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贷出海:坏账率比国内高三成 半年后过半玩家退出

创业资讯财经天下周刊石万佳、李梓楠2018-06-08 10:27

现金贷出海:坏账率比国内高三成 半年后过半玩家退出

虽然从业者和投资人均对整个东南亚市场表达了长期看好的观点,国内消费金融公司想要进入东南亚市场,还是需要谨慎。“其实到现在,也还是有国内企业来印尼考察。”某印尼现金贷机构负责人Hunter说:“我们也发现有很多已经退回国了。这个市场现在处于一种很有意思的状态,有很多不了解的人觉得这个市场是新的,还在看,但有些行业里的人已经开始往外退出了。”

在他的印象中,从去年国庆开始,国内“友商”开始纷纷到印尼来考察,企业数量在后两个月进入高峰——那时国内现金贷整顿正式拉开帷幕,行业内哀鸿遍野,据媒体及业内人士统计,赴东南亚考察的企业大概有一两百家。今年1月,热度逐渐开始退却,到春节后恢复正常。

如今,热潮已过去半年。企业们有的生根发芽,有的破壳失败。期待与机遇已不再耀眼,扎根和生存才是最实在的。

赚钱?还未到来

晚上9点的雅加达,马路上的车开始变得稀少。在餐馆打工的27岁小伙Iman兴奋地跨上自己刚刚分期买到的人生第一辆摩托,开足马力驰骋。迎着风,他黝黑的脸上挂着兴奋的大笑,洁白的牙齿在黑夜中闪着光。

这是掌众集团今年5月的最新版企业宣传片中的一个片段。这家企业去年10月进入印尼市场,目前已经拥有超过100万注册用户,其中有10万人享受到其提供的金融服务,目前收入已经可以覆盖近200人的运营成本,基本实现盈利。

据前述印尼现金贷机构负责人Hunter介绍,目前在印尼展业的国内现金贷企业大概有四五十家,本土企业约20家,市场还远远没有饱和,但先发优势已经开始体现。“目前国内在印尼的企业主要有三类,一种是去得早、得到资本支持的创业公司,比如我们;另一种是在国内做得比较大的现金贷企业,比如掌众;还有一种比较特殊,是一些传统行业的老板,他们本来就和民间借贷有些关系,也想在现金贷赚点钱。”

但是,赚钱并不容易,据多位在印尼有业务的企业负责人介绍,目前还在印尼的国内企业,大部分还未实现盈利。

“之前上海一家头部现金贷企业,也在印尼做了一段时间,团队有一定规模,但春节之后就撤了,团队解散,都回国了。”Hunter说,“原因比较复杂吧,一个是现金贷整顿后,他们在国内的业务受伤很重,也没有精力去管外面;再就是国外确实比较难做,毕竟是异国他乡,有语言、文化、资源、资金等的障碍,赚钱没有国内那么快。”

另外,小犀财经还了解到,几位此前在国内比较知名的互金领域创业者,在印尼做现金贷的成绩也并不如意。

除前述门槛之外,员工问题也很让国内创业者们头痛,唐牛金融合伙人石杰将其称为自己“在印尼踩的第一个大坑”。究其原因,印尼人口90%信奉伊斯兰教,他们相信自己得到或失去的一切都是真主赐予、命中注定,词典中几乎没有“努力”二字。这让众多国内企业不敢大量招聘当地员工,基本都是将国内人才输出到当地。为此,唐牛金融甚至特地建立了自己的学院,从头开始培养。

然而Hunter的公司在印尼的70人团队却全部由当地人构成,主要是审批和催收两大部门,都是线上完成。虽然说不上勤奋,但印尼人的单纯善良让Hunter印象深刻,而国内员工的高效、刻苦也影响着印尼的同事们。

这也是Hunter的一个“小心机”。他的招人标准极其简单,除了211毕业、英文好、互联网金融背景这些相对常态化的条件外,还有一条“微信回复速度快”,这也是Hunter对同事们的规定。“我们有自己的一套招聘和培养员工的方法,人均产能比较,可能在业内排第一。”这也让公司实现了产品去年8月正式上线,3个月后就开始财务盈利的成绩。

“现在我们有个审批部门的同事,每天早上7点就到公司了。问她为什么来这么早,她说出门如果晚了的话,很容易迟到,所以尽量早点出门。她每天3点钟起床,先祷告,然后做饭、吃饭、带饭,然后去公司上班,每天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我想她有机会当选我们这次的季度之星。”Hunter感慨道。

牌照难得,放款更难

Iman的摩托车价格约合1万元人民币,但他的月薪只有2500元。如果靠自己攒,半年也买不上,而且他从小就没有储蓄的习惯。这与当地人的生活信条相关,他们追求的是“及时行乐”,是“不管有钱没钱回家睡觉。举例说,当地青年一般会发十三薪。拿到钱后,会有大量的人离职,去吃喝玩乐。当钱都花光开始考虑到房租的时候,才开始找工作。”石杰介绍道。

矛盾的是,当地的消费水平较高,与国内一线城市基本持平,但是,印尼人的思想更西化,他们提前消费的观念、意愿更强。

然而这些意愿却远远没有被满足。在印尼,商业银行在金融体系中占据主导地位,但由于地理环境因素的限制,这个“千岛之国”银行覆盖率奇低,信用卡普及率更低,不到2%,且多为1000~2000元人民币,这给了现金贷行业巨大的机会。

另一个优势在于,据品钛集团CEO魏伟介绍,印尼在电信和互联网基础设施方面,基本与中国无异。这意味着,这些年轻人极易接触到互联网金融的服务。再加上国内的经验,企业从最开始就懂得防范欺诈、多头借贷等情况,

但同时,现金贷业务的开展,也有着不可小觑的困难和阻碍。

出海布局,国内现金贷企业首先要符合当地监管要求。印度尼西亚规定金融科技借贷公司放贷利率不能超过2周回购利率的7倍,另外要获取准入牌照,也需要满足一系列的条件,企业需要实缴5000万元人民币以上的资金,登记注册时需持有10亿印尼盾(约合人民币47.2万元),申请牌照时需持有25亿印尼盾;另据石杰透露,当地政府人员办公效率底下、流程复杂,时间成本需要1年左右,而目前申请到牌照的国内企业寥寥无几。

另外,征信和催收也是巨大的难题。据掌众集团相关负责人介绍,印尼的年轻人平均每个人都有2-3张身份证,名字都不一样,这使得在中国最基本的社会实名认证,在印尼都需要琐碎的步骤去完成;再加上岛屿众多、交通不便的特殊地理环境,线下催收在印尼几乎无法进行——这也是小米贷款相关负责人多次考察却迟迟不敢下手的原因。

“骗贷的也很多,虽然还没有那种‘黑产大军’,但也有PS身份证的、买个手机号注册完就打不通了的。所以我们只给有稳定工作的人放款,印尼那边每个工作的人都有工资条,我们还会让他们提供公司的电话,加上其它一些数据和风控模型通过后才给放款。”Hunter介绍道。

掌众集团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他们可以通过收集其它多维度信息进行交叉验证,来确定借款人的身份。“印尼有一个好处是,他们是单一化安卓市场,安卓系统占到99%以上,只要用户授权,信息收集就比较方便,比如谷歌搜索信息、电商购物信息、Facebook上的数据等。”

不过,电话催收较低的催回率只能用收益来覆盖。据印尼某现金贷企业内部人士透露,目前在印尼的现金贷产品日息基本在1%-3%之间,并且会收取月利息20%、30%的“砍头息”,坏账率大概是国内的1.2-1.3倍。

不过在创业者们眼中,印尼目前依然是一个比较健康的市场,因为进入门槛较高,不会变得像国内一般混乱、拥挤,而且依然拥有较长的增长周期。只是,后来者可能已经没有机会了,他们建议把眼光转向印度、越南、菲律宾,甚至巴西、中东等地。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