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金融冰火两重天:有些裁员 有些却净利88倍

创业资讯一本财经2018-04-26 10:54

消费金融冰火两重天:一边裁员大潮,头部平台却净利88倍

2017年,消费金融市场增速迅猛,进入10万亿元量级。

但在经历这一年的杀戮后,市场出现了奇妙变化:

一方面,大部分底层平台垂死挣扎,裁人,大量业务线暂停。“现金贷公司死亡了一半以上。”某现金贷公司市场负责人罗琦称。

另一方面,却是头部机构的疯狂扩张和壮大。行业正在急速地二八分流,呈现马太效应。被掐住了咽喉的大量底层平台,该如何生存?头部机构又是否会一路高歌猛进?

01 节节败退

监管之后,整个行业都处在夹缝中。

大量小的平台,在持续数月的挤压中,选择了退出市场。

“从年前到现在,消费金融公司消失了三分之一。”罗琦称,他身边很多从事消费金融工作的朋友,最近都纷纷失业,开始找工作。

一些大的公司,都出现了裁人潮。

比如,拉卡拉金融的线下金融部,就被全部裁掉。

而消费金融平台的生存空间,是被点滴挤压殆尽的。

“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缺少资金。”某医美消费分期平台的负责人徐程说。

监管之后,“资金荒”危机加速蔓延,几乎成了压垮他们的第一座大山。

过去最大的资金来源——银行,首先放弃了合作。

“给大型持牌机构的放款量都少了,更别提那些体量微小的非持牌机构了。”某民营银行放款业务负责人称。

“现在我们已基本无法从银行拿到款了,而这不仅仅是我们一家,大部分跟我们同样体量的平台都面临这个窘状。”徐程表示。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断了资金源的消费金融,寸步难行。

“现在只有两条路,要么用自有资金放,要么找私募。”徐程称。

然而无论哪条路,对于他们来说,都满布荆棘。

用自有资金,做不大;用私募,资产成本高。

多位消费金融公司人士反映,目前,部分消费金融公司负债成本已达12%,比去年足足高了2-4个百分点。

这其中,绝大部分成本由民间资金拆借所产生。

即便如此,也没有几家私募机构能够“倾囊相助”。

万家共赢资产管理公司副总陈剑认为,消费金融虽是热点,但也可能是最大的风险点。“私募机构不会在一个风险点上停留太久,之后很有可能会逐步缩减额度。”

除了资金这个“源头问题”难解,后面还有一个“场景难题”。

某消金平台产品负责人姜鹏称,最近他们因苦寻场景,已焦头烂额。

“首先,线下可落地的市场已基本被别人占领了。”姜鹏说。

因此,杀入红海并非明智选择。

他们尝试开发新的场景。

目前,比较火的有信用租赁、员工贷,甚至还有前端时间火热的答题等新场景。

但每个新场景都有自身存在的问题,并没有那么容易落地。

比如,很多员工贷,最后沦为变相的“现金贷”。

很多创新,都是“撞线式”的——他们在不断测试监管的底线。

“很多时候,我们刚把产品开发到一半,一道禁令一下,就只能前功尽弃。”姜鹏说。

在缺少资金的情况下,这些平台的场景落地往往难产。

“自建无能力,借鉴无客群。”某业内人士曾这样概括。

在这样的背景下,大量平台只能缩减成本——而这,很快导致另外一个恶性循环。

“从目前来看,底层消金平台80%以上客源都是非优质的。“某消金平台运营主管王旭答道。

底层平台像吸尘器一般,吸引着劣质流量。

是死亡,死缓,还是起死回生?不得而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