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训机构整治令”下首个周末:教学点门庭若市

大秦教育上学了2018-03-05 10:01

这两天是“培训机构整治令”落地、数学竞赛暂停后的首个周末,学生们如何度过新学期的第一个双休日?培训机构的“生意”如何呢?上学君走访发现,学生依然忙着在赶场。

“培训机构整治令”下首个周末:教学点门庭若市

一课外辅导机构教学点的教室内,十余位学生正在上课。

现场:教学点门庭若市,咨询点大门紧锁

3日上午9时,位于广州市海珠区的明师教育一教学点,20余间课室,超6成教室灯火通明,学生正在补习。每班有8到20位学生。

上学君在班级门口的课程表看到,一些课室周末两天从早上8点到晚上7点20都排满了课程,课程内容涉及语文、数学、英语、物理等科目,每个班级都标注了“尖子班”“提高班”等班型。

该教学点工作人员表示,因为班级的报名基本在寒假甚至更早的时候就已经完成了,所以“培训机构整治令”并未对开课造成影响。

上学君走访发现,培训机构老师、家长和学生均对教育部门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有所耳闻,但“整改令”并未对补习机构开课造成太大影响。

在广州市天河区一家名为龙文教育的培训机构内,面积不大的教学区域被分割成20间独立课室,每间课室仅有约两平方米,每个课室都正在进行“一位老师对一个学生”的课程辅导。

“培训机构整治令”下首个周末:教学点门庭若市

天河区龙文教育某教学点,前来上课的孩子们都住在附近小区,骑着共享单车前来上课。

该机构负责人介绍,他们并没有接到任何暂停开课的通知,教学方法依然是机构所提倡的“1对1个性化全日制”辅导模式。目前中小学刚刚开学,报名的家长主要是针对孩子课内知识的巩固,报名人数和往年基本持平。

不过,上学君也发现一些奇怪的现象。

“培训机构整治令”下首个周末:教学点门庭若市

部分培训机构门店大门紧闭。

相较于培训机构教学点内的门庭若市,一些开设在街边显眼位置的咨询门店却大门紧闭,在越秀区的一家卓越教育门店就是其中之一。上学君通过门口张贴的课程咨询联系电话取得联络,对方回应“咨询点还未正式投入使用,请到附近上课点咨询”。

学生:有心理准备,初中学习压力更大

正在就读初二年级的崔同学是周末补习大军中的一员。早晨7时不到,她被妈妈叫起床,洗漱、早餐完毕,来到该教学点补习物理。“新学期第一次上课,不能迟到。”她说。

崔同学报的补习课程是8人小班。落座后,老师进行了简单的课程介绍,然后发下了一张随堂测试问卷,试卷内含有选择题、填空题和问答题,作答时间为30分钟。

老师希望通过这张试卷,考察一下学生的整体水平和薄弱项,以便日后更好地开展针对性教学。

“基本都是上学期的知识点,但是感觉有点难。”30分钟后,小崔并没有完成试卷,还空下了近五分之一的题目。

10时课程结束,崔同学在培训班走廊的休息区坐下来,完成课内的一份英语作业。因为下午还要进行一对一的英语补习,所以要尽快完成英语作业,可以让她在下午补习的时候针对不懂的问题向老师请教。中午,她准备在培训机构附近的一家餐馆里简单解决午餐。

“培训机构整治令”下首个周末:教学点门庭若市

上课间隙,学生在补习机构走廊的休息区学习。

这样的周末,崔同学还没有完全习惯。

小学六年,因为感觉课程简单,崔同学没有上过一天补习班。初中科目和课量的陡增,让她感到不太适应,家人看到第一个学期的成绩单后,从“淡定”开始转为“不淡定”了。“我爸妈对我还是比较开明,是我舅舅看到我的成绩以后,建议我去补习英语。”她说。

经过比对和慎重考虑,崔同学和家长选择了“一对一”的英语补习班,也就是在培训时段内,一位老师只教一位学生,上课时间和上课内容都是“定制化”的。这样的补习班价格普遍较高,小崔选择的是80课时套餐,总价近2万元。“价格是比较高,但是爸妈非常支持,没有犹豫就报了。”

经过近一年的学习,因为课堂上的知识能够在课外再巩固一遍,崔同学的英语成绩的确有提升,但新的物理课程又来了。相比于上过“衔接班”的部分学生,直到学期后半部分才进入物理学习的状态,感觉已经跟不上了。于是和父母商量以后,报读了初二物理的春季班。

这意味着,往后崔同学每周只有一天的休息时间。“老师和父母都说了,初中会比小学的学习压力大,我也有这个心理准备。刚开学,其实作业还不是很多,以后可能会更忙。”

离开校园,又踏进课室。这个周末,像崔同学这样“赶在路上”的不少。据3月1日21世纪教育研究院发布的《从应试教育突围——中小学生“减负”问题研究报告》显示,我国学生报告的平均每周课外学习时间13.8小时,加上校外辅导和私人家教,每周校外学习时间达17小时左右。

家长:陪孩子补习,这就是现实

补习成常态,很难有人置身事外。

有人把家长竞相参与校外培训的现象比做“剧场效应”,也就是说,在剧场中,前排观众若站起来,后排的其他观众为了看到演出也只好被迫站起来。不少家长反映,补习班确实对提升成绩有效果,如果自家孩子不上,很容易“不进则退”。

“培训机构整治令”下首个周末:教学点门庭若市

广州番禺学而思某教学点,家长正在休息区等待孩子放学。

3日上午11时,广州番禺学而思一教学点休息区内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家长,他们在等待上补习班的孩子下课。

黄女士就是其中之一。她是一名资深媒体从业者,女儿今年读小学四年级。这个学期,她帮女儿报了学而思的数学班和英语班。她认为学而思教学的“套路”更多更实用,女儿在读完一学期英语基础班之后成绩确实有进步。

“她学的奥数题我很多都做不来。”起初,黄女士对数学班的教学内容是有点“抗拒”的。黄女士仔细研究过培训班题目发现,课程内容会比课内的超前,虽然没有“超纲”,但是题目类型会千奇百怪,如果没有经过训练,只能是一头雾水。自从听说“小升初”有些学校的面试题可能会涉及这些内容,而学校老师又不会教这些,她只能让孩子提早适应。

“万一学校招生测评时考到,我的孩子因为没有学而不知道怎么做,这种事我是不敢去搏的。”黄女士说,现在“小升初”表面上看起来公平,但名校招生还是会“掐尖”。

在学而思上课,家长可以和孩子一起上课。黄女士发现,班里有些家长上课比孩子还认真,不时地做笔记、做题,这无形地给孩子很大的压力。

而为了把英语和数学凑到一天上完,黄女士的孩子也免不了赶场。为此,黄女士费尽心思,最后由于实在安排不下来,只能去到另外一个教学点上课。

“培训机构整治令”下首个周末:教学点门庭若市

在经济负担方面,黄女士认为只要平常心对待,不要给孩子过度加码,负担其实都在可承受范围内。

她表示,孩子现在一次课大概一百多元,每周上两科大概是300多元的费用。对于大部分广州工薪阶级还是在可承受的范围内。女儿课内的作业很少,参加培训班后的练习量其实也不多,每门课一星期有一到两次的作业,每次最多半个小时可以完成。

“现实就是这样。”黄女士说。

争议:“超纲抢跑”难以界定

教育部的《通知》明确,要“坚决纠正校外培训机构开展学科类培训(主要指语文、数学等)出现的‘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等不良行为”,但未对哪些教学内容属于“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作出明确规定。

在走访中,不少培训机构的宣传单内仍有“拿高分”“小升高快速提分”等宣传标语,这种“应试”宣传是否有违规定?

此外,在暑假常见的“幼升小衔接班”“小升初衔接班”“初升高衔接班”则是将后一学段的内容提前教学,是否涉及超前教学?

有关培训机构课程顾问则表示,课程内容主要是根据学生目前的水平进行针对辅导,查漏补缺,不存在“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现象。

数个教育机构相关负责人也表示,教育部的《通知》出台后,机构内部就自觉进行了产品及管理规范的内部梳理,以落实文件要求。

“培训机构整治令”下首个周末:教学点门庭若市

周末,培训机构课室内座无虚席。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明确界定超纲教教学、提前教学,可以让培训机构在开展培训业务时有明确的底线,同时也避免教育行政部门要么监管无据,要么滥用权力干涉培训机构的正常经营的问题。

他举例说,学前教育阶段的幼儿奥数培训,从学前教育去小学化角度来看,无疑就属于超前教育,但如果不加以明确,培训机构会以这是早期智力开发为名,回避监管;还有,目前几乎所有的幼升小衔接班,都是给即将上一年级的学生提前进行小学一年级教学,这也属于超前教学,但培训机构将其美化为对孩子的行为习惯进行培养,以适应从幼儿园到小学的衔接、过渡,这也是需要具体明确的。

他建议,监管培训机构进行超前教育,必须依托备案制,即教育培训机构在开展教育培训时,要将具体的培训项目向教育行政部门备案。而实施备案制,有必要整体改革对培训机构的监管。

除了机构自身,教育部门及学校也在积极落实《通知》精神。

按照《通知》要求,中小学校需要全面普查登记每一名学生报班参加学科类校外培训的情况,为专项治理工作提供重要参考。对此,越秀区的一名小学家长表示,学校正在统计学生参加补习班的相关情况,包含补习科目、时长等信息。

此前,广州市教育局已针对教育机构的办学情况开展调研,并在年前专门召开民办教育座谈会,就有关工作进行部署和规范。接下来如何落实《通知》要求,上学君将持续跟进关注。

你觉得补习班有必要吗?

欢迎留言!

文/陈芳庭 杜玮淦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