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五院:我知温暖 与之不同

健康滚动百姓微门诊2018-02-12 14:14

落叶空山,时光苍绿,那是因为我们都在逐渐老去。若年逾古稀,那便甚是难得了。年轻的我曾憧憬过,“闲坐门前摇椅憩,笑看儿孙院中嬉”的景象;也曾偷偷向往,“路透江东屋边田,儿孙绕膝尽堪传”的场面。在我看来,古稀之年,颐养天年。

人至古稀,就如同一株历尽风霜的老树,在迟暮,绽开新的绿芽。生机勃勃,希望犹存。2017,款款的走了,2018,如约而至。在茕茕光阴里,在2月8日这一天,邹爷爷迎来了自己的70大寿。邹爷爷是我们市五院内科三病区的老病患了,年轻时候吃了苦,年龄大了,这疾病如同曾埋下的伏笔,待到日后便再接再厉地追索,赖不脱躲不掉。

市五院:我知温暖 与之不同

老人有一双儿女,常年忙于工作,无暇顾及,偶尔回来,还没顾得上说两句话,又被纷繁琐事拖累了腿脚。“并非不孝,而是太多身不由己。”成为如今社会大多年轻人面对的问题与压力。父母怕拖累儿女,寒暄之时,身为儿女的我们也曾天真的相信着,他们在电话那头的一切安好,却看不见电话外,年迈的他们暗自神伤。邹爷爷与老伴便是如此。他们的想念,他们的期盼,在一朝一夕里,深深埋进我们的眼里,心里。

市五院:我知温暖 与之不同

市五院:我知温暖 与之不同

自古以来,好的医生,不仅能治身,亦能医心。所以我们计划着,在老人70大寿来临之际,用我们的爱,来温暖岁月带给老人的斑驳痕迹。没有五颜六色的气球,没有鲜艳娇媚的花朵,没有琳琅满目的家宴,也没有华丽整齐的衣裳……入目依然还是一片白,老人穿着旧衣,坐在病床上,甚至还挂着液体,他的面前只有一个大蛋糕,蛋糕上简单的几根蜡烛,将那一个大写的“寿”字突显的熠熠生辉。“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我的耳边是同事悦耳的生日祝福歌,她们轻拍着手掌,微笑应和着,我们彼此都知道,在这每一句“祝你生日快乐”的背后,都承载着我们对老人最大的祝福。

市五院:我知温暖 与之不同

市五院:我知温暖 与之不同

我们希冀着老人可以坚强,可以早日康复。疾病虽然折磨着他消瘦的身体,但今日的老人精神却特别好,在他那双溢满泪水的眼睛里,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正向我们透露着的话语,是喜悦,是生机,更是感动。

有人曾说过,爱一个和你有血缘关系的人,是一种本能,是一种责任。那么爱一个和你没有血缘关系的人,那是什么呢?我觉得,那是一种需要,是一种渴望。它需要心灵和胆魄的烛照,它可以将苦难变得香甜,能让一分钟永驻成永恒!身为医务人员的我们,拥有着这世间最灿烂的光芒。在生和死之间,保留着一份真爱,用以照耀每一个孤独人生旅程,那是盏特殊又温暖的灯。

张爱玲曾有句话说的极好,“回忆这东西,若是有气味的话,那就是樟脑的香,甜而稳妥,像记得分明的快乐,甜而惆怅,像分明忘却了的忧愁。”时光如绣,记忆里那些美好的时刻,或许在我们生命结束之后,还能依稀可见。

当生命遇见温暖,不论男女老少,友善便由此开出了花朵;当陌生遇见了真诚,不论病患医护,感动就此便结出了果。有一种感动,浅浅来,深深埋。愿老人身体健康,岁月静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