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需知的事:公共政策如何潜在影响创投成败

创业课堂创业邦manna.yin2018-03-08 10:14

创业者和投资人为何要关注公共政策?

“传统的风投基金主要是从事于创业企业投资,在大众印象中似乎离公共政策距离很远,事实上,一定程度上而言,创投与公共政策密切相关。“GGV纪源资本政府事务负责人王立栋在GGV纪源资本举办的“公共政策的天使和魔鬼——创业者需要知道的ABC”活动现场说。

创业者需知的事:公共政策如何潜在影响创投成败

比如跨境电商。

外贸是一种传统的商业形态,经过了400多年的发展,但直到2012年8月,第一份关于跨境电商的文件出台以后,行业正式进入风口期。在2012年8月~2017年年底,商务部、海关总署、外管局等9个部委发布了一共40条政策,仅2015~2017年3年之中,就发布了35条政策。中央政府对单个行业发布政策的密度之大,应该是史无前例的。

在此过程中,大量资本有了投资动作,与之相对应的是更多跨境电商创业公司拿到融资。

第一个是洋码头。在2014年、2015年和2017年分别完成了A、B、C三轮的融资,总额超过3亿美元,背后有招商局资本、赛领国际、赛富亚洲基金等比较知名的投资机构。

第二个是蜜芽。蜜芽2011年已经成立,但直到2013~2016年,4年之内完成了5轮融资,总额超过3亿美元,投资方包括真格基金、红杉资本、百度资本等投资机构。

最后是小红书,在这个过程中也拿到了比较多轮次的投资。投资方包括腾讯、GGV纪源资本等。。

但在跨境电商投资案例中有一个时间缺口,就是2016年——2016年著名的“48新政”,倒下了一大批的跨境电商企业。那一年,资本对跨境电商的投资的行为大量的减少。

回到跨境电商的主题,资本和政策在乘数作用下,改变了一个商业形态,产生了一个全新的跨境电商模式,海关总署甚至给它单独制定了一个编码,做这行的应该都知道,9610。这是一个全新创造的监管模式下的编码。从数据上看,2017年的上半年,中国跨境电商完成了3.6万亿的总额,增幅达到了33%,这一增幅远远高于同期中国外贸的增幅。这可见在政策和资本的叠加下可以形成什么样的一种放大效应。

2017年跨境电商的投资方向也随着政策的调整在发生变化。原来一直强调跨境出口,现在政策开始重点推动跨境进口,比如中国要举行第一届国际进口博览会。

在资本层面,投资人也看到了,创业者已经把把跨境电商的进口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向来发展了。

第二个例子,人工智能。

最近,证监会刚刚出了一条消息,人工智能类的企业可以在国内享受IPO的绿色服务。这个消息可能会激起一大群创业者和投资基金的兴奋。

美国的某创投研究机构中有数据讲到2017年,在全球大概有1100家人工智能的企业,其中中国企业的数量略少。这1100家企业拿到152亿美元的融资,当中有48%被中国企业拿走了,美国企业拿走了38%。而这个比例在一年以前,中国企业仅仅拿走11.8%。也就是说,在一年的时间当中,中国的AI企业获得了非常多的融资。

在2017年7月的时候,国务院正式发布了人工智能国家战略。在这个国家战略当中,它定了几个小目标,2020年人工智能的核心产业要达到1500亿,带动的产业要达到1万亿。而到了2030年人工智能的核心产业达到1万亿,带动10万亿产值,这其实为资本描绘了一个非常大的想象空间。之后,工信部又发布了一个三年规划,,它直接点出了8个非常核心的推动方向,也是在资本圈经常听到的方向,比如说智能互联汽车、智能服务机器人、智能无人机、影像医疗辅助诊断系统、视频图像身份识别系统、智能语音交互系统、智能翻译系统、智能家居产品。对于创业者或者对于投资公司来说,这几个行业都是非常熟悉的。

通过这两个案例,我们可以看到,创业实际上在中国现在的环境下是资本和政策互相叠加、互相推动、互相影响所形成的一个结果。

当然我们也要看到,政策有时候也为创业投资也设定了很多的门槛。

比如,今年大年二十九,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了一条命令,未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答题项目都必须下马。百万英雄、冲顶大会等此前火爆的答题项目全部都下架了。

实际上,游戏和文娱行业在过去一年当中,它的监管是日趋严密的。从2016年11月到2018年的2月,关于直播、网游、微博、新闻,相关部门都出台了相应的管理办法。

2010年网信办依法约谈的网站是678家,关闭的是3467家,但这个数量到了2017年就变成了约谈2003家,关闭了22587家,分别增加了3倍和6.5倍。监管部门的出手非常频繁,也给投资者发生了明确的信号。2016年在文娱行业的投资全年是1459起,但到了2017年只剩下917起,减少了1/3,特别是在社交网络、媒体阅读、视频、游戏这几个大类当中融资案例的下降比例都超过50%。

公共政策其实已经成为了投资创业者必须去了解的一个重要的课题,而不再是一个不知道也没关系、知道更佳的选择。

作为基金,怎么来从事政府事务?

对于创业者来说,了解解读政策一直是在创业当中面临的难点问题,这也是政府事务从业者存在的一个重要价值。

作为一个中性的平台,纪源资本的第一项服务,将构建一个公共政策咨询小组,包纳整个TMT行业头部企业的政府事务从业者。

第二项服务是公共政策数据库,帮助大家了解政策、熟知政策。同时在探索一种公共政策指数类的产品,这是采用一种数据量化的结果,为创业者直接得出创业所面临的政策中性、负面和积极的三个结果。

第三,搭建政府资源平台。GGV纪源资本将为创业者在申请政府补贴等方面链接专业的机构。

互联网行业监管日趋完善

白鹿智库创始人 罗彪:

政策灰犀牛是美国学者米歇尔·渥克在2013年1月在达沃斯论坛上提出来的。在2017年灰犀牛这个事件在国内开始流行起来,实际上黑天鹅主要指的是一些不可预见、小概率的风险事件,而灰犀牛主要是指那些可预见的,但是经常被选择性忽视掉的危机事件。

其实在目前的环境下,政府的监管实际上已经成为了企业的灰犀牛。

我们对2018年开年以来,2个月的时间,目前发生了一些政策灰犀牛的梳理,有几个特点:

1、两个月的时间,大概发生了15起政策灰犀牛事件,也就是说平均每4天就会发生一起,发生的频率和频次很高。

2、看企业,很多都知名企业,按道理来说,大企业的管理应该更加完善,它可能有比较完善的风险管理机制和预案,但往往大企业出问题、出危机的概率更高。

3、有很多是意识形态领域的事情,凸显出来目前在内容行业、新媒体行业,包括刚才讲到的大文娱行业,凸显出来这几个行业已经进入强监管。

这几个案例能够非常清晰的得出一个结论,互联网行业已经进入到政策强监管的时代,而且明显呈现出来几个特点:

1、博弈日益凸显。

还是以网约车行业为例,交通部实际上秉持了一个相对开放的态度,但落实到地方的时候出现了很大的问题,比如说北上广深要求本地户籍、本地牌照,对车辆轴距也做出了非常具体的要求。

2、政策空窗期越来越来短。

从行业的诞生,特别是到它爆发的时候,政策空窗期实际上是越来越短的,以前可能有2-3年的政策窗口。但现在政府的反应速度越来越快,空窗期越来越短。

所以我们透过现象来看问题,实际上存在的几个问题有:

第一,对于部分企业和部分投资机构的投资人和创业者来讲,他们对于政策风险的认识不足,有很多创业者,特别有一些从海外回来的技术背景的创业者,他更愿意突出他的产品范和技术范,他对于政府和政策不关注。

第二,对于政府关系重视不足。

第三,政策逻辑认识不足。看不懂或把不住政策的重点。

目前整个互联网行业已经进入到政策强监管的时代,我们刚才是通过现象来看问题,我们下一步还需要透过现象看趋势,做正确的事情。

我们基于十九大报告做了一个统计,它是解读互联网未来政策走向的一个重要指南,同时也应该成为在座所有的互联网企业发展的一个方向盘和指南针。总体来看,十九大报告7次提到了互联网,都比较鼓励和支持,比较宽松,偏乐观。基于十九大报告整个的政策态势,以及当下的政府监管情况,我个人对于2018年以及未来整个互联网行业有一个趋势判断。

第一,包容审慎监管是主流鼓励创新、包容审慎写入了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本届政府也在大力推行着放管服务。

第二,线上线下监管趋于一致。最典型的,比如说外卖。

另外,持牌经营将成新常态。最典型的就是金融行业,实际上所有的牌照都是稀缺资源,车牌都一样,更不要说其他牌照了。

数据监管将会得到进一步的强化。未来可以预见的是,未来政府将会对公司收集、管理、使用数据进一步加强监管,所以大家也需要做好这方面的准备。

下一步,我们如何防范政治灰犀牛?

我们找准了政策背后的一些逻辑之后,把它总结为9个字:

早识别。对于企业来讲,我们应该建立一套完整的政策跟踪监测机制,核心要有政策敏锐性和政策敏感性。

找愿景。我们应该建立政策分析解读机制,把握住出发点、基本点、落脚点。

早处置。依法合规就是有所为有所不为。风险排查,风险梳理,建立预案,临时抱佛脚的事儿太不靠谱了,这是需要无论是投资人还是创业者,一定要有的观念。

怎么认识公共政策对企业的影响?

北京摩拜科技副总裁崔书峰:

第一,公共政策具有强制性,一旦他实施之后,企业没有回旋余地,不可能被推翻。

第二,公共政策对企业的影响是双向的。如果对你是限制的,遏制的,乃至是取消的,这是很大的压力和危机。但是如果运作得当,前期通过政策的参与和游说,可以为我所用。

第三,企业对政策的制定的内容是可以施加一定程度的影响的。因为政府制定政策要基于行业发展,基于行业发展要听行业的意见。要去寻找行业和政府的最大公约数。

第四,TMT行业具有天生创新的属性,受政策的影响又更大。

第五,我主张用阳光的心态,来拥抱公共政策,这是最好的选择。

一个公共政策部门,在公司里面的定位和基本的职责,我跟CEO讲也是这四项:

一风险防控。一个企业最先要做的就是防控颠覆性的法律风险。法律政策一定不影响你现行业务的发展和未来业务的可能空间。

二业务支持。这比防控风险要更日常,平常要拿到牌照,争取项目资金,罚款解决掉,日常的事情,包括市场的一些开拓的支持。

三方向引领。这个方向引领很好解释,公司的业务往前走,像流水一样,但是政策有障碍,有很多壕沟。其实方向引领把公司的发展,政策的需求做预判,需要什么,需要怎么弄。

四影响力打造。企业对高层的影响,先要构建一个政策沟通的界面,然后你要把你这个公司打造成高层心目当中业界治理政策的引领者。

如何用一种阳光的心态去跟政策互动?

一、从政府的监管考虑,换位思考,就是你考虑公共政策,首先站在政府的角度,换位思考以后,实现了政府的双赢,找到最大公约数。

二、从行业的角度,要实现跟同行的共赢,多赢。

三、从企业自身角度考虑问题,谋求企业独特的竞争优势,就是说这个行业的政策是统一的,但是一定会有差异化,每个企业的特质不一样,把你特别强的竞争点,做成政策的热点。

四、连接的理念,赋能的理念,平台的理念,生态的理念,共赢的思维,来去思考怎么制定。

政府资金对创业者有背书效应

和君咨询高级合伙人 李靖 :

政府有大量的补贴,投资者应该去争取;不同的阶段,争取不同的资金;资金除了钱,还有其他背书的效应。

政府的钱,特指的就是,政府为了扶持企业发展而提供的一系列直接或者是间接的资金。政府不是只给钱,还会给政策,给税收,给地,给办公场所。所有一切都属于政府资金的显现形式。千万不要认为,“我拿了风险投资很多钱,企业不缺钱,就是不跟政府打交道”, 一定要建立另外一个概念,政府资金一定是你发展的一个有利补充。

政府基金对创业公司到底意味着什么?

第一最重要的就是信任背书。

第二是资金支持,直接给钱,没有成本。

第三是提供很多便利条件,包括配偶、子女、户口、境外人员的安置。

企业不同发展阶段的政府资金申请:天使轮或者初创期企业,可以申请双软或者创新基金、雏鹰计划等资金。B轮的中小企业,可以关注高科技企业认证,高端人才资格。C轮以后的规模以上公司,可以把内部项目包装升级,作为重大项目来重点发展,同时可以关注重点扶持基金、投资并购基金等。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