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一些财力较弱的地方政府杠杆率可能回升

10月14日,央行行长易纲在2018年G30国际银行业研讨会上表示,去年和今年中国整体杠杆率已经平稳,不再快速上升。

从年初的去杠杆,到如今的稳杠杆,是内外部环境变动下的政策调整。我国杠杆率虽仍有所上升,但上升速度明显下降,杠杆率趋于稳定,包括国企、地方政府杠杆率都有所下调。

多位分析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货币政策的调整,主要为满足实体经济融资需求,部分地方政府、民企等杠杆率未来会有所上升。货币政策虽有空间,但积极财政政策应该扮演更重要的角色,重点应放在减税降费上。

从去杠杆到稳杠杆

我国去杠杆取得一定进展,国企去杠杆成效尤为明显。统计局数据显示,8月末,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的国有控股企业资产负债率为59.3%,同比降低1.4个百分点。

易纲在周末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国杠杆率出现结构性优化,国有企业的杠杆率在下降,地方债通过置换等措施降低了成本。

2018年我国整体杠杆率并未下降。社科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最新报告显示,今年二季度末,包括居民、非金融企业和政府部门的实体经济杠杆率由2017年末的242.1%增加到242.7%,上升了0.6个百分点,基本保持稳定。

9月23日,国际清算银行(BIS)数据显示,我国从2016年中期开启去杠杆以来,中国私人非金融企业债务占GDP比重在今年一季度出现回升,今年一季度为164.1%,相较去年年末提高了3.8%。

“总体宏观杠杆稳住,主要体现在国企杠杆没有增加,居民杠杆的增速在放缓,资管新规的出台对影子银行尤其是表外杠杆进行了一定消解,相应风险有所下降,整体宏观杠杆没有明显上升。”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宏观分析师唐建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前几年我国杠杆率上升较快,远远超过GDP增速。现在实体经济杠杆率虽相较去年有所上升,但速度明显放缓,这也是去杠杆的成绩。

9月26日,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三季度例会信号显示,把握好结构性去杠杆的力度和节奏,促进经济平稳健康发展。

部分杠杆率可能回升

今年以来,央行连续四次降准,支持实体经济融资的意图很明确。连续四次降准,也引发政策是否会走向宽松的担忧。

易纲表示,中国广义货币M2的增速目前为8%多,与名义GDP增速基本相当;社会融资规模增速约为10%,也处于合理水平。综合上述因素,可以得出中国货币政策维持稳健中性的结论。

唐建伟指出,当前稳增长和去杠杆怎么平衡,确实是个问题。政府加杠杆稳基建,政府杠杆率会有所上升。货币政策执行上要有堵有疏,当前不宜放松房地产调控,否则房地产泡沫风险会加大,应该将资金引导到回报率较高的行业、民营企业、小微企业、关键领域等。

邵宇进一步指出,随着稳基建政策的推出,一些财力较弱的地方政府杠杆可能会有所提升;现在房地产抑制较为明显,居民杠杆不会快速提升;随着资产价格的下降,民企的杠杆可能也会提升。总体来看,过剩产能领域、基本面较弱的一些地方政府等,可能存在信用风险。

政策重点应转到减税降费

我国去杠杆取得进展,地方债务风险也得到有序防控,后续要兼顾稳基建与防风险工作,对地方政府提出更高的要求。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目前各地正在积极统计隐性债务数据,并制定化解隐性债务的方案。

前些年流动性宽松,资金较多投向地方融资平台,加剧了隐性债务的膨胀。“今年稳基建,主要通过加快专项债券的发行和使用的方式进行。流动性的释放,部分资金自然会流到融资平台,但这轮化解隐性债务工作明确提出不允许进一步加杠杆。”吉林省财政厅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张依群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区别于去年专项债未足额发行,今年国务院明确要求加快专项债的发行。财政部数据显示,截至9月底,地方政府新增一般债券已完成全年计划的92%,新增专项债券已完成全年计划的85%。

“现在地方融资平台的融资环境有所改善,部分平台可以通过贷款、发债等实现到期债务的借新还旧。地方政府在积极制定化解隐性债务的方案,包括划转部分能产生经营性收益、特许经营权的资产,充实融资平台,这样就能不依靠政府信用、而是以市场化的方式从银行借贷。在不增加地方隐性债务的前提下,融资平台融资改善也能一定程度上支持地方基建投资。今年稳基建的财政、债务资金,应该仍是年初确定的额度,年内不会新增资金,政策转向减税降费的空间较大。”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赵全厚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张依群也表示,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积极,主要在于出台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举措,同时需要压缩政府一般性支出,优化政府支出结构等。

10月8日,财政部部长刘昆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全面落实已出台的减税降费政策,同时抓紧研究更大规模的减税、更加明显的降费措施,真正让企业轻装上阵、放手发展。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