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扬:中国股市存在政策市、资金市、监管套利三大问题

企业访谈新京报2018-11-13 17:09

在11月13日的《财经》2019年会上,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指出,当前中国股市存在政策市、资金市和监管套利三大问题,导致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并不如人意,股市没有成为 “国民经济的晴雨表”,也未能提供管理风险的新机制,反而成为风险的触发点。

“政策市”,即股市被赋予太多的政策职能,这些职能不适合由资本市场来承担。中国股市的设立是为了提供一个助力资本形成、引导资源高效配置的机制,但在实践中,它更多地服务于其他政策目的,经常成为“扶贫”的手段,这扭曲了资本市场的功能,使得社会金融资源流向无效或低效率的领域。

一个衍生的结果是,监管部门过于关注股价、融资额、交易量、总市值等指标,并且把这些数据或明或暗地当做衡量股市发展政绩的标准。股市调控中,股指几乎成为唯一的风向标,政策面过于期待牛市行情,使得监管当局的功能、地位、手段及调控政策出现了持续性定位偏差。

股市的第二个问题是“资金市”。设立资本市场是为了筹资,但是没有资金进入,市场反而需要资金支持。股市动态不能够反映经济走势,也不能够反映企业的经营情况,于是便会受到资金规模及其流向的强烈牵引。李扬直言,中国股市从来就不缺钱,缺的只是正常有效的交易机制,缺的是公平、公正、公开的市场环境。将中国股市的问题误判为缺乏资金,从而每遇问题便停止IPO,每遇问题便向股市注资,是历次调控效果不彰的重要原因之一。

第三个问题是监管套利。现在市场已经高度相关联,由于监管的机制还没有全面覆盖整个市场,监管套利成为扰乱市场的最重要因素之一。合作、嵌套、通道、质押等操作,结果都是将信贷资金引向股市,致使股市运行成为中国杠杆率不断上升的原因之一。与此同时,过度监管、监管共振和监管真空并存的矛盾日益尖锐。

李扬提出,解决这些问题,要认识到我国资本市场的发展要符合中国国情,以美国模式为圭臬的思路需要反思。

在处理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的关系方面,中国国情是长期以间接融资为主,因此,筹集长期资金未必要完全通过资本市场,可以通过发展长期信用机构,来解决资本市场的长期资金问题。

其次,要端正理念,发展资本市场是致力于提高资源配置效率。要将股市变成一个追求效率的市场,让好的公司上市,因此要改变以审批为主的监管架构,尽快全面实现注册制,加快不良上市公司地退出制度建设。

第三,要保护投资者,降低市场“赌性”。中国股市以散户为主,要创造一种机制,让散户成为市场的稳定者,不通过反复炒作,而是通过长期持有来赚取收益。这种机制的核心首先是信息披露制度,加大对内幕交易等违规行为的打击;另外要严格要求上市公司实行现金分红,其实现在已经有相关规定,但是大部分公司都不严格执行,不派息或很少派发现金股息。

第四,要做到法制严密,有效监管。首先要尽快完善金融法律,其次要加强监管,充分发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协调功能,另外还需强调,监管机构的重点是监管,而不是把行业做大做强。

李扬表示:“中国的股市已经到了一个关键点,我们希望在这样一次大变革时期,重新规划我们改革路径的时候,我们能够借这样一个机会走上新的发展道路。”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