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档竞争乱象:“抢票费”上百万才管排片?

娱乐资讯汇总高能E蓓子2019-02-01 11:08

记者 | 刘萱

编辑 | 友子

一份申请暂停密钥的文件,彻底暴露了今年春节档的竞争乱象。

1月29日,《新喜剧之王》发行方联瑞影业向中影发函,申请暂停70多家影院的500多份密钥。一旦生效,从大年初一开始这些影院都无法放映这部周星驰的新片。

有传言称,联瑞影业发起这项申请,是因为相关影院大年初一给《新喜剧之王》的排片不达要求。尽管带着周星驰的金字招牌,《新喜剧之王》大年初一的排片还不到20%,落后于《飞驰人生》和《疯狂的外星人》。

今年春节档竞争史无前例:有8部电影会在大年初一同日登场,势要在全年最金贵的档期分一杯羹。

眼看各路片方挟充足弹药来势汹汹,影院端显然有了更多的谈判筹码。不少发行人士发现,今年一些影院“坐地起价”,往年给的费用已经换不来排片目标了。

一位从事电影发行的业内人士告诉数娱梦工厂,往年发行方给到影院的费用还能直接用于买票房(最终会体现在预售成绩上),但今年这笔钱不管用了,“给到钱也未必能保证排片”。

这是国内电影发行的行规:在发行影片前,发行人员会跟各个影院、影投和院线沟通,希望达到预期的目标排片率,影院如同意这个目标排片,发行方会给影院一笔钱。

“这个费用我们叫‘抢票费’,基本上每部片子都有。发行人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就是送钱。”这位发行人士介绍。

一般情况一家影院的“抢票费”在几百到数千元不等。这笔钱有时会直接给到院线和影投公司,有的则直接进了影院经理、排片经理的私人腰包。今年春节档各电影都给足了“抢票费”,目标是高达30%的排片目标。

但今年这个“潜规则”似乎被打破了。根据业内流传的说法,有影投向《新喜剧之王》要价一百万才给到足够排片,算下来一家影院要价上万,最终片方拒绝支付。

目前暂停密钥申请的进展和后续影响还不确定。联瑞影业31日婉拒了数娱梦工厂的采访,称“不太清楚具体情况”。

春节档竞争乱象:“抢票费”上百万才管排片?

“《新喜剧之王》这个事可以说是价格没谈拢。”前述业内人士表示,“说到底还是发行方跟影院端的博弈,反映了电影市场中发行这一环节的乱象。”

数额翻倍,进私人腰包,“抢票费”却不管用了?

春节档竞争乱象:“抢票费”上百万才管排片?

明明是合作关系,发行方和影院为何会闹得这么僵?

一般分析会谈到两种可能:

1. 影院的说法:发行方要求影城排片达到30%,如果达不到就这个比例,就停密钥,让影院一场都放不了,影院也硬气没答应。2. 发行方的说法:影院向发行方提出,旗下的几十家影院《新喜剧之王》一场都不会排,除非给我一百万,发行方沟通无果,一怒之下停了这70多家影城的密钥。

“做过发行的人很明显就能看出来,事情的真相更接近于后一种情况,也就是影院狮子大开口,无法协商解决后,发行方意气用事做出的激情选择。”前述发行人士表示。

原因很简单:春节期间影院极高的上座率,决定了无论放什么电影都能卖,尤其是刚开始几天,因此影院方的话语权远远大于片方。

但在很多片方看来,前几天起步至关重要。尤其是当电影质量并非无懈可击时,就必须尽可能地抢到排片,利用高上座率的优势,赶在口碑扩散前收割票房。

为了排片,片方也最乐意砸下重金。前述业内人士告诉数娱梦工厂,对于中等以上体量的影片来说,发行费用中最高的两块就是“抢票费”和票补。

“‘抢票费’的预算是发行成本必须做的,像某些大院线的合作门槛最低就是二三十万。”这位业内人士表示,“对一些大型的影管/院线,‘抢票费’一般都直接给总部,单体影院给影院或者直接给影院经理。”

以往给“抢票费”的做法其实就是“拿钱买票”。费用给影城,影城用这笔费用来出票,最终会体现在票房上。

然而今年“抢票费”都进了影院经理私人口袋里,“有的发行方,直接给私人红包,还给购物卡。因为(春节档)竞争激烈,片子多,而且都给钱,价格比去年翻一倍。”

此前数娱梦工厂也从一些业内人士方面听到了类似说法。称今年打点影院的费用在增长。

然而这笔钱却不能保证影院出票了。“有很多影城经理拿了钱却没按照约定给排片。”前述发行人士介绍。

在这位业内人士看来,发行方在影院面前是弱势群体。“正常情况下,拿钱不排片,发行一般也不会找影城撕,因为要维护关系,最多当影城欠自己一个人情。但今年实在压力大,给定的任务太艰巨。”

“发行拼业务能力,也拼歪点子”

春节档竞争乱象:“抢票费”上百万才管排片?

一位上海的影城经理告诉数娱梦工厂,2019年春节档是近五年来竞争最为激烈的一年。

大年初一共有8部影片上映。而截至2019年1月31日,首日排片占比在20%以上的仅有2部,周星驰“招牌”加持的《新喜剧之王》首日排片仅为19.5%。

对比周星驰上两部春节档影片的首日排片,2016年的《美人鱼》为34.1%,2017年的《西游伏妖篇》为33.9%,《新喜剧之王》的排片情况确实不甚理想。

虽说首日排片并不能代表最终的票房成绩,但从去年《捉妖记2》来看,大年初一第一天的票房甚至可以占到总票房的五分之一,其含金量显而易见。对影院来说,春节档也是一年中生意最好的时段,甚至有很多影院春节档这一个月的票房可以占全年票房的20%~30%。

在这种激烈竞争的市场环境下,影院手中握着排片权。为何《新喜剧之王》发行方敢如此强硬?

在这位业内人士看来,是因为发行方看不惯这种给钱排片的乱象。因为在平常档期,很多票房1亿~2亿的中等体量影片的全国发行“抢票费”也才两三百万。

在联瑞影业给出的除密钥影院名单中,星轶的影院占据了其中不少席位,成为此次与《新喜剧之王》发行方博弈的院线代表。

“不过有可能是星轶他们不看好《新喜剧之王》,所以对这个片子要求这么高的排片比例,要的钱(抢票费)就高。” 另有业内人士表示。

周星驰以往的贺岁档影片都是票房冠军,“周星驰现在情况已经变了,之前《美人鱼》和《西游伏妖篇》到后面几天都比较一般。今年我比较看好《流浪地球》和《疯狂的外星人》。”一位上海的影城经理说。

春节档恶性竞争并不只这一个案例。前不久《疯狂的外星人》虐狗事件被“旧事重提”,疑似是“对家故意抹黑”。

导演宁浩不得不出面接受采访否认相关信息,带着几分无奈地表示:“我觉得很荒谬,会遭致这样的误会,但是生活可能就这样。”

“最近说宁浩虐狗的新闻就是典型的‘黑稿’。”前述业内人士也有些无奈,“这年头,干发行的不仅要拼业务能力,也拼歪点子啊。”

THE END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