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容的城市 让人更安心创业

西安日报2018-11-27 14:14

2009年底,从英国曼彻斯特大学毕业回国的时候,班上仅有的几位国内同学都去了北京、上海、深圳这些大城市,只有自带着陕西人“恋家情结”的罗征义无反顾地回了西安。

这些年,供职大型国企、借调政府单位、兼职发起民间海归组织、参与组织青创和海创大赛、成立公司自己创业……和这座城市的各种“近距离”接触,加之工作关系全国各地到处跑,罗征深知西安和其他城市的差距。“那个时候,特别希望看到西安不再是一个跟跑者,而是某些领域西北、甚至全国的领跑者。很高兴现在终于看到了西安对标先进、追赶超越的领跑姿态!”

营商环境变好让我敢创业

创业是罗征一直都有的想法。经常和海归打交道,“看到他们把先进的技术和理念带回来,却常常折戟在本土化的问题上,就想去做一个纽带,把他们的技术、理念和国内的管理方式、人才连接起来。”但这个想法直到今年年初才实现。究其原因,罗征直言不讳:“现在营商环境变好了,让大家敢于迈出那一步!”

在他看来,不知哪天起,各级政府工作人员名片上的“五星级店小二”字样是这个城市变化的开始。“他们更愿意给你留联系方式了,愿意走到一线去招商、去交朋友了。办事的态度变了,更亲民了。”罗征说,“现在,我们也开始对标成都、杭州等城市,开始找差距、向他们看齐,这是非常重要的转变。”

罗征笑称:“以前不光长辈们觉得,一个人要是去创业、当‘个体户’这个人就没前途了。我们这些80后有时也会这么想。”现在市委、市政府对标世界银行标准,不断优化营商环境,出台各种措施鼓励大家去创业,整个城市尊商、重商、亲商、扶商,氛围变得很不一样。“包括千人计划人才、博士等等,各种各样高层次人才创业的很多,这对人的影响是很大的。人家都去创业了,我还担心什么,大家会有这么一个想法!”

作为民间海归组织发起人,罗征身边有一群海归朋友。“以前聚会我们就是吃喝玩乐,看怎么能玩好,大家的心思都在这块。最近两年,大家有一个很明显的变化,聚会都琢磨我们能一起做些什么、能把什么事情做好、咱们做个项目对接会吧这些。”罗征说道。

从曾想东南飞到“城市代言人”

“孔雀东南飞”曾经是西安避不开的痛。去还是留,这种心理较量在罗征30岁的时候也曾冲上顶峰。 “我在29岁末和30岁零一天,心理状态有一个很明显的变化。那个时候,我一直在思考城市发展与个人发展的结合。30岁的时候,我想去深圳。”

关于最终为什么留下来,理工科出身的罗征有一套理性的分析。西安有“一带一路”倡议和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难得机遇,有全国领先的科教、文化、军工资源优势,现在更是扛起了发展“硬科技”的大旗,有了打造“全球硬科技之都”这样深挖优势资源的城市定位和努力方向。“看到新一届市领导对城市的精准定位和一系列战略布局,自己内心对城市的期望又熊熊燃起。”他顿了顿说,“可能还是故土情结吧,我希望她变得更好,也希望她变好的过程中有我的一份努力和贡献。”

这两年,西安各类扶持、优惠政策不断出台,营商环境不断优化,“孔雀西北飞”渐渐不是新话题。罗征告诉记者,“我周围一些民间海归组织的城市会长、代表,以前他们三年来一次西安,现在一年来两次,都想在西安发展中搭上车。北京的朋友依据国家政策第一批下沉布局时,就会来西安。他们最初征求我的意见,我都说快来吧!”言语间是掩饰不住的骄傲。

能容错的城市让人感动和安定

采访中,罗征多次提到一个细节。今年世界西商大会上,省委常委、市委书记王永康说了这么一句话,“我们鼓励创新、支持创业,为成功者点赞;我们包容个性、宽容失败,给受挫者加油!”他说,这句话让他非常感动。一直以来,我们都是胜者文化,“现在社会愿意容错了,这样一来可能大家就更愿意尝试。错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先去尝试,大不了就是失败嘛。”作为一个刚迈出创业步子的人,他感觉内心更加安定了。

对罗征影响深刻的,还有政府管人才工作的一位领导的话:“我们应该做绿叶去奉献,让别人去做红花。花开了,我们也不应该嫉妒”。通过这句话,他想到了自己的创投工作,“有些事情可能我做不到,但却能帮助别人做到,而且要为别人的成功感到高兴。”

11月20日,西安迎来了第70万个“新西安人”。“第70万个新西安人也是海归,看到觉得非常高兴。”在他看来,这不仅是西安户籍新政的里程碑,更是城市以人才影响人才、以人才吸引人才的生动佐证。他坚信,大众创业和留学生创业相结合,本土人才和外来技术理念相融合,城市创业创新的生命力才会更加旺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