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拜启示录:一局未赢下的比赛 与一个未结束的故事

创业资讯周小丹2018-05-04 10:10

摩拜启示录:一局未赢下的比赛 与一个未结束的故事

2018 年劳动节假期的前一天,摩拜单车的一封内部信公之于众。信中确认的消息,是公司被收购之后发生的最大变动:胡玮炜取代王晓峰成为公司新任 CEO。至此,王晓峰主政橙色单车的时代结束,摩拜完成了自己的代纪更迭,而变化的开端,就发生在美团入场的那一夜。

4 月 3 日,决定美团入场的那个深夜,摩拜单车的创始人胡玮炜并没有与 CEO 王晓峰一起现身位于方达律师事务所的股东会,她选择了在自己的办公室电话接入。窗外飘着一场意外的春雪,在电话的另一边,长达几个小时会议中,摩拜 CEO 王晓峰表现得焦躁不安,现场的人说他在房间里不停地来回踱步,一根接一根地抽烟。

到了是否接受美团并购的最终表决环节。其实几天前的董事会上,创始团队已经一致通过了公司出售美团的决议。现在这场会议里待收拾的,只剩众多股东的利益博弈和分配。

在投票开始前,有人记得胡玮炜突然提出:能不能看看大家的投票结果,最后再做决定?在摩拜,她依然是最大个人股东,持 8% 左右。确实是存在她最后根据投票情况一票定调的可能。

不过身处会议现场的王晓峰严肃地拒绝了她——「这不是儿戏」,同时他也明确了股东会流程不允许在唱票前向在座任何一位成员展示结果,「希望大家尊重规则,不要后悔。」紧接着,十几位股东一一投票。李斌选择弃权,而王晓峰和夏一平投下了反对票。

实际上,胡玮炜确实是最后投票的。投票前,刚刚随王晓峰投下反对票的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突然插话:「玮炜,其实我们都很信任 Davis(王晓峰)。但你是公司的创始人,我们都相信,有你在,公司才能发展得更好。」

李论的话音刚落,胡玮炜几乎没再作一秒停留:「那我投赞成票!」

其实,一切早已没有悬念,根据最后的 77% 左右的赞同结果。胡玮炜即便投的是反对票其实也无法阻止必然的并购。

这是一个曾被无数创业者艳羡的领域,无论 ofo 还是摩拜单车都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时代机遇。特别是曾手握着更强的资本资源、更好的产品、更有经验的团队等一副绝对优势牌面的摩拜,却在两年的灿烂创业历程里,没能赢下这局本应胜券在握的比赛。

为什么?

田园诗般的开局

2016 年开始席卷城市街头的共享单车,从 2014 就悄悄开始筹备。故事的开端早已被人们熟知:女记者出身的胡玮炜在李斌的启发下创办了摩拜单车。公司的初心简单又美好:用产品过硬、富有科技感的自行车解决城市出行最后一公里的难题,「让城市变得更美好」。

不少早期员工还没看到摩拜第一辆自行车,就被胡玮炜「忽悠」进了公司。他们被「胡阿姨」的真诚纯粹和「美好城市未来」所打动。一位老员工在见到胡玮炜之前的三天刚刚入职一家新公司,当来到破败简陋的摩拜办公室转了一圈之后,就火速离职加入了摩拜。

王晓峰经由李斌介绍加盟摩拜之前,胡玮炜正在纠结于第一辆车的设计和量产问题——还没有人设计并生产过「三四年都不坏」的自行车。最终,胡玮炜此前在媒体工作时结识的好友、开云汽车创始人王超出手帮了忙。

王超自己出钱,前后垫付了近 60 万用做研发。他参考了许多汽车设计元素,为摩拜的第一代自行车设计了结实的轮毂、链条和全铝车身。再加上前摩托罗拉工程师杨众杰设计的智能锁,最终,这成为了一款凝聚着摩拜单车最初也是最纯粹价值观的产品,也是后来最为工业设计界盛赞的产品。至今,这辆车的原型还被王超摆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王晓峰的到来,对胡玮炜来说是产品之外的第二个好消息。她曾说,「我只是一个媒体人,做产品、找工厂对我已经是巨大的挑战了……那时候遇到了很多困难,我感到很疲惫。」自称「控制欲一点都不强」的女创始人评价他的搭档,「真的是见过大事、花过大钱」。

王晓峰恰好经历了 Uber 中国从草莽走向辉煌的时期。他为摩拜带来了 Uber 式小步快跑的运营方式和效率,还有 Uber 式的团队荣誉感。半小时一元的定价策略就是王晓峰的主意,在他的统筹下,只要几个人就能开拓一个城市;三两个人搭档,用一周时间、很少预算,就能办一场中型规模的线下活动。

那时的摩拜,流畅得像是一枚浸润满机油的单车轴承。

「从上海的徐汇到黄浦,后来再去北京、广州、深圳,累成狗,但那就是一种开疆辟土的感觉。」再回忆起来,一位老员工的脸还会瞬间明亮起来。几天几夜不睡觉是常事,但满足感也来得实实在在。很多次线下活动结束,人群散去,同事会们就坐在发布会场的地上傻乐个不停。

那时候,没人在意、也没人相信摩拜会在未来变成多大规模的生意。直到 2016 年 B 轮融资时,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认定,这以后一定是个 30 亿美金、甚至 300 亿美金的大生意。随后,熊猫资本领投的千万美元到账,几乎全部被投入到生产线上,以支持价格不菲的单车制造。

那是公司和团队最甜蜜的时期。「就几十个人,也谈不上什么管理,公司发生什么你都知道。」虽然胡玮炜和王晓峰也会在会议上就开城速度、市场活动等等具体事务当着大家的面争吵起来,但多数时候,胡都会尊重王的意见。

那时,融资和薪水都还不是这群年轻人关注的主要消息。他们最在乎摩拜的服务又影响到了多少人。王超记得,后台数据显示摩拜单车完成百次骑行时,有员工兴高采烈地用三张 A4 纸分别打印出 1、0、0 三个数字,大家举在胸前拍照留念;待到这个数据达到 1000 次时,大家还没来得及拍照,后台数字就一下子蹦到了 10000。

照片上的年轻人们开心地笑着,洋溢着亮橙色的光芒。所有人都坚信自己在参与开创一份「伟大的事业」。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