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溺水事故高发 西安7年来溺亡人数超500人

社会新闻华商报卿荣波 谢涛2018-07-30 07:16

夏季溺水事故高发 警示标识根本管不住野泳者

河长巡查制落实不力 有区域河道经营“抬头”

游客多管理者少 巡查人手严重不足

劝说效果差 违规处罚一年未见一例

每年暑假都是溺水事故的高发期。据不完全统计,2011年以来,西安地区各条河流、水库的溺亡人数超过500人。

华商报记者2017年暑期曾前往沣河、涝河、渭河、浐河、灞河、秦岭各峪口河道以及各水库调查,详细了解溺亡事故原因、事故点现状等问题,并根据专家及河道管理者的意见提出建议,最终促成将防溺水事故纳入基层河长巡查内容。

一年之后,情况如何呢?近日,高温下,华商报记者再次走访全市多条水域,发现相对来说,今年溺亡事故确实有所减少,但下河戏水、野泳者仍屡见不鲜,而河长巡查制在一些区域开展得也并不尽如人意。

>>沣峪口 护栏挡不住下河游人

位于秦岭的沣峪口,可谓是避暑胜地,即便不是节假日,进入沣峪口避暑休闲的人也络绎不绝,由于不少人喜欢进入河道戏水,也存在一定安全隐患。近年来,媒体屡次报道游人在沣峪口戏水溺亡的不幸事件。7月22日华商报曾报道,市民剪断防护网,沣峪河道里挤满了消暑的人群,或站或坐或躺。报道见报后,西安长安区滦镇街办加强了沣峪管理,仅22日就劝离3000多名有意下水的人。

7月24日中午,华商报记者再次来到沣峪,数日前华商报曝光的沣峪口桥头处下河缺口已有专人值守,记者佯装要从此处下河,遭到工作人员阻拦。记者注意到此处河道内,确实无戏水游客。

相对于沣峪口河道内严格的管理,记者又往山里行驶了五六公里,却看到另一番景象。虽然不是周末,但河道内戏水的游人屡见不鲜。在一处缺失铁网保护的河道边,一行近十人,拿着戏水器具从缺口处钻了进去,几名儿童戴着游泳圈,穿着泳衣直接就在河里玩起了水。记者注意到,此处河道内有一处形成了一块小区域的水潭,水潭四周水深约1米,游人们均在这河水清澈见底的区域戏水,然而水潭中间却深不见底,湖面泛着黑色,戏水的不敢靠近。一路驶到鸡窝子处,近十公里的河道内像这样的情景屡见不鲜。河道很狭长,一旦突发山洪,逃生的希望很渺茫。

>>黎塬坪 管得住农家乐管不住游人

在沣峪内,黎塬坪是一处距河水较近、农家乐又相对集中的区域,河两岸没有任何障碍,游客们下河戏水很容易。历年华商报针对水域安全调查时都会对此处进行走访,当地政府也确实有所改变,如给河道沿岸增设铁网护网、安排工作人员巡视劝阻。然而,7月24日,华商报记者走访时远远就看到,河道内黑压压一片,全是戏水的游客。

河水近半米深,河道内的人们有的踩水玩耍,有的戏水打闹,更有的躺在河水中享受清凉,放眼望去,河道内数百戏水者全然无视河道沿岸随处可见的“禁止下河戏水”警示标识。在另一处,一位佩戴红袖标的巡逻员,一手拿着大喇叭一边喊着河道危险劝说着人们上岸,可河道内戏水的人们完全无视。

“两三个人还好喊上来,可这人太多了,根本就喊不上来。”这位已60余岁的老者,对河内戏水的人们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历年汛期,华商报都会关注河道安全,2017年西安市将防溺水事故纳入基层河长巡查内容。今年7月28日,华商报记者和沣峪黎塬坪处的基层段河长取得联系。

“村上一直给农家乐经营者强调,不准他们允许游人下河戏水,更不准在河道内摆摊经营。农家乐经营者相对配合街办和村上的管理,可最让人头疼的是游客,有时稍不注意就有人下河戏水,这人一多,仅靠村上的力量确实也没有太好的办法。”该负责人说,近期,每逢下午2时许,都会出现山间暴雨,确实给防汛防溺亡再次敲响了警钟,“我们将加大巡查力度,动员社会力量帮助监管,遏制游客下水这一情况。”

>>高冠瀑布 河道经营抬头 未见巡查人员阻拦

高冠瀑布景区坐落于高冠峪,以在水域上搭建亲水平台经营农家乐为特点吸引了不少游客。然而河道是用来行洪的,这种搭建在水域上的亲水平台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经华商报报道,长安区政府曾于2016年对这一乱象进行了集中整顿,拆除河道内私自搭建的亲水平台。华商报记者于2017年汛期前往时,这一乱象确实得到了控制。

然而,7月23日中午,华商报记者来到位于长安区鄠邑区分界处的高冠瀑布时看到,河道内游客戏水、农家乐搭建亲水平台的情况又有所抬头。

“能耍水,来么,在咱这吃饭能下水玩。”在华商报调查期间,不少农家乐经营者以能下水戏水、能在亲水平台上吃饭为卖点揽客。“去年和前年管得严,压根就不敢让你们下河,今年稍微松一点。”说着,老板拿出桌子摆在河道内的亲水平台上,稍坐片刻,各色农家菜便摆上桌子。

华商报记者注意到,此时河道内,不少游客下河戏水,其中不乏未成年人。此时河水深约半米,水里的人们玩得不亦乐乎。

当日在华商报记者观察的近两个小时内,在高冠瀑布沿岸随处可见“禁止下河戏水”、“禁止河道经营”的警示标语,但河道内仍有不少游客和农家乐视而不见,也未见任何巡查人员对这些在河道内经营农家乐的行为进行阻拦,也未见有人劝阻游人下河戏水。

据华商报记者了解,高冠峪存在的问题,历年被媒体曝光,又被政府部门整改,却又屡禁不止。“高冠峪是长安区和鄠邑区的分界线,河东归长安、河西归鄠邑,这就造成河东边管好了,和河西边没管好,东边的就有意见。反之西边就有意见,甚至连高冠瀑布景区,都是两家公司在运营,河东一家河西一家。”一知情人说,“长安区曾在2016年汛期大力整顿了河东的河道乱象,农家乐摊主也有所收敛。可由于河西管得不严,东边的一些农家乐为了揽客又开始放任游客下水。你这边不让下水,游客就去河那边下水。”

“像这种整顿河道乱象仅一个区县就要协调多个部门,统一行动。要想彻底管好高冠峪的乱象,就得两个行政区多次联合整顿,难度要比其他水域更大。”另一知情者说。

在此次华商报记者调查中,高冠瀑布的情况确实如此,最为直观的感受就是河西在水面经营农家乐的、下河戏水的明显要比河东多一些。

>>太平峪 “死亡”警告挡不住深潭戏水者

位于鄠邑区的太平峪,同样也是西安市民夏季避暑的好去处。从峪口到太平森林公园十余公里并不急促的水域让不少人为之向往。

7月23日(周一)上午,作为一周内进山游玩人数最少的时间段,华商报记者来到了该峪,令人意外的是,这个时段,进山游玩的市民就已经络绎不绝。太平峪河道许多区域相对平坦,人们可以轻松地从河道沿岸的铁网缺口处钻入河道下河戏水。在一些水域较好的区域,沿岸商户甚至经营戏水玩具,怂恿游客们在此下水。

在一处有深潭的水域附近,路上竖立着一块巨大醒目的警示标语:“严禁下河戏水游泳,违者责任自负,此处已溺亡1人。”而就在河道内,4名成年人正在该处水域戏水,两名女性戴着游泳圈在这深潭中游起了泳。在记者观察的10分钟内,又有6人从铁网缺口处钻入河道下河戏水。

沿路上,河岸边大多路段都有铁网拦护着,但在一些有缺口的地方,游人经此下河仍屡见不鲜,其中不乏未成年人。

华商报记者联系了鄠邑区太平河管理站。工作人员表示,他们管理站工作人员只有十余人、巡逻车一辆。但仅就太平峪而言,从峪口到太平森林公园门口就有十余公里,相对于络绎不绝的进山游客,他们这十多个人要想杜绝游人下河确实太难了。“而且我们还兼顾着管理高冠峪,人手根本不够。”工作人员说,“即便不开展其他工作,仅是治理河道戏水这一问题,十余公里的山路,哪能管得全呀?”该工作人员还表示,除了依靠巡山外,再无其他更好的办法。

>>大峪、小峪 有所遏制 但仍有人下河戏水

2015年8月3日17时15分,西安市长安区王莽街道小峪河村突发山洪,有9人被山洪冲走,救援人员经过两天搜救才找到9名遇难者的遗体,其中8人都是一家人。

今年7月底,华商报记者再次走访事发地小峪以及旁边的大峪。相对于其他几个山峪,大峪和小峪的游客要少很多。“政府不让农家乐在河道经营,更不许纵容游客下河。”小峪的一位农家乐经营者说,“2015年出事以后,政府对农家乐管得比较严。”

沿路进山,华商报记者未见有农家乐在河道经营的情况,但在一些没有铁网保护的平缓水域内,仍有游客下河戏水。

随后,华商报记者在大峪看到的情况和小峪类似,鲜有农家乐主下河经营,但游人下水的情况也并未完全遏制。此外,在大小峪调查期间,华商报记者也未见到任何巡查人员出现对下河戏水进行制止。

>>灞河·蓝田段 密集的禁止标识挡不住野泳者

作为距西安市区最近的一条河流,每逢夏季,不少市民都喜欢前往灞河沿岸避暑纳凉,其中不乏一些下河的野泳爱好者。然而,灞河岸边水流虽然看上去比较平稳,但河流中间水的流速却很快,一些水域的暗潮能很快使游泳者体力耗尽。此外,河里还有大量的水草、泥沙,使得在该河域游泳极其危险。

据陕西境内唯一负责水上救援的消防队——西安市公安消防支队浐灞中队相关负责人称,灞河由于曾经取沙导致河床上有大量深沙坑,河床深浅不一,容易出现漩涡,使人迅速陷入深水区或漩涡当中,造成溺亡。

2014年至2015年,西安市每年的溺水事故基本在七八十起。2016年,西安市溺水事故接处警三四十起,灞河就占了一半。华商报曾对历年的溺亡热线进行了统计,统计数据也证实了这一点:历年野泳溺亡者,灞河要占全市一半。

在此次调查中,华商报记者多次对灞河多段进行走访,确实仍有一些区域存在管理漏洞,野泳者肆意下河。

7月24日,蓝田县华胥镇段的灞河河堤路边,每隔几百米都有“严禁下河游泳 违者后果自负”的警示牌,但很多人并没有把这些警示牌放在眼里。

下午2时许,这一段的灞河里,仍有十多位大人小孩,沿着河堤下面的台阶下到水里,享受着河水带给他们的清凉。

华商报记者注意到,无论是台阶两边还是河堤上,都用红漆写着“水深危险 请勿下河”,但这都无法阻止戏水者下水的热情。

在河堤上,两名女子撑着遮阳伞,还携带的桶装矿泉水,等着给在河里游泳的家人补给。“我们是从城里专门开车来这里游泳的,现在能游的河并不多了,除了这里,还有秦岭山里的峪口也能游,但这能近一点。”一女子说,这里的水比较浅,有1米多,孩子在这里玩,不存在问题。

“你们有没有感觉到野泳存在危险呢?”记者问。这名女子说:“没什么危险啊,最近经常来玩呢!”

沿着河堤路往西南方向走,会看见华胥镇镇级河长公示牌,上面注明这是灞河新街村段,河道长度1.9公里,河长分为镇级河长、河道警长、村级河长。基层河长是责任河道第一责任人,要巡查河面、河岸保洁是否到位,河底有无明显污泥及垃圾淤积,河道水体有无异味等。

华商报记者拨打了镇级河长即党委书记公示的手机号码,但无人接听。又拨打了村级河长即新街村支部书记公示的手机号码,电话通了,但对方说不是村支部书记。

直到拨打了村主任牛远望的手机号码后,才算是和河长取得了联系。牛远望说,夏季是好游者来这里野泳的旺季,这里有工业园区,来这里野泳的多是外地人。当然,野泳是不允许的,所以,镇上和村上就在河道边制作了很多警示牌,但这根本不起作用。渭河流经这里,有坝拦着,河面比较平稳,村干部每天都会在河道边巡河,对清理河道卫生,劝阻野泳者,“只有少数人听劝,大多数人都是不管不顾的,还嫌我们管得宽。”

除了游泳,还有人在这里烧烤、钓鱼、网鱼,单凭劝说,完全起不到作用。牛远望说,有时还需要反复地说,但总觉得对那些人使不上劲儿。 华商报记者 卿荣波 谢涛 实习生 宋昕航 摄影 陈团结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