误。

全局性思考对于运营、业务型产品尤为重要——也就是大家说的产品运营不分家。对于想要上升管理层的产品经理,全局性思维是一项职业核心竞争力。

三、场景化思维

场景化思维是一种抽象到具体的演绎推理,是一种发散性过程。通过一定场景预设下,对人群的共性、差异性行为做出预测,提取对应的需求点,作为产品规划的依据。

由于涉及到用户行为的预测,因此这个过程中同理心的作用至关重要:要保证场景的准确性和用户类型的完整性,又需要严密的逻辑性,因此是一个理性和感性并重的过程。

举个线上APP设计的例子:当用户在所购票电影放映前打开猫眼APP,会自动跳出取票码弹窗——基于放映前的查看取票码的刚需,并为此提供了快捷展示入口,减少用户操作层级。

线上产品设计还有很多类似的例子,这种设计虽然非刚需,但是却能触碰到用户的兴奋点。

还有线下的例子:

很多网红咖啡店之所以持续火热,并不是因为东西特别好吃性价比高服务好等,而是因为就餐环境好非常适合女孩子拍照取景——这个是基于很多年轻女性在咖啡厅里喝下午茶的时候,喜欢拍照发朋友圈,也是一种生活态度的显示。这些网红咖啡厅针对这种场景需求,将高颜值的商品和有格调的店内设计作为重点,布置一些精美的拍照背景、小道具和室内灯光,有的还会有专业摄影的服务员帮你拍照。

这些都是场景化思维挖掘出来的需求,甚至反客为主,成为了比基本功能更重要的用户兴奋点。

还有一个我观察到的比较有意思的点:有些产品人是在搭建好框架后到原型层面才能挖掘出一些比较好的点,而有些是构思时就能预先从产品框架到页面细节全部完善,并且都是一些水平不错的人。

我仔细分析了下并事实验证,后者大多是经验丰富一些的人,而前者大多是必须进入一个具体的语境(例如画原型)才能高度发散思维并拓展出一些创新点。

这些我觉得也算是场景化思维:具体到场景了,才能发散拓展并且能保证不偏离实际。

当然要注意的是:场景化思维受个人感性因素主导,因此需要多采集样本,多去征求下目标群体的意见,才能提炼出准确的共性场景行为,尽量完善差异性场景行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