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林煤”不仅仅是地理标志更是一座灯塔

榆林财经榆林市统计局能源科张甲颖2018-07-14 10:19

榆林,古称“上郡”,始于春秋战国,兴于明清,明朝九边重镇延绥镇(又称榆林镇)驻地,康熙皇帝赐“两守孤城,千秋忠勇”刻碑,有“南塔北台中古城,六楼骑街天下名”的美誉,如此奇特城建,在神州大地实属罕见,这也是榆林成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重要标志。

2018年,我们迎来改革开放40周年,同时也是榆林成为国家能源化工基地的20周年。四十年弹指一挥,榆林从一个默默无闻的边塞小城,成长为陕西最重要的能化基地。这期间,消耗了多少人的青春,多少的自然资源。

一、榆林矿产资源概况

榆林市全市已发现8大类48种矿产资源,尤其是煤炭、石油、天然气、岩盐等能源矿产资源富集一地,分别占全省总量的86.2%、43.4%、99.9%和100%。榆林也是国家规划的十三个大型煤炭建设基地之一,全市煤炭面积占总土地面积的54%,预测储量6940亿吨,已探明储量为1460亿吨,占全省已探明储量的86%,全国的已探明储量的12%;天然气预测资源量4.18万亿立方米,已探明气田4个,探明储量1.18万亿立方米;石油预测资源量6亿吨,探明储量3.6亿吨;岩盐预测资源量6万亿吨,探明储量8857亿吨,约占全国岩盐总量的26%,湖盐探明储量1794万吨。有世界七大煤田之一的神府煤田,有中国陆上探明的最大整装气田——陕甘宁气田。能源矿产资源富集一地,被誉为“中国的科威特”。平均每平方公里地下蕴藏着622万吨煤、1.4万吨石油、1亿立方米天然气、1.4亿吨岩盐。2015年11月7号,榆林市政府责成市煤炭运销管理站成功注册了“榆林煤”产地证明商标。这是榆林煤炭产业发展史上的一件大事,标志着榆林煤炭销售进入品牌化经营的时代。

二、煤炭及煤炭工业发展史

侏罗纪煤田是我市的主力煤田,探明储量1388亿吨,占榆林市已探明煤炭总量95.7%,埋藏浅,易开采,是国内最优质环保动力煤和化工用煤。煤田主要分布在榆阳、神木、府谷、靖边、定边、横山六县区。石炭一二叠纪煤田是稀缺的焦煤和肥气煤,探明储量54.74亿吨,单层厚度15.47米,煤田主要分布在神木和府谷两县。

从历史时期看,煤炭消费量以及开采应用逐年攀升。40年前,1978年我市煤炭产量仅为108.2万吨;1990年,全市煤炭累计产量394.1万吨,比1978年仅增长285.9万吨。从整体上看,煤炭产量爆发期始于2000年,全市煤炭产量首次突破1000万吨,达到1640万吨;2005年进入梯步增长阶段,到2014年受经济影响进入平稳发展时段。

2005年,我市煤炭工业保持了较高的增长速度,实现了具有转折性、历史性的五大突破:一是煤炭产量突破亿吨大关,达到1.06亿吨,同比增长30%,占全省总量的68.5%;二是同年煤炭工业产值突破百亿大关,达到115.56亿元,占全市工业产值的35%;三是税利突破50亿元大关,达到54.78亿元,纳入财政部分为42.43亿元,占财政总收入的62.69%;四是全市煤炭铁路发运煤炭量首次突破1000亿吨大关,达到1102万吨;五是地方国有煤炭运销企业实现税利突破5亿,达到5.21亿元,同比增长13.5%。

2017年,在全国煤炭市场回暖的大背景下,榆林市主要经济指标圆满收官,原煤产量达40015.82万吨,同比增长10.1%,首次突破4亿吨。规上工业累计完成产值4234.64亿元,实现销售产值4090.34亿元,产销率96.6%。其中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完成产值2059.3亿元,同比增长38%,占全市工业总产值的48.6%。

三、“榆林煤”的优势所在

“榆林煤”作为国家地理标志具有以下三大优势:

1.品质优势:榆林煤炭具有“三低一高”的特点,即特低灰(7—9%)、特低硫(小于0.8%)、特低磷(0.006—0.0035%)、中高发热量(6800—8200大卡/千克),其有害元素氟、氯、砷含量特低,与“精煤”各项指标相当,被誉为“环保煤”“洁净煤”。

2.市场优势。榆林煤炭埋藏浅,煤层厚,易开采,储存条件好,煤层总厚度约为15—20米,主采煤层5层,单层厚度平均3—6米,最大厚度为12.5米,开采成本低。境内交通便利,离终端市场近,运输成本低,加之煤质优异,具有明显的价格优势。

3.应用优势。“榆林煤”经洗选后的精煤粉用于高炉喷吹,燃点低、不结渣,可提高生铁质量;作为炼焦配煤,配入5%—7%的榆林煤,可炼制合格的冶金焦;作为液化用煤,煤的转化率高达92.35%,油产率为63.93%,两项主要液化指标较高。

四、“煤老板”应用而生

在陕西这样一个计划经济影响根深蒂固的省份,在陕北这样一个自给自足小农经济传统久远的地域,“榆林煤”的发展便是“煤老板”的发家史和传奇史。在煤炭黄金期,那些少数暴富的榆林人创造着一个个梦幻般的“神话”,似乎拥有煤矿就拥有了挖不完的财富。“煤老板”“煤贩子”“暴发户”成为了走出去榆林人头上的标签,似乎是一夜之间榆林人开始变富。暴富的故事像神话,演绎着一个地区、一座城市快速发展的时代话剧,其间的情节跌宕起伏、生动感人,一如那样热情奔放的陕北信天游。

资源开采国家、集体、个体一起参与,构成了榆林经济今日多元化的发展格局,也成就了一大批“煤老板”,造就了全国驰名的“神木模式”“府谷现象”和“榆林探索”,涌现出了府谷煤业、镁业、化工和神木恒源、陕西北元化工等一大批民营企业集团。榆林非公有制经济占全市生产总值的比重由2005年的30.1%提高到2009年的35.9%;民营经济活跃的府谷县,64.9%的财政收入来自民营经济;神木县70%的财政收入由民营企业贡献。全市非公有制经济增加值由2010年的632.37亿元增加到2016年的1164.92亿元,年均增长12.0%,占GDP比重从36.0%提高到42.0%。到2017年底,榆林全市非公有制经济增加值达到1406.68亿,占GDP比重达到42.4%。

无疑,“煤老板”已成为榆林实现跨越式发展的一支生力军,“煤老板”也只是其中一支引人注目的队伍,“榆林煤”更是吸引了一大批企业航母纷纷开进榆林。延长、陕煤、神华、国电、大唐、鲁能、陕投、华电、美国通用等特大型企业,超亿吨的煤炭生产基地、亚洲最大的天然气净化装置、国内最先进的甲醇生产线、国内最大的煤电一体化火电基地,都落户榆林。这些企业航母,使榆林的资源开发不断向集约和深度转化。

五、从粗放式的开采到深加工

自1999年2月陕西省人民政府批准设立榆林经济开发区(后经国务院批准升级为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以来,到2009年,榆林先后形成了榆林经济开发区、神府经济开发区和榆神煤化工、榆横煤化工、府谷煤电化载能、绥米佳盐化工、定靖油气化、吴堡煤焦化共两园六区,构成了榆林能源化工基地一个“人”字形的千里工业走廊,已实现产值近千亿元。经过近20年的发展,全市共发展形成产业园区28个,有高新技术产业园区、工业园区、农业园区、综合园区和物流产业园区等5个类别,范围覆盖了全市12个县区市,其中包括国家级园区2家,为全市经济社会发展起到了支撑和引领作用。到2017年底,全市产业园区工业总产值达到1501.16亿元,工业总产值占全市规上工业企业产值35.4%。

在过去的几年里,继榆天化140万吨甲醇,延长180万吨甲醇,60万吨甲醇制烯烃、80万吨醋酸,华电2*66万千瓦时电厂,中煤180万吨甲醇、30万吨聚乙烯、30万吨聚丙烯建成投产之后。2017年,榆横至山东潍坊1000千伏特高压输电线路开关站、陕西能源赵石畔2*1000兆瓦煤电一体化3个投资近300亿元的超大型项目同时落地开建。神华集团等中省企业锁定在榆林的投资就有数千亿元之巨。2008年,总投资17亿元的国内最大的“煤焦油”深加工项目在神木陕西天元化工有限公司投产,年加工煤炭210万吨,生产煤焦油50万吨,年产值超过30亿元。2010年延长石油集团在靖边投资1000亿元打造的煤、油、气、盐综合化工园区,达产后年收入达420亿元。大园区承载、大项目支撑的发展构想,在一批批重大煤电一体、煤制油、煤油气盐化项目建成投运中成为现实,全国百强县、西北十强县应运而生。历经四十年的改革开放,榆林人的胸怀一如身边的毛乌素沙漠那样宽广。

六、走出破坏资源发展的老路,打造青山绿水新能源城市

榆林煤作为榆林经济的主要支柱能源,不仅仅是我市的主要能源产品,同时也是我市主要的能源消费品;长期看,煤炭占能源消费的比重处于高位运行。纵观国内省内资源型城市的发展路子,很少有走出“资源枯竭、环境恶化、采空区塌陷、缺乏发展后劲”的怪圈。榆林市势必要从其他同类城市的历史教训中汲取经验,遵循经济发展的科学规律,走出了一条属于榆林自己的发展之路。

附表三数值为榆林是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年度累计综合能源消费量。综合能源消费量指报告期内工业企业在工业生产活动中实际消费的各种能源的总和净值。计算综合能源消费量方法如下:

综合能源消费量=工业生产消费的能源合计-加工转换产出能源合计 -回收利用能源合计。

从表三和表四中的数据我们可以看出,综合能源消费量与原煤消费量都是呈现一种上升的趋势,但是近三年的趋势明显放缓,这主要得益于企业的技改以及政府对煤企发展方向的努力转变;从图中我们可以看出最快速的增长极出现在2010-2015年间,也是煤炭产量增长最快的5年。同时也是榆林这座煤城“黑粗脏乱”的历史时期。这个时期的府谷、神木,许多地方村村开矿、处处挖煤,成为名副其实的“黑三角”,府谷县一度被国家环保总局和六部委挂牌督办,限期整改。在强大的行政及舆论压力下,面对脆弱的自然生态,榆林市对煤矿进行整合,对环境污染进行综合治理,节能减排指标逐一分解到每家企业。榆林市城区和神木、府谷等县城实行集中供热、供水、供气,对污水、垃圾作集中处理。这一工程与榆林的治沙工程同样成为榆林市发展史上值得大书的一笔。资源开发与环境治理实现了双赢。反过来又吸引来了更多的投资者在榆林谋篇布局,投身开发。如今,走在榆林的榆阳、神木、府谷大地,四处可见全封闭的煤矿在紧张生产,没有飞扬的尘土和煤灰。通过煤矿控制室的视频画面,整个生产过程尽收眼底。煤矿生产的文明环保程度,大大超出了人们的想象。这个局面的形成,固然得益于采矿设备的先进和技术的更新,但从根本上却是生产理念的变化。

2015年初,国家推出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历经了资源开发的短暂无序和强力整合,榆林市的工业布局在近几年明显优化,“一煤独大”的格局逐年改观。榆林市推行“煤炭向煤电转化,煤电向载能工业品转化,煤油气盐向化工产品转化”的能源发展路线。重点打造煤电载能工业、煤制油、煤盐化工和油气化工四大产业链。榆林的能源开发正在走出卖原料的初级阶段,迈向综合利用和深加工。产业链在延长,附加值在提高。榆林人在加快经济发展的同时,也在不断从市场经济的泳坛中走向成熟。仅2017年多个煤炭企业进行技术改造升级,共投资91.6亿元,“十三五”期间节能采取地区能耗总量和强度“双控”考核指标,以实现经济发展与环境改善双赢的局面。到2020年,全国的目标为万元国内生产总值能耗比2015年下降15%,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50亿吨标准煤以内。

七、目前仍存在的问题

1.横向与鄂尔多斯对比产品产量与产业结构均有待提升

我市2017年全年GDP完成3318.39亿元,高于全国1.1个百分点。其中802户规上工业企业完成工业总产值4234.64亿元,较上年增长27.6%,位居全省第一。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长5.7%,拉动经济增长3.2个百分点。鄂尔多斯387户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增长7.0%,增速高于榆林1.3个百分点。鄂尔多斯2017年的煤炭产量6.02亿吨,高于榆林2.02亿吨,鄂尔多斯煤炭、精甲醇、聚氯乙烯、氢氧化钠、铁合金、天然气、电石和发电量8种与榆林相同的工业产品产量均高于榆林。但是,横向相比,榆林的产业依然高度集中于能源化工领域。比如北部几大工业园区在煤炭价格低落时一片萧条,煤炭价格大涨时一片繁荣,造成经济发展状况起伏较大。如2017年煤炭价格提高,神木柠条塔工业园区和庙沟门工业园区的营业总收入分别增长117.9%和134%。从我们的相同工业产品产量看,我们与鄂尔多斯还有差距,但我们目前的能源化工产品已经在向精细化工方向转,我们的聚乙烯、聚丙烯的产量已经很可观,而且我们还有丰富的石油和盐业资源,这是鄂尔多斯所不具备的。所以在工业生产方面,应该让我们的能源优势充分发挥力争在“十三五”把榆林建成“高端、清洁、环保、安全”的世界一流能源化工基地,变资源优势为产业优势。

2.非公经济起点低,融资难,后续改革发展动力不足

由于我市非公有制经济起步较晚,起点较低,相对发达地区企业规模偏小,实力弱。2016年西安市的非公有制经济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为52.8%,而我市的为42.0%,且我市非公有制企业多为中小企业,一般不具备雄厚的财力,它的信用地位与社会地位较低,在融资贷款方面难度大,存在机会少、期限短、品种少、担保难、成本高等一系列问题,使非公有制企业很难获得扩大生产规模、调整产品结构及技术革新等方面的资金投入,导致非公有制企业发展后劲不足,抗风险能力弱。

尽管中、省、市相继出台了不少优惠政策,但由于思想观念尚未及时转变,加之政策知晓率不高,使得一些政策没能真正落到实处。部分地方依然存在投资环境不优,行政审批环节多,管理服务跟不上,特别是在资源配置、项目实施、银行货款、政策待遇等方面对待民营企业仍有歧视现象。加上政府对企业的生态补偿力度不够,导致企业对技术投资欠缺后续动力。

3. 产业链结构不合理,人才成为一个大问题

我市煤化工企业主要产出精甲醇以及甲醇的下游的聚乙烯、聚丙烯通用料等,煤化工生产过程中的一些副产品未能有效开发利用,造成污染和浪费,相关企业在产业链的获利空间相对较小,缺少发展高附加值产品的技术和人才。我们榆林具有如此多的资源优势,更应该布局未来,引进高端科技和人才。

八、发展路线和规划建议

1. 合理规划区域优势,以园区为基地建立低碳经济试点区

低碳经济是指在可持续理念指导下,通过技术创新、制度创新、产业转型、新能源开发等多种手段,尽可能地减少煤炭、石油等高碳能耗消耗,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达到经济社会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双赢的一种经济发展形态。欠发达地区在现阶段发展低碳经济,一方面由于正处于工业化初期,摆脱贫困的任务大,加上技术、人才等方面的制约,实施难度很大。但另一方面,中西部欠发达地区具有发展低碳经济的客观需求和巨大潜力,在地域广阔的中西部欠发达地区积极探索低碳经济发展途径,对于加快推动区域经济低碳转型,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发展低碳经济,传统产业中那些需要转变、改造的部分,无疑是个巨大的经济负担。而在欠发达地区,工业化、城镇化的基础薄弱,因而改造的负担小,也就大大降低了改造的成本。

我市能源市场经历了2014-2016年的低迷期,已经逐渐好转,我们应该痛定思痛,下定决心促进榆林产业转型升级步伐。不能在能源经济不景气时,没条件,没市场,没投资;在经济好转的情况下,又想做大、扩充舍不得转。按照“优煤、稳油、扩气、增电、强化工”的思路,扎实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能化产业绿色化、智能化、安全化、集约化水平,力争在“十三五”把榆林建成“高端、清洁、环保、安全”的世界一流能源化工基地,变资源优势为产业优势。

2.解放思想,更新观念,推动专业化、集群化发展并推进混合所有制经济发展。

我们要破除因循守旧,自我封闭的传统意识,树立勇于改革,大胆创新的观念,破除畏首畏尾,不思进取的陈腐陋习,树立不甘落后,加快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观念。加大招商引资力度,加快混合所有制经济发展步伐以推动非公经济发展速度。要树立社会化大生产观念,吸引国内外企业到我市投资开发,带动经济的发展。有关职能部门要降低门槛,以资源引技术,以产权换资金,以时间换空间,以存量换增量,以市场开发带动产业开发和产品开发的路子。同时积极鼓励混合所有制企业攀亲结友,寻求合作,借船出海,借梯登高。引导非公有制企业向科技型、外向型企业发展,努力提高经营管理水平。积极鼓励非公有制企业采用新技术、新工艺进行技术开发和技术创新,抢占市场制高点,不断拓展发展空间,推进新一轮创业。

3. 发展优势产业,培育产业化龙头企业,引入竞争机制。

要立足我市优势资源,打破行政区划界限,培育一批具有地方特色的产业化龙头企业。筛选一批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基础好、有发展潜力的企业,从资金、人才、土地、政策等方面给予重点扶持,使之成为带动区域经济发展的排头兵和产业旗舰。目前做的比较好的除了陕西北元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外,还有陕西羊老大服饰股份有限公司和陕西大地种业有限公司,该2家企业均已荣获陕西省著名商标,成为我市纯羊毛防寒服产业和农业产业化发展的重点龙头企业。加快产业调整,大力推进产业化、集群化、园区化发展。支持中小企业在汽车、能源化工、轻工纺织、电子信息、食品工业、农产品加工、冶金有色、新型材料等工业领域发展配套产品生产,与大企业开展多种形式的经济技术合作,建立稳定的协作关系,形成一批专业化、科技型骨干企业。尊重产业发展规律,加快产业集聚,主动承接大企业、大工业上下游产品的生产,不断提高配套协作水平。要以全市28个产业园区为依托,调整产业布局,促进以非公有制企业集聚为特征的产业集群健康发展。我们可以加快园区产业结构的提档升级,严把入园标准,建立淘汰机制,逐步清理与开发区定位不符、投入产出效益不好、技术含量不高、带动效应不强的企业,保留具有发展前途的企业。

4. 拓宽吸引人才资源渠道,加强人力资源的开发引进,完善人才市场建设,为企业经济发展提供人力资源保障。

实施对投资者及其聘用的技术人员可以将本人及共同居住的家属迁入居住地落户、对我市经济建设急需的其他专业人才,可办理我市城镇户籍等多项优惠政策,吸引更多的人才扎根榆林、建设榆林。我们要高度重视技术的领导性,把技术输出替代资源输出。要建立培养人才激励机制,激发科研工作者的研发热情,为真正有理想、有能力的科研人员建立干事创业环境,不断提升科研技术水平。同时将科研成果与实际应用相结合,使科研成果转化为实实在在的生产力,不断促进我市经济持续、健康的发展。

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黄河在这里拐了个弯,上苍也在这里埋下了历史的伏笔。到了今天,国家大型项目不断投向榆林,在这块古老的土地上掀起一波又一波的投资热潮。我们希望“榆林煤”不仅仅是书本上的一个地理标志,更是一座灯塔,指引榆林人发展榆林,让未来的榆林人为现在的我们骄傲,努力拼搏过才不会后悔。

供稿:榆林市统计局能源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