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鸡血的必然性和后“减负”新均势

大秦教育去你的牛蛙2018-03-07 11:30

最近热火朝天的“减负热”,不亚于之前全民奥数的“补课热”,对于有关部门能够考虑到家长的压力、孩子的压力,为大家减负的决定我是完全支持的,同时,对社会上良莠不齐的培训机构加以规范,我是拍手叫好的。对“减负”的阻力和后续可能会形成的新均势,在此简单谈一下。

本文结构安排的内在逻辑是:为什么现在有人在给自己孩子“增负”、为什么有些明明不适合这条路却硬要“增负”、如果“减负”会形成怎样局面。

一、为什么会“自讨苦吃”

很简单,因为(高质量的)教育资源的稀缺性和众多的学龄人口之间的矛盾。当然,可能会有很多反对“自讨苦吃”的工作人员和家长说一些反驳的话,我无意回怼,仅仅是心平气和解释一下减负的阻力,以及减负不可能一蹴而就的原因。

1、条条大路通罗马,不一定只有“名牌大学”才能造就人才。

这是一个“善因”导致“恶果”和“恶因”导致“善果”的问题。汉武帝将匈奴人赶走后,匈奴挤占了日耳曼人的生存空间,间接导致了罗马帝国的覆灭,之后便是长达几百年的黑暗时代,但是机缘巧合,通过一系列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欧洲一度成为全球最发达的地区。

这是一个“恶因”导致的“善果”,但是我们回到起点,当初的罗马帝国会遇见到未来而主动选择灭亡?当然不会。反过来,当时我大汉应该迎接匈奴铁蹄,然后让我天朝进入黑暗时代而后成为世界第一?当然也不会。

同样,如果没有能力、没有机会进入高等学府,那么也不能自暴自弃,因为成就幸福人生的渠道不仅仅是上大学一条路。但是在学生时代,就“预见到”上大学不会“有出息”而故意放弃,那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希望在众多人口中脱颖而出考取大学,依然是绝大多数人当前的追求。

论鸡血的必然性和后“减负”新均势

2、教育资源均衡化、同质化,所以不用担心择校问题。

这个问题要分两部分回应:一是虽然我相信有关部门会坚决落实资源平衡,但这需要一个过程,作为旁观者,大可以呼吁大家不要抢跑,不要扰乱政策落实。但是作为每一个个体而言,孩子的成长不会“冻结”,不能等到资源均衡以后重新投入学习,所以在资源均衡达到之前,依然会存在争抢。

二是即便九年制义务教育做到完全均衡,中考和高考的存在,会让这个争抢迟早到来,于是,哪怕九年内没有相关要求,但是军备竞赛肯定会一再提前。

3、读书好的以后不一定好。

嗯,这个容易怼:凭什么说读书不好的娃以后会好?哪个概率高?也可用上述的“恶因”和“善因”来解释这个问题,碰到“恶因”不能自暴自弃,但是不能因为某个个案通过“恶因”取得“善果”后,大家一起追求“恶因”。

论鸡血的必然性和后“减负”新均势

4、读书好还不如能力强,不如情商高。

这种观点用在论文里,肯定被导师毙了。两者完全不矛盾,完全可以并存的,何来“这样不如那样”的比较?一个读书好的娃,其父母如果不重视能力培养和性格塑造,那是父母的理念问题,不是读书好的错。

上述这句话应该说“不能片面追求学习成绩而忽视其他方面”,不能矫枉过正地理解为“为了其他方面可以不顾学习成绩”。

5、提前激发潜力的没有后劲。

迟早就这点能力,早激发晚激发,不就这回事儿吗。而且在现有模式下,早激发潜力的在一定程度下优于晚激发。

我们说人生不是百米跑,当然,人生也不是简单的马拉松,人生是一场分段赛跑(这个理念是从某教育官微学来的,不是我原创,我加了一点具体细节)。

第一阶段的排名,决定你带着跑鞋、皮鞋或是光脚进入第二阶段;第二阶段的排名,决定你带着汽车、拖拉机或是自行车进入第三阶段;第三阶段的排名决定你带着火箭、飞机或是火车进入人生旅程。

每个环节可以理解为升学考试、就业择业。当然,我相信通过规范,幼升小和小升初的不健康竞争应该会消除,但是中考、高考、择业的竞赛,依然存在。

论鸡血的必然性和后“减负”新均势

二、为什么明知没“天赋”还要“自讨苦吃”

有“天赋”的人“自讨苦吃”也就算了,为什么有些在学习上没有优势的人也要拼命加压呢?

紧接着上文的“分段赛跑”理论讲一下进入“好”学校的优势。肯定有人忍不住跳出来说,名牌学校并不是人生的全部,阶段性的领先不能代表领先到最后。

说的都对。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好”学校有好的资源,能够培养更好的娃。哪怕这个娃原本没有进入“好”学校的实力,但是通过一系列套路训练,侥幸进入“好”学校,在接下去几年里能够取得比进入他能力对等的“普通”学校更大的收获。

对于全社会来说,这样不属于教育资源最优配置,但是对于个人来说,是个人发展最优选择。

因为我是强迫症,所以要多说一句:进入“好”学校不堪重负一溃千里的极端案例,进入“普通”学校而占尽一切资源反而更好成长的极端案例,均不在讨论之列。

好,上文解释了为什么在没有“天赋”的前提下,还有很多人对鸡娃趋之若鹜。这里我来谈一下微观分析,其实就是博弈论。

首先,我做几个假设:娃分为牛蛙和普娃两种,教育方式分为鸡血和鸡汤两种。

根据 “有序思考”的思路,可以排列组合成为“鸡血牛蛙”、“鸡汤牛蛙”、“鸡血普娃”、“鸡汤普娃”。

然后假设一个背景:不考虑影响因素众多的人生规划,仅仅以阶段性择校作为目标来考虑。另外,同样鸡血的或者鸡汤的,牛蛙碾压普娃;同样的娃,鸡血碾压鸡汤;不同等级的娃,鸡汤牛蛙和鸡血普娃的比拼,胜负未知。

好,在刨去一切干扰因素,尽可能抽象的基础上,我们开始讨论。

(1)如果我是牛蛙,选择鸡血,可以碾压一切普娃(鸡血、鸡汤),可以碾压鸡汤牛蛙,然后和同级别鸡血牛蛙拼杀。

(2)如果我是牛蛙,选择鸡汤,完败给鸡血牛蛙,碾压鸡汤普娃,在和同级别鸡汤牛蛙拼杀时,还要被一部分鸡血普娃超越。

(3)如果我是普娃,选择鸡血,完败给鸡血牛蛙,碾压鸡汤普娃,和同级别鸡血普娃拼杀中,有可能超越一部分鸡汤牛蛙。

(4)如果我是普娃,选择鸡汤,被一切牛蛙碾压(鸡血、鸡汤),被鸡血普娃碾压,然后和同级别鸡汤普娃拼杀。此段分析没有任何感情色彩和价值判断,请理性阅读。

其实,如果大家都不鸡血,其结果也差不多,还是该好的好,该不好的不好。

但是因为囚徒博弈的存在,无论自己是牛蛙还是普娃,选择鸡血是必然结果,是理性博弈的行为,是纳什均衡。

这里忍不住再说一句,我的结论是在我一系列严苛的假设前提下,请不要用“健全人格”、“综合实力”等说辞反驳。

三、“减负”后的格局

当前学校里的“负担”重不重,见仁见智。其实对学校作业量和作业难度的评价同样见仁见智。

有人认为基础的太多,浪费时间;有人认为难度大,自己的孩子需要基础巩固;有人认为作业太多,影响休息(或影响课外任务);有的认为作业太少,需要加压力。

首先,我们堵死根据学生程度分“好班”和“差班”的道路,这是坚决不被允许的。那么,面对每个班程度不一的学生,老师布置的作业只能迎合大部分孩子了。如果额外有需要的,只能寻求课外来补。

如果全方位减负的话,一方面是校内要减负,另一方面是校外要整顿,那么校内的学习压力会进一步降低,而机构的数量会进一步减少(机构减少会导致费用上升,但是被动补课的人会因为减负而放弃补课,所以客户源会下降导致费用下降。两者相权,最终费用会如何,天知道)。

校内减负对于原本认为学校作业太简单的孩子(家长),反而是腾出大量时间创造条件“自鸡”,对于原本不情不愿被学校老师推着完成作业的孩子,是不利的。

同样,校外机构即便已经整顿,但是肯定还是存在的,对愿意选择课外补习的家长,无非就是费用问题。而对于迫于“大环境”跟着上校外补习班的家长来说,失去“大环境”的推动,可能会放弃补习。

所以我预计的之后的格局是,该鸡的还是鸡,原本不鸡的还是不鸡,原本被动鸡的可能会退出一部分。

至于幼升小、小升初那些不健康的竞争和选拔,我相信在有关部门的管理下,会趋于正常。

但是,中考高考的存在和高等教育资源的稀缺性,肯定还会影响一部分家长的选择。

最后,表个态,我坚决拥护有关部门对学业压力的减负,坚决支持对社会培训机构的整顿。

在日常生活中积极和学校沟通,确保畅通的家校沟通渠道,配合学校开展各类素质教育。

另外,充分尊重孩子本人意愿和特长,在业余时间以兴趣为导向开展科技、艺术、体育教育,坚决反对在校外机构提前学、钻难题怪题。努力把孩子培养成符合社会要求的合格建设者。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大秦网的观点和立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