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二海:低科技创业将结束 现在非创投业寒冬

创业资讯猎云网2018-08-02 09:18

只有硬创新才能跨越魔鬼通道

从事创业投资十五年,亲身经历了创业的潮起潮落,刘二海提出了“魔鬼通道”这个概念。具体来说,很多创业公司所在的领域竞争非常激烈,以近两年轰轰烈烈的共享单车为例,该领域的融资额非常大,企业以超高速成长,两年走过了其他公司十几年走完的路,可以说,共享单车完全颠覆了惯常的创业公司成长路径。作为摩拜单车A轮唯一投资人,刘二海点评:“在这个过程中,企业面临的不仅仅是业务和运营的竞争,还有渠道,公共关系,政府关系,以及融资的全方位竞争,我们把这种现象称作魔鬼通道。网约车、团购、直播、单车,都经历了这样的魔鬼通道”。

刘二海:低科技创业将结束 现在非创投业寒冬

为什么会出现“魔鬼通道”这样的激烈竞争?在刘二海看来,归根到底还是因为企业没有迅速形成竞争壁垒,而市场规模又非常大,会不断吸引新的玩家进场。随波逐流,别人做什么就追着“风口”跑,是不会有什么机会,也很难做出成绩来。创业的主体会慢慢转化成原始创新。

刘二海把中国的创业划分为三个阶段,即启蒙时代,网络时代和硬创新时代。在启蒙时代里,联想的柳传志、华为的任正非敢于尝试和探索,把西方的管理经验与方法与中国的具体现实结合在一起,开创了事业,成为一代启蒙企业家。随后的网络时代,互联网思维开始影响和改变企业运营与管理,即便当时互联网思维并不是被所有人都接受,但对网络效应还是很认同的。此时,VC(风险投资)开始兴起,“烧钱时代”来临。因此,这期间涌现出了一大批企业。

今天,正是从网络时代过渡到硬创新时代的节点。如果依旧停留在简单创新上、停留在自己的舒适区,那就不可避免地落入“魔鬼通道”继续拼杀。“坦率地说,创新都是逼出来的,当你没有那么多资源的时候,只有进行更大胆的创新,包括技术,商业模式的创新。”

聚焦技术与基础设施

刘二海认为,从早年的启蒙时代,到网络时代,现在逐渐进入“硬创新”时代,是时代自身发展到的规律。“分析硬创新时代,我们要回到商业的本质,就是创造价值和价值分享。”

在刘二海看来,价值创造有两个维度,即一横一竖。“一横”是指,自己有独特的价值体系,不会被他人杀死。“一竖”就是竞争,美国黄石公园里的狼群分布每年都会发生变化,每个狼群都在争夺领地,它们必须找到一块不被其他狼群攻击的地盘,这就是竞争。“如果你在‘一横’中的价值很小,就只能在‘一竖’中拼,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会有魔鬼通道,为什么竞争这么激烈,为什么要呼唤原始创新。”

刘二海:低科技创业将结束 现在非创投业寒冬

那么,哪些因素在推动创新?刘二海指出了推动中国创新的四个维度:社会、产业、技术和新模式。在这其中,技术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而由技术驱动巨型产业的变革也是一个很大的机会。“比如我们的‘投资根据地’策略就显示了技术引领产业变革的趋势。以汽车/出行根据地为例,自最早的易车开始,我们在这个领域连续投资了神州租车、途虎养车、神州专车、蔚来汽车、摩拜单车、径卫视觉等一系列优秀创业公司,这其中可以看到共享经济、新能源、人工智能、物联网等等创新科技融合、推动产业发展的脉络。“

技术之外,基础设施也会改变很多东西。以移动支付为例,在便利了交易的同时,还深刻地改变了竞争状态。当市场上只有支付宝这单一工具时,阿里具有支付的绝对优势,没有支付宝连网店都开不了,微信直接瓦解了阿里在这方面的优势。物流也同样。支付有了,物流有了,电子商务就简单多了。

那么,什么是基础设施?支付宝在诞生初期未必是基础设施,但是发展到一定阶段就成为整个社会的基础设施。微信最初也不是,但10多亿活跃用户让它变成了社会通信和沟通的基础设施。“这就说明,基础设施这个机会是不断演进、长期存在的。比如你把信用做起来,也是不得了的事。国外有信用评分,中国的信用的基础设施一旦建设起来,会大大降低系统成本。”

其实,中国制造也是基础设置——成本很低、水平很高。2015年夏天,摩拜单车的创始团队有了做单车的想法,这个时候,必须得有工厂能把车造出来,中国很早就有这个工业基础。同样,网购发展得如火如荼,这背后的基础还是庞大的中国制造基础,如果中国货的质量不够好,价格没有竞争力,怎么可能卖得出去?

今年6月,愉悦资本宣布了对瑞幸咖啡的A轮融资,背后的投资逻辑依旧是社会基础设施的变革。“物流配送和支付发生变化之后,咖啡这个原来一成不变的行业被瑞幸搅动起来了——仅星巴克一家的市值就是900亿美金,咖啡可是一个大行当。美国全部是线下店进行连锁,但今天中国做的是线上+供应链与线下结合,是一种新的业态,和美国的业态不一样。技术引发这样的变化,这是我们特别关注的。”

现在绝不是创投业的寒冬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近期许多知名企业在港股和美股上市的表现都不是很联想,原因是什么?

刘二海:我认为这里面有几点原因,第一是许多创业企业在一级市场呆的时间越长,估值就涨得越高,以前四五亿美元的企业就可以上市了,现在几十亿美元规模的企业去上市也并不少见。第二,一二级市场之间有一个对估值判定的差异,一级市场的估值来自于专业投资人的判断,而二级市场则来自于更广泛投资人的判断,而且二级市场需要有一个价格发现的过程。其实也未必所有企业都愿意看到一上市就大涨,因为这意味着定价低了。第三,企业在一级市场可以融资,也证明今天的私募股权投资体量增大了,而二级市场反而受到一定的挤压。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愉悦资本投资了摩拜单车、神州专车、蔚来汽车、小猪短租、蛋壳公寓、瑞幸咖啡等细分领域比较知名的企业,愉悦资本是如何连续抓住这些”风口“的?

刘二海:我们倒没觉得这些是“风口”,而是遵照自己一贯的打法。第一个方法就是“面向根据地投资”,所谓根据地,就是这个领域足够大,有很多可投资的标的,我们已经在里面投出了数一数二的项目,积累了丰富的人脉和深刻的经验。另一个方法是“伴随优秀的企业和企业家的成长而成长”,在他们的成长中或许会派生出其他的优质企业,比如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他原来是易车的创始人,后来做了摩拜和蔚来汽车,我们就一直会有合作,这是投资非常重要的脉络。还有一个就是“英雄联盟”,我们和大量的天使投资机构和FA建立了广泛的联系,可以发现更多的项目。最后,我们遵循“技术+大型产业”的主线,在这样的主线上再加上对趋势的判断,基本上就跟着这样的脉络去寻找优秀标的。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创投行业经历了前几年的大规模扩张,近期出现了投资和募资的困难,您认为行业是否面临一个拐点?

刘二海:现在市场要去杠杆要防范风险是正常的,市场有竞争有调整也是正常的。在大海里行船,不可能永远像湖里一样风平浪静,有点波动也很正常,但远不到惊涛骇浪的时候,把生产要素回归到市场里重新组合就可以了,至少主流机构是没有问题的,仍然在积极投资。今天企业融不了钱,绝对不会怪VC,因为企业发展得好,融不到资是不可能的。因此,这绝不是寒冬。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