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希望创业者们不找死、不怕死

创业课堂善缘街0号2018-02-06 14:28

近日,在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主题为《新时代 新青年 新创客 ——中国创业者峰会2018年北京大学全球大学生双创中心周年》的讲座上,俞敏洪对三个“新”提出了质疑并提出了关于创业要慎重,要做足功课,在不找死、不怕死的前提下学会反思等观点。

以下为演讲实录(略有删减):

这个时代三个“新”都算不上

今年三个“新”字在北大里提出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因为北大是新思想和新青年的发源地,但是这个时代其实三个“新”都算不上。所谓的新时代有两个标志,第一个标志是思想的彻底的改变或者说社会观念的彻底的改变。我们可以说从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社会观念一直在变,思想也一直在变,但是由于一直在循序渐进的变,我们也很难看出突变。为什么在五四运动可以叫新青年呢?因为他们彻底的跟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决裂,并下决心引进西方思想来开拓中国新一代的思想和新的时代,所以那个时候叫新时代或者新青年是实至名归的。

不能说现在这个时代因为有了互联网、人工智能以后就真的是一个新时代。这个很像当初清朝的时候说「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结果清朝用了半天给用没了。原因很简单,因为体不改的话用是不能改变这个国家的命运的。所以中国要迎来真正的新时代还需要很多新变,从经济领域到政治领域,到社会领域到老百姓的观念。

青年并不新

从新青年这个角度来说,我也觉得今天的青年并不新,为什么不新呢?我跟80、90、00后的人接触很多,并没有发现他们对于社会的责任感、对于使中国变的更加美好的使命意识或者说是从刚才怒波师兄所提到的价值观、思想体系方面体现出太多的新来。现在的青年其实更多的是轻飘飘的一代,他们在父母创造的财富上非常安逸的展望着自己的未来,他们没有对社会有太多深刻的看法,他们打游戏和轻松的各种玩耍,其实基本上变成了他们的主题思想。

把今天北大的所有的学生拉出来,跟我们80年代从怒波师兄那一代开始这批在北大上课的学生相比,坦率地说,如果用新青年这个角度来对待,来打标签的话,我认为我们那个时候是新青年,而现在的孩子们我认为算不上是新青年。很多的创业者觉得新青年拿了一点点大数据,区块链,拿着粗糙的商业计划书跟投资人谈投资,忽悠自己的朋友同事一起创业,号称失败了可以再来,但是实际上创业和创新到底是怎么回事,其实并没有去真正的深刻的理解。

所以如果我们要把自己标新立异为新青年的话,我们真的还差很远,我们需要真正意识到自己能为这个时代承担什么责任,包括一些90后有的已经生了小孩子了,那么再下一代到底会在一个什么样的社会环境、政治环境和经济环境里面生存和生活呢?有这样的担当意识的时候我觉得也许真正的新青年就会产生了。

新创客 新在接受新事物快

新创客我觉得也谈不上,因为我们这一代人 创业 和你们这一代人创业都是为了把生意做成功,而把生意做成功的最终目标是为了繁荣中国经济,并且为老百姓创造更好的生活,同时自己赚钱,同时中国经济繁荣。这个意义上来说在我们最原始的创业状态,手拿广告做宣传和你们现在的通过自媒体宣传创业的状态其实只是手段上的不同,并没有境界上的不同,所以我们是老创客,你们是新创客,这也是年龄上判断。

当然我百分之百的承认,现在的年轻人从对科技的理解,到对新东西的接纳,以及对新的商业模式的理解上来说比我们反应速度要快十倍。这也是为什么我给自己下了一个自己人生的决心,就是后面的岁月要跟年轻人为伍,至少要帮助年轻人成长,用我的资源或者财富,或者人脉帮助年轻人成长。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过去的一年中,我跟坐在下面的合伙人盛希泰,当然还包括了北大企业家俱乐部的一些朋友们,一起联合起来差不多投了至少有二三百家创新创业公司,尽管我们深刻的知道这些创新创业公司大部分必将倒闭和消失。但是其中一定会有人能够站起来,就像中国革命尽管牺牲了千千万万的人,但是毛泽东、周恩来领导的革命队伍还是把江山打下了。

所以这个意义来说,我们谈新的东西,谈创新创业这件事情已经谈烂了。

创业太苦了

当然这也是对于创业人士最大的回报,创业太苦了,连这些东西都没有创业没有任何吸引力了。当然我这个说话并不否认一个民族必须保持创新创业的心态,我也不反对任何大学开设创新创业的学分课程,我更加不反对有各种创业营、训练营、孵化器的出现,因为我觉得这些琐碎的或者说是单个课程或者活动来说,虽然并没有天翻地覆的影响,但其实一定意义上也已经在潜移默化的改变中国。因为当我们连最后这根稻草都不抓住的时候,我觉得已经非常危险了。因为中国现在从制度深处革命这件事情还需要下功夫,当前中国需要做的就是鼓动真正能够为社会做贡献的活动来增强创新创业,在这中间新的经济和商业模式可能就会产生,因为它已经形成了一片土壤。

但是我特别不希望,任何创业营或者论坛变成一种忽悠,变成一种盲目鼓动。从最近半年收到的商业计划书,我能够感觉到中国创业人士的质量在急剧下降,原来的商业计划书还做的比较的优美一点或者至少有商业模式,至少有一点模型,或者至少50%以上的商业计划书创业者自己个人做了半年左右的商业模型的探索。

现在收大的计划书一半以上是一页A4纸,连做PPT都省去了。直接告诉我俞老师给我钱,我给你一个创业项目。我听到这样的人要不就是精神有问题,要不就是真的不知道创业是怎么回事。所以我特别希望我们北大创业营的能够开设创业创新的真正启发性、开拓性的课程,真正给创业者提供非常完善的创业服务。

同时我也非常赞成刚才怒波师兄所讲的,这次创业营的一半课程应该改成哲学课、社会思想课,我深刻的认同如果一个人社会学基础、哲学基础、思想基础不深刻的话,想要把商业做大有可能,但是至少是有障碍的。我们也都知道世界上一些成功的企业家,其实他们的哲学人文美学功底非常深厚,大家只看到乔布斯嚣张的一面,但是没有看到他美学和哲学造诣深厚的一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