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充电宝周年记:风过后有人止血有人倒地

创业资讯每经网宗旭2018-04-27 09:49

共享充电宝周年记:风过后有人止血有人倒地

2017年3月,继共享单车后,共享充电宝站上风口:资本蜂拥而入的背景下,几个月完成几轮融资就跟玩似的。但在这个风口上,可能“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也可能“北风卷地白草折”。

如今,周年之际,值得一“记”的是:来电、街电、小电宣布盈亏平衡,开始释放出向好的信号;只能一“祭”的是:有些共享充电宝企业已阵亡。

创业者蜂拥而入

2017年3月31日,小电宣布融资,共享充电宝成为金沙江创投朱啸虎继滴滴、ofo之后看好的另一个共享经济项目。朱啸虎公开表示,充电是刚需,未来几年内无法解决这个问题。继小电之后,来电、街电、Hi电等企业相继宣布融资消息,40天的时间里共有11笔融资、近35家机构进入共享充电宝行业,融资额约为12亿元,这是2015年共享单车刚出现时获得融资额的近5倍,其中小电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完成了从天使轮到B轮的3轮融资,Hi电也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完成两轮融资。共享充电宝就这样火了起来。

火热的融资吸引了市场的极大关注,但随后出现的一些行业事件又将共享充电宝推到镁光灯下:2017年10月11日,共享充电宝品牌乐电(LeDian)正式宣布停止运营,随后搜狐科技频道爆出小宝充电、泡泡充电、放电科技、PP充电、河马充电等多家企业相继走到项目清算阶段,曾经位于第一梯队的Hi电则爆出负面新闻,外界对此解读为“洗牌期”来临,对于共享充电宝商业模式的讨论再次热烈起来。

对于外界的质疑,街电CEO原源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显得很淡定:“这些倒闭的企业压根就没起来过,只是炒了一把噱头。”来电科技合伙人、CMO任牧则更直接地称:“它悄无声息地出现,悄无声息地死去,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它们自己知道自己曾经存在过。”同时任牧指出,创业者蜂拥而入也是因为低估了共享充电宝行业的技术难度。

从已经关闭或者传出问题的几家共享充电宝企业的共性来看,其创始人都没有与电池行业有关的基因。Hi电创始人刘文源在接受《创业邦》采访时感叹:“这个事情很多人都觉得门槛低,结果把个人名声还有人脉都搭进去了,拿个几百万,发现事实不是这样的。”

资本回归理性

共享充电宝市场遇冷,除创业者低估行业门槛而导致的失败外,还与资本的态度有关。不得不承认,资本对于一个行业是否能成为风口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从时间上看,共享充电宝并不是一个新鲜的行业:来电科技2014年就已经成立,街电稍晚,成立于2015年,然而在资本进入以前一直默默无闻。

“创投市场,风口又不是电风扇,不会一直吹,一定是吹一阵停一阵,这中间资本起了巨大的作用。”任牧说道。

去年7月前,共享充电宝行业的融资节奏一直都很紧凑,不断有新的玩家出现宣布融资消息,其中就包括后起之秀怪兽充电,然而进入8月后,整个行业的融资频率突然下降。

事实上,截至去年5月、6月,金沙江创投、红杉中国、高榕资本、SIG、红点中国等国内一线的投资机构均已入局,任牧指出,在这种情形下对于后进入的小玩家来说,可选择的投资机构比较少,“他们在市场上已经有了比较好的投资标的。”

同时,共享充电宝市场头部玩家的估值已经相对较高,这使得投资机构更加慎重地看待整个行业——“共享充电宝项目真的值那么多钱?投资机构也会有这样的疑问。”任牧说道。

原源认为,另一个导致投资机构谨慎看待共享充电宝项目的原因是共享单车行业倒闭潮的出现。根据毕马威此前发布的报告,2016年中国风投公司共投出了310亿美元,同比增长近20%,其中大部分流向了共享经济公司。

“共享单车火热的时候资本蜂拥而入,然而2017年经过一轮盲目的扩张,很多企业倒闭,许多资本被套了进去,投资机构对共享充电宝的狂热也慢慢冷静下来。”原源指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