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榆林会客厅--张宗雁:做红酒消费者是我最大的竞争对手

榆林访谈腾讯大秦网2018-05-21 11:12

大秦榆林会客厅--张宗雁:做红酒消费者是我最大的竞争对手

给你一张纸,你会写下哪些标签——关于“红酒”。

高雅、高贵、品位、轻奢、美好、养生、健康、养颜、酸涩、醇厚……

“一种文化、一种幸福 ”是卡菲特上郡红酒的负责人张宗雁给我的答案。(安丽娜)

“因为喜欢要做红酒,因为自信要做好红酒”

张宗雁,生于甘肃长于武威,一个享有"中国葡萄酒城" "中国葡萄酒的故乡"、"中国人参果之乡"等美誉的城市。他说:因为喜欢喝红酒,便投身于这一行。

没错,因为喜欢红酒的文化与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所以,在成为一名红酒企业负责人之前,张宗雁是一名红酒消费者,独立于红酒贸易之外。他的故乡长满了葡萄,记忆中留存了浓厚的红酒文化。

唐诗有云:“贺兰山下果园成,塞北江南旧有名。”自古以来,2003年,贺兰山东麓成为受国家地理标志产品保护的葡萄酒产区之一。“去年,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葡萄酒学院房院长将榆林定位为古长城沿线沙地葡萄酒,公司红酒生产的葡萄原材料采用自建葡萄基地与宁夏贺兰山东麓产区十年以上优质赤霞珠制作而成,七分原料,三分工艺,选材就要用最好的。”他说。

大秦榆林会客厅--张宗雁:做红酒消费者是我最大的竞争对手

“除了您对故乡的情怀和对红酒的喜爱,让您在异乡建立的红酒自信是什么呢?”

“中国葡萄酒市场潜力巨大,欧洲人均红酒消费50升/年,而中国大陆人均消费1.5升/年。葡萄酒产业在甘肃已是政府主导产业,不仅可以带动地区经济发展,发挥资源优势促进产业转型升级,而且农业种植产业可以带动农民脱贫,吸纳劳动力缓解就业,是一举多得的好事。而榆林没有一家龙头型红酒企业,红酒质量参差不齐。这也是我的自信来源之一,所以开拓榆林本土市场势在必行。”

大秦榆林会客厅--张宗雁:做红酒消费者是我最大的竞争对手

“消费者是我最大的竞争对手”

“之前通讯工程专业的学习,对您的事业有何影响?”

“通讯工程所受的教育让我明白做任何事都要抱着严谨、科学、负责任的态度,比如我们选择十年以上的赤霞珠,亩产不超过一千斤,葡萄糖度要在22度以上、精选二十多种中草药为酿酒原材料,不仅如此,做红酒或者任何都要凭心而做。因为丧失信誉就是最大的失败,在我心中,我最大的竞争对手不是别的酒企,而是消费者!”

有37年世界级葡萄酒品鉴生涯的罗伯特·帕克曾说:“葡萄酒是一种消费型产品,是要被消费,而不是被艳羡或放在像博物馆一样的酒窖中收藏着。”对于说不出5种红酒品种的人来说,谈品位、谈享受稍显不足;对于只喝白酒、啤酒的人而言,谈健康、谈生活力不从心。

所以让大众认识红酒、品红酒、懂红酒、喝红酒而举办十几场红酒品鉴会是他每年都要做的事情。

大秦榆林会客厅--张宗雁:做红酒消费者是我最大的竞争对手

“从精神层面打动消费者,让高档酒名副其实”

随着经营与消费的理性,众多的中国葡萄酒企业在做实质量基础上,对其产品进行更深层价值的挖掘,从精神层面打动消费者,让高档酒成为名副其实的高端。而只停留在概念阶段的产品,是要被市场淘汰。这恰如其分地解释了“卡菲特上郡红酒”的命名来源。

正如:波尔多——一座城市与酒的名字,葡萄酒已成为波尔多这块土地的化身并当之无愧的成为波尔多得以文明的世界王牌。“上郡”二字的析出,并与卡菲特并行一体,正是张宗雁对于红酒的喜爱与榆林古城文化的深入理解,并欲传承红酒文化与边塞文化的内心愿景。

我们的谈话轻快简明、不蔓不枝。不满3岁的卡菲特上郡红酒,创办于2015年10月13日,这三年时间充满蓬勃生机与青春活力,已成为榆阳区规模以上企业、榆林好产品 、榆林市科技性企业。这三年,是最好的三年,也是最好坏的三年,遭受过发展难题也遇到过销售困境。但从他不露声色的脸上我竟也看出些许过往的艰难。然而,现在的卡菲特上郡红酒已然是柳暗花明,得到更多人的喜爱。

大秦榆林会客厅--张宗雁:做红酒消费者是我最大的竞争对手

“公司主要生产干红葡萄酒、干白葡萄酒、洋葱中草药葡萄酒等产品。公司年产10000千升葡萄酒、配套种植葡萄2.5万亩。目前卡菲特上郡红酒,跟榆林多家酒店及精品烟酒茶零售商进行长期合作。过去2年,榆林市卡菲特上郡干红葡萄酒成为榆林国际煤炭暨能化装备技术博览会的指定接待红酒,与多家电商进行长期的商业合作,其中阿里巴巴授予榆林卡菲特葡萄酒股份有限公司为全网诚信通“见证”企业。2018年我们计划开发京东电商,利用线上线下推广产品,利用社群营销,创造一个专业的葡萄酒甄选平台,同时也给葡萄酒爱好者们搭建一个交流学习、交友互动的平台并与志同道合的伙伴们将“爱生活、爱健康”积极向上的卡菲特理念传播给更多的朋友 ”他谈道。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