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速中国韩彦:在风口之前投资 投资要做减法

创业资讯创业邦杨绚然2018-05-08 10:27

光速中国韩彦:在风口之前投资 投资要做减法

韩彦说,在早期投资中,做得比较多的是对人的判断,而他看人有三点要求:1.要对所在的行业有较深的见解,了解行业规则;2.要有领袖的气场,能带团队,能招人;3.创始团队的能力要和所做的事情相匹配。

光速中国独立运营之后,首期基金的资金规模是1.7亿美金。截至目前,光速中国共投了19个项目,其中有3个项目上市,2个项目的估值在50亿美金以上,另有5个项目的估值在10亿美金以上。

在中国,能与光速中国匹敌的基金并不多,而能做到这一步,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韩彦功不可没。

他把自己比喻成“紧凶型选手”:前期卡得紧,一旦决定投就会很“凶”。

“眼光独到,嗅觉灵敏”,运满满创始人张晖及小黑鱼创始人严海峰都给了他这样的评价。

在韩彦决定投资时,相关项目大都还处于“风口”之前,有的甚至连产品都还没有成型,这对韩彦的判断能力和风险承受能力是极大的考验。

而从小就是好学生的韩彦在生活中其实并不爱冒险,也许正是因为物极必反,他才形成了颇具冒险精神的工作风格。

初中时,韩彦的学习成绩是上海静安区第二名,后来顺利考入上海交通大学附中、上海交通大学,毕业后进入微软工作,这才开始了他的“叛逆期”:在拿到了几次内部奖获得晋升以后,韩彦“觉得没意思了”,于是离职进入麦肯锡;之后他考虑去麻省理工或者哈佛攻读MBA,忽然又对一眼能看到头的人生失去了兴趣,因此在2008年进入VC行业,从此开始了投资生涯。

现在回想起来,韩彦觉得自己当时那个决定太对了。

虽然一入行他就碰到了金融危机,但那段时间的韬光养晦使得他后续投出了很多好公司。拍拍贷上市时,韩彦心里很感慨,称像看到女儿出嫁。

“我们这个职业就是成就别人。”韩彦说。

人是投资的核心

如今,韩彦每天6点起床,11点睡觉,除了吃饭和偶尔健身之外,工作日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见人。韩彦说他的任务就是把国内优秀的人挖掘出来,无论是投资人、创业者,还是能够帮助创业者的人。

韩彦所投的大部分项目都是从“投人”开始的,在这件事上,他表现出了十足的耐心和敏锐:早在王刚还没有从阿里离职时,韩彦就认识了他;为了打动途家的创始人罗军,韩彦追随他的行程跑了很多次,是最早接触罗军的投资人;猩便利的创始人吕广渝,韩彦也和他认识了5年之久……

4月24日,由运满满和货车帮合并后所组成的新公司——满帮集团(简称“满帮”)获得19亿美金融资,估值超过50亿美金。作为运满满的A轮投资人,韩彦说,满帮是一个具有百亿甚至上千亿美金潜质的公司。

韩彦投资运满满A轮是由天使投资人王刚牵的线,其中缘由是:滴滴融A轮时,正在美国黄石公园森林里买中饭的韩彦接到王刚的电话,说滴滴两天后启动融资,他只找了韩彦和金沙江的朱啸虎聊,让韩彦现在飞回去;韩彦说让王刚等他一周,但王刚最终没有等,选择了朱啸虎的投资。而后来滴滴融B轮时,光速中国内部犹豫了一下,结果被腾讯的马化腾捷足先登,又一次错失了投资机会。这让韩彦“耿耿于怀”。

于是,在王刚作为天使投资人投资运满满时,韩彦果断入局,尽管那时候“互联网+物流”领域还没有进入大众视野。

“我太了解这个团队,也太了解王刚了。”韩彦说。

小黑鱼创始人严海峰曾是途牛旅游网总裁兼COO,他说,当初他离开途牛的消息一出,韩彦就找到了他。因此,后来严海峰创办小黑鱼时,韩彦也成了他见的第一个投资人。

韩彦说,在早期投资中,做得比较多的是对人的判断,而他看人有三点要求:

1.要对所在的行业有较深的见解,了解行业规则;

2.要有领袖的气场,能带团队,能招人;

3.创始团队的能力要和所做的事情相匹配。

“只要符合这三点,就是很棒的创业者。”韩彦说。

在风口之前投资

韩彦投资运满满是出于对王刚的信任,也是出于对于这个领域的看好。他说,当时并没有车货匹配平台,而运满满可以把车和货连接起来。

在此之前,光速中国也一直热衷于投资用互联网技术变革传统行业的项目,甚至把这当成了一个赛道来投。韩彦说,当时没有投资人看跟线下有关系的案子,而光速中国投资了途家、房多多,又孵化了两个互金,后来才出现了“互联网+”这个词。

而之所以选择这一领域,是因为十年前韩彦刚进入VC行业就遇到了金融危机,等到危机过去,电商行业的格局已定:京东已经拿到中期投资;最早的一批互联网公司,如搜狐、新浪、网易等,也都拿到了融资。于是,韩彦开始探索新的领域。最初他们选择了用技术来变革移动互联网广告的聚胜万合(Media V),该公司在后来被奇虎和利欧收购。

韩彦的大部分投资都处在“风口”形成之前”。“我们的风格就是深入了解这个行业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公司很早期的时候,融资的最早阶段进入。我们敢赌的原因是我们判断一旦成功这就会是一个大事情。”韩彦说。

拿途家来说,在其他二十多家投资机构相继递出投资意向时,光速中国早就进入了。

韩彦对行业的敏锐,得益于他在麦肯锡的工作经历。因为受过麦肯锡的熏陶,韩彦最擅长的事情就是选中某个行业后,研究这个行业的“底层代码”:先从上至下,把该行业抽出来放到众多行业以及全球大环境中,看它在全球、中国以及当前时间段的机会;然后再由下至上,通过行业的人或者信号来理解这个行业。“两件事放在一起,就是‘势’够不够大,够不够刺激,值不值得花时间。”韩彦说。

物流、金融、旅游等都是“天花板”足够高的行业,因此必须进入,那么究竟选择哪家公司?韩彦说,要看这些行业里有没有大玩家,他们是什么玩法,有没有系统性漏洞,比如效率不高,没有互联网把信息打通;如果可以用互联网把系统性漏洞补上,就会吃掉前面所有玩家。按照这个逻辑,韩彦陆续投了房多多、运满满、猩便利、拍拍贷、杏仁医生。

韩彦无疑是努力的。在投拍拍贷时,韩彦看领域就看了一年,就拍拍贷这个案子讨论了两三个月,专家就聊了30位。

投资要做减法

光速中国之所以能够精准地投到优质项目,除了对行业的细致观察,韩彦认为还跟他们的克制有关。

和很多基金不一样的是,光速中国始终将主基金规模控制在3亿美金以内。他们认为,这种控制才会保证投资的精准度。“选择做很疯狂的事情,才能放弃那些有利润但可能一般的事情。”韩彦说。在他看来,伟大的事情每年就只有5件,值得投的公司每年只有5家,因为金字塔尖的空间有限。拿电商、Oto O行业来说,目前真正跑出来的也就只有3~5家。

押中A轮是光速中国始终在追求的事情,并且他们大都会选择继续跟投,例如对运满满跟了五轮,对融360跟了三轮,如今对猩便利也是一路加持。其他基金很少这样做,但韩彦认为,这样的孵化过程格外重要。

除了资金支持,韩彦对项目的涉入也较深。投资了猩便利后,韩彦就常常和其创始人吕广渝讨论公司战略、产品调性、品牌等细节。而韩彦和其他被投项目创始人的沟通也基本都保持在每个月至少一次。

当然,硬币的另一面是,因为追求“风口之前”的投资,在投运满满、拍拍贷以及很多案子时,韩彦都是孤独的。“大案子都极具争议,越是大的事情越是疯狂,越是什么都没有。”韩彦说。

尽管韩彦嘴上说人都有犹豫、恐惧的时候,说他面对争议和融资不利的情况也会感到彷徨,但在这个过程中,他从来不曾怀疑自己的判断:“自己做判断导致的结果可以是对也可以是错,宁愿对着错,也不要错着对。”而所谓“对着错”是指该投就得投,哪怕这个案子结果不好;而“错着对”是指对这个案子看走了眼,最后却有所小成。

还不够冒险

再厉害的投资人,心里也有一个自己错过的项目的名单,韩彦也不例外,其中滴滴、美图、快手这三个是让他最心痛的项目。

除了滴滴是因为“爱旅游”而错过,后两者韩彦都认为是因为自己“不够冒险”,尽管在当时看来他已经很大胆了——途家融A轮时产品模型还没完备,光速就投了600万美金;融360的A轮,他们也投了600万美金。

接触美图时,光速中国还处在从全球基金向独立基金转变的阶段。那时候美图的团队只有20人,却做出了三四款拥有上亿用户的产品,韩彦被深深地打动了。但因为价格过高,光速中国内部没有达成共识,错失了这个机会。

错过快手也是因为价格。尽管在快手还在做GIF图片业务时韩彦就和他们有了接触,在快手融A轮时光速中国也是给出投资意向的三家机构之一,但最终还是由于出价不够“狠”而错失。

如今回忆起来,韩彦总结说,投项目要先看事情大不大,再看贵不贵。事实上,在错过美图和快手之后,光速中国不断进行调整,如今,其A轮的投资金额可以达到1000万~1500万美金,比如小黑鱼,就是在没有产品、App也还未成型时拿到了光速的1500万美金A轮投资。“如果当年毫不犹豫的话,美图秀秀和快手都是我们的。”韩彦说。

说到这里,韩彦停顿了一下,笑称:“滴滴可能还是不是我们的,因为我还是爱旅游。”旅游和阅读都是韩彦自我学习的重要途径。他认为,读书可以使人活得更“宽”,而旅游是为了体验各种文化,感受各种思维的冲击,以此来启发自己。

韩彦说,在光速中国成就更多的人,成就足够大的事情,这种快乐“足够厉害”。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