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不要以穿越荒漠为荣 要在水多的地方挖井

创业资讯界面新闻2018-08-07 09:20

创业不要以穿越荒漠为荣 要在水多的地方挖井

7月13号,51信用卡在港交所上市,开盘价8.76港元,开盘后一分钟最高达9.35港元,市值超过108亿港元。在此之前,今年赴港的上市潮中满眼都是北上的企业,而51信用卡算是为杭州创投圈争了一口气。

在上市敲钟的前一天晚上,CEO孙海涛在香港浅水湾的一处别墅中组了个局,邀请了51信用卡的高管以及投资人参加晚宴。盈动资本创始合伙人大象(项建标)也在内。

大象是51信用卡的早期投资人,陪伴了孙海涛6年时光,从窝在杭州城西的一处小酒店封闭式开发第一版App,到如今成功上市。退出后,盈动资本拿到了几个亿的回报。“大象的眼光不错。”有人这样评价。再以后,他又陆续投了in、开始众筹、小电科技、人人视频等项目。

盈动资本有点像是杭州创投圈的门面,虽然成立时间并不算长,但是见证了杭州互联网投资从冷清到热潮再到如今恢复平静的过程。外地来的机构想了解杭州的创业生态,不少都会选择去和盈动资本的投资人聊一聊、拜个码头。近两年来自阿里或者在杭州有不错影响力的人出来创业,大象也总是能收到一手的消息,并赶在别人前面与项目方签下TS,比如让盈动2017年踩在风口上的共享充电宝项目小电科技。

大象和小电创始人谷鬼(唐永波)是老朋友,在项目还只是一个想法的时候大象就参与了筹划。除了是早期的投资人,他几乎全程参与了小电项目发展上的几个重要节点。

在互联网投资领域,盈动作为一家杭州本土机构,近几年成绩还算是不错。但是新基金要崛起并不容易,盈动的发展也并非一路顺遂。

大象在采访中也坦言,这条路走的太辛苦了,“当你什么都没有,没有品牌没有案例很难冲出来,就只能熬。人品、项目是个漫长的积累过程,需要时间,每一步都不能有太大偏差。”大象对自己和盈动的定位很清晰,“我和公司都没有自带光环的出身背景,那就需要更加努力地学习和思考。”盈动资本的员工觉得,大象最舒服的状态是在办公室,如果不出差,大象会每天来办公室,包括周末。在对自己严厉要求的同时,他也给下面的投资经理定了目标,要标签化生存,必须做到垂直赛道全国的Top20。

盈动的官网上这样写着,“只投我们想要的世界”。回顾这几年的投资,大象觉得自己投出了想要的世界。但同时,在构建世界的过程中,也有不得已放弃的东西,他一手操办起来的科技自媒体B座12楼就是其一。从2014年到2016年在杭州创投圈“指点江山、笔耕不辍”的高光时刻,到如今已经几乎见不到踪影,B12算是大象的一个遗憾。

但大象觉得,最好的时候过去了就是过去了,创业没有必要死扛。“不要以穿越荒漠为荣,要在水多的地方挖井,创业者一定要看到赛道势能在哪里。”他和界面新闻说道。

谈51信用卡上市

界面:上市前一天听说你们一起吃了饭是吗?

大象:是的,那天我们在香港浅水湾的一个别墅里面。

界面:有很多感慨吗,孙海涛在饭桌上说了些什么?

大象:没什么太多感慨,就像是办了一场婚礼一样,他没有感觉。

界面:51信用卡让盈动拿了多少的回报?

大象:几个亿吧。我不是上市退出的,我退出的时候其实是最高点。

界面:51信用卡上市前一些讨论是怎么样进行的?

大象:之前我们是比较乐观,因为51的盈利能力非常强,去年就有7.4亿的净利润。在当时比较乐观的情绪下,我们觉得上市可以获得比较好的认购,但是发现在美国新加坡香港情况不是很乐观,现在我们情绪恢复了。

界面:有很多企业选择现在赴港上市,您觉得是什么原因?

大象:最近几年我们的企业都在享受流动性盛宴,这个事情从2010年开始到现在,国家层面的政策导向是收缩的,去杠杆、去泡沫。包括现在的P2P暴雷事件,都是流动性紧缩,再加上贸易战,这两个因素导致整个未来的一两年之内行情不乐观。

谈投资

界面:今年盈动资本在什么赛道上下注?

大象:今年我们比较多的下注是在技术领域,投了比较多的公司。

界面:到现在为止投了多少项目了?

大象:今年总的投资项目不多,统计到现在为止是12个项目,我们和一线机构比起来不行,和我们自己去年同期比起来也少,去年总共我们投了29个,原来我们计划今年是30个,但是现在看来达不到,估计是20出头。

界面:为什么会达不到预期目标?

大象:整个创投市场没有那么亢奋,相对调低了预期,出手会更加谨慎,对手里的筹码更加珍惜了。原来处于更加乐观的状态,觉得对你后续的资金,项目发展状况都会有一个比较正常的预期,但是资本上急剧变化以后我们都会调低目标,谨慎出手。

界面:是指一级市场募资会比较难吗?

大象:其实我们还好,马上会成立新基金,但就算这样还是要留有余地。新基金还是之前的大方向,4个赛道(消费、文娱、互金、2B的企业级市场),还有区块链。区块链是我自己的自有基金在做,已经投了5个,今天刚给一个打了钱。

界面:区块链上您投的标准是什么?

大象:价值。不看眼前能不能ico,我觉得不重要。因为区块链先上市再做事,不像VC是层层验证,一步一步的。区块链项目对团队的判断,对人的判断就特别高。第一个标准是人正,这个里面的骗子太多了,他就是给你讲一个故事,也不管这个能不能真正实现,但是故事听上去是有可行性的,先把钱拿到手。VC行业创业行业真正的骗子不多了,或者我们一眼望去也都清楚,早期投资也骗不了多少钱,最多也就是一千万。但是区块链ico一下子就是一个亿,可能几万个以太坊,价值很大的。

界面:新基金要在已经趋于成熟的创投圈子崛起是不是会比较难?

大象:是的,新的基金要崛起比较难,我们自己崛起也很难,这个路走的太辛苦了。但是每个人的禀赋不一样,比如说元璟,吴妈(吴泳铭)一出手就是高举高打,含着金钥匙出来的不一样,但像我们这样的要走到前面的过程还是很漫长的。

界面:经历了什么样的艰难?

大象:你什么都没有,没有品牌没有案例,

界面:如何冲出来?

大象:就是只能熬,不断积累人品、项目,是个漫长的过程。刚进这个行业没有什么案例和口碑?这个就是需要时间,每一步都要能做好,你每一步都不能错太大偏差。今年我们投的项目挺好的,我们之前投的项目最近也马上要进新一轮。

界面:这个时间花了多久?

大象:很长,因为杭州这个市场一直不温不火,真正热起来是2013年、2014年,在这之前哪个公司拿到融资都是大新闻,和上市一样。有很多VC机构其实都没做起来,有统计称40%多的机构第一次募完资后就没有后续了,第一个基金没有做起来,就没有第二次机会了。

界面:对于新基金来说最大的阻碍?

大象:我觉得没有掌握行业的奥妙是最大的问题,别人会说一些谁都知道的正确的废话,但是你不知道其中的奥妙。这个其实是个人的认知能力没有达到吧。

谈在杭州投资

界面:作为杭州本土项目,会给自己设立目标吗,比如今年一定要在杭州投到什么程度?

大象:具体的项目目标没有,但是我们希望做到外地机构来杭州一定要找我们,杭州市场我们是最了解的,这是我们对自己的希望。现在过来拜码头的机构也蛮多,他们对我们的认知是“杭州投的不错“这样的标签,投了阿里好多项目。

界面:您自己下面的CEO们,是怎么维系关系的?

大象:打德州以及摩托这些项目会增加和创业者之间的沟通交流。我和创业者混的比较近,我带过他们去日本,接下来我们要去芬兰。

界面:有你们投过项目的CEO又给你们那推荐其他人的创业项目吗?

大象:有,这是我们很重要的渠道。去年一年通过这样的渠道我们投了大概4、5个。

界面:如果杭州创投圈大家都各自有紧密的圈子,那会不会导致外面想要打进来的人就比较难,圈子也变得越来越狭窄?

大象:有可能,我自己都觉得新兴的创业者我不是很熟,老的那批已经C轮B轮,新的那批我都接触不到。

谈内部打法

界面:现在盈动的投资是您亲自带队还是权利下放?

大象:那肯定是要下放的,不然吃不消。

界面:现在盈动内部的打法?

大象:四个大方向,消费、文娱、互金、2B的企业级市场,分四个小组,由四个投资总监带领去做,一般一个小组两到三个人。

界面:这些人大多是自己培养还是去外面挖?

大象:以前也尝试过去挖人,但发现最终用的比较好的还是自己培养出来的。互联网新经济早期的打法在杭州本身偏少,反而是我们给杭州市场输送了不少人才。我们这里出去了不少人,但从别的地方进来的人用不上,我也很纳闷,痛苦。所以我们今年去北京设立办公室,现在有三个人在。北京的项目比较多,而且出新讯息比杭州要快。

界面:盈动投资经理如何培养?

大象:标签化生存,我要他一定要做到全国TOP20,比如你做新零售,你如果做不到TOP20,那你就做线下新零售,再做不到就做2B服务的新零售,就是赛道层层收窄,但是你必须在这个领域里是前面的,必须专。

谈风口

界面:你之前有说过风口,“在风投领域,追风口是灾难的开始”,那充电宝也是一个风口,您怎么看待?

大象:就是不要在狂风大作的时候进,十几个团队在做的时候你就不用追了,只有两三个的时候你可以。投资就和冲浪选手一样,他知道这个地方有浪,那他就在那看,当风刚起来的时候他再下水,如果风已经起来了你再进去就没有用了。

界面:小电是怎么投上的?

大象:我们很早就认识了,过年时候我去看谷鬼,他和我说这个东西要怎么做。我们当时就讨论“当单车起来以后,共享赛道有什么事可能的?”他就拿出来和我说,充电宝这个事你觉得怎么样。

2016年底的时候模型做出来了,我们就在杭州的线下门店进行测试,数据量还不错。但事情要做起来还需要背书,我们就找到了朱啸虎、王刚,王刚当时正好来参加老阿里的年会,一聊就可以,朱啸虎第二天飞过来就定了。

界面:另一个风口上,从拼多多的崛起来看,盈动是不是错过了下沉的人群?

大象:好像是。我们把整个中国的阶层分为10分,满10分是现场去看世界杯的一帮人,6-9分是相当于知识付费的人小白领、中产阶级,3-6分是拼多多这个阶层。这个阶层我们不熟悉,对这个市场不了解,我们是完美错过了。但是我们最近投了她拍,也相当于是3到6分的阶层,一个月拿了3轮融资,非常快。

界面:前两年经历一些共享经济、文娱等的热潮,但是2018年直到现在也没有什么很大的风口。你觉得是什么原因?

大象:是的,这和移动互联网进入到一个比较成熟的时期有关,巨头的地盘差不多都切割完成,现在再要起一个赛道比较难。

界面:关于风口你怎么看待?

大象:中国现在就是这样的,一个风口出了大家就一拥而上,资本迅速催熟,马上长出头部,一轮轮加注让你上去,不是非常理性的按你自身的节奏走。比如编程这个赛道,从我们发现到现在才几个月,现在头部项目估值5亿左右了,尾部项目还在苦哈哈融天使轮,那你就不要融了,基本上没有机会了。他融8000万,你500万,你怎么和他打?你只有比他强很多才能冒出来,这就是现状。

不要以穿越荒漠为荣,要在水多的地方挖井,创业者一定要看到赛道势能在哪里。

谈内容情怀

界面:你对媒体也有情怀,比如B12在2015年一度备受瞩目,但是现在几乎不发声了,这是为什么?

大象:因为这个事已经过了,我得出一个结论,在杭州要做一个有全国影响力、独树一帜的媒体,我觉得太难了。

界面:是环境原因?

大象:对,特别是在创投这个行业,杭州的资源太少了。我们当时杭州会议的活动我是保持最高规格,但是我要请一个人来要花很多精力,北京邀请人则比较容易。很累,盈利模式不清晰,还要我们不断贴钱。但是我又不想把这个事做的很LOW,这样我没兴趣。

界面:那你会觉得可惜吗?毕竟B12经过了一个相当有声势的阶段

大象:会的。其实也没什么,因为能力也有限。也试过找人来带,但是最终没有达到预期。这个媒体带有太强烈的我个人色彩,别人很难做好,除非我拿出70%、80%的精力,那有可能。

界面:内容上,盈动现在有做规划吗?

大象:公众号,我们现在在做不正经分享,做到了第五期,后面也会继续做下去。主要是投资和跨界,但是这个背后的肌理是一样的,因为这是一种反叛的、摇滚的极客精神,我想把底层打通,上面的东西可以无限丰富。

界面:这个也是盈动资本对外传输价值观的一个地方?

大象:是的,我希望别人对我们的认知是与众不同的,不然和别人比投资业绩有时很难比出来,我必须有另外的性格。

界面:回过头看,你觉得B12最好时候成功的原因?

大象:还是与众不同,格调,我们的内涵不一样。

界面:外部的内容投资还在做吗?

大象:这个风口现在不是很好,目前少了。

谈个人思考

界面:你之前有说过“投资人应该是思考的”,那现在你在思考什么?

大象:我一直在想投资的本质,快把自己逼疯了,我希望找到那些规律性的东西,但是很难。我要不断提升自己,在认知上有优势,

界面:投资以外的,你的个人生活是怎么样的?

大象:工作和读书占了我生活的80%左右。昨天周末我早上十点多到公司,回到家差不多11点多,然后我就自己一个人在办公室,叫了一次外卖,上了三次厕所,这是我昨天一天。我就是一直在看书思考做笔记,在办公室的状态是最舒服的。

界面:盈动自己的sloagn是投我们想要的世界,那从这几年来看,你觉得是否一直在按这个世界投项目?

大象:必须的,我这么苦哈哈做这个事的动力何在?是真的内心必须要相信的,我投的项目是要符合我想象的东西。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