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里约残奥会。中国射箭选手吴春艳在射箭项目反曲弓混合团体决赛中顶住压力,战胜伊朗,获得世界冠军。

吴春艳,27岁,陕西省三八红旗手,来自陕西省西安市鄠邑区。早在2014年,吴春艳就在全国残疾人射箭锦标赛上打破全国纪录;同年,吴春艳首次代表中国参加韩国仁川亚残会,获得个人铜牌。2015年全国第九届残运会和世锦赛,吴春艳3次摘金,并获得国际箭联2015年度最佳残疾人射手称号。这是我国唯一获此殊荣的运动员,也是世界范围内唯一的残疾人与健全人同时入围参评,并获此殊荣的运动员。吴春艳2016年里约残奥会的这块金牌,填补了陕西省在残奥会射箭项目上的奖牌空白。

里约残奥会之后,吴春艳成了家乡人心中的“女神”,她获得家乡各级领导的接见,村里的鞭炮声也跟着噼里啪啦的响了半个月。每天有很多人慕名来访,看吴春艳和她的金牌,一时风头无两。但是无论观众、粉丝还是家人朋友都很难想象,这位因高烧而无法站立行走的西安女娃如何从一个自卑的病患,变成一个自信开朗的金牌国手,代表国家队征战四方,所向披靡。

吴春艳1岁时发高烧,因为农村条件恶劣耽误治疗时机,落下了腿疾。术后吴春艳仅能依靠别人的搀扶站立,不能像平常人一样走动和正常生活。初中时因为身体障碍,吴春艳自卑到不敢和外界交流,“那个时候我在学校都不敢喝水,有时一天一口水都不喝,因为害怕上厕所。”

13岁时,吴春艳被残联推荐,参加了陕西省残疾运动员招募。在那里她见到了很多像自己一样的人。“跟队里其他人比,我的病算是较轻的,宿舍里的两个室友都比我严重,我会帮他们打水倒水,当时就觉得我还挺有用。”吴春艳渐渐从自卑变得开朗,“进入残联这个集体之后,让我觉得世界上像我这样的人很多,甚至很多比我严重。人家都还活得那么坚强,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起初,吴春艳在湖北练习轮椅竞速。2012年,22岁的吴春艳到陕西省射击射箭运动管理中心参观。射箭队教练慧眼如炬,发现了她在射箭上的潜力。在朋友和教练的劝说下,吴春艳开始为期一周的试练,吴春艳丽调侃道:“本来还犹豫,但教练说在这里训练不需要花费,都是省里负担,我就留了下来。”2012年9月,吴春艳正式加入陕西省射箭队。

除了在国家队集训,吴春艳就在陕西省射箭场训练,日复一日。光秃秃的训练场上立着几个箭靶,训练场边缘有一间简陋的小平房。房间不足7米宽,站了20个运动员。两侧停满了轮椅,连转身都很困难。墙上挂满弓和箭,新学员对着镜子矫正姿势,“老将”们沉肩舒胸,从容射击。“嗖 嗖 嗖——”训练场地里传出一支支箭从窗口射出去的声音。很难想象,奥运冠军是在这样简陋的条件中成长起来。

射完十支箭,运动员们就陆陆续续离开房间,到箭靶处拔箭。然后再回到指定位置开始下一轮练习。拔箭来回一趟约200米,每天早晚各往返30多次。或许对于普通人而言这些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残疾运动员用轮椅助力往返这60趟、12000米凹凸不平的路,已经损耗掉不少力气。途中,大家偶尔会聊上一两句,讨论下技术难点,其他时间都在奋力滚动车轮,争取更多训练时间。

中午12点左右,吴春艳结束了上午300支箭的练习,自己推着轮椅到食堂去用餐。省队没有专门的营养师,更没有传说中的“冠军菜单”,给运动员提供的都是大锅饭。饭后队员们有一项固定活动,就是互相拉伸按摩,舒缓紧张的肌肉。吴春艳说,只有在国家队才会有专门的队医帮队员按摩拉伸,省队不具备这么好的保障条件。

运动员的拼搏生涯就是不断追赶超越的过程。吴春艳在省队两年左右,就被选拔到国家队集训。从省队到国家队,一样要适应和竞争。她说:“我14年在国家队集训。本来在咱们这边训练,队里小考核我一直是第一。但是到了国家队有一段时间一直成绩不好,倒数第一。那时候心情就很不好,当时可能是第一次参加国际大赛,上场有点懵,不太适应。”面对落后的状态和成绩,吴春艳积极找教练指导纠正动作,也通过读书调整自己的心态。

每逢自己瓶颈期、状态不好或者成绩不理想的时候,吴春艳也会情绪低落,但更多时候是不服输。“心情上难过,但是更多还是在心里默默的下决心,想要把自己调整好。”吴春艳说,她经常给自己加练,经常是别人周末离队回家,她一个人依旧“走”向训练场。“前两年去比赛,我觉得只要把自己的状态发挥出来就行了,成绩也不错。随后就慢慢有自信了,奥运会的时候我就说了,我就是奔着奥运会去的!”

尽管说自己就是奔着冠军去的,但是吴春艳内心压力仍然很大,不敢懈怠。因为在奥运会名单确定前,国家队4个运动员竞争1个名额,优胜者才能出征奥运。最终吴春艳凭借出色的成绩和稳定的发挥胜出。

“穿上国家队队服就感觉要上场打仗了,站在领奖台的时候真得太激动了,我就觉得自己这十几年的付出终于有了回报。虽然来得慢一点,但是我还是特别的高兴。”吴春艳回忆那一刻满脸喜悦之情。

家人很支持吴春艳的射箭之路。食宿队里负担,生活支出都是父亲和姐姐资助。刚进射箭队时,父亲鼓励吴春艳:“不管干啥事,都要坚持,都要把它做好。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这句话一直牢牢记在吴春艳的心上。

夺冠之后,吴春艳第一时间给家人发了消息:“我给我姐发了一个微信,本来想跟我爸说,我爸还不会微信。我姐激动得一直夸我厉害,我爸当天晚上就去给我们村里的领导报喜,街坊邻居也都跑来祝贺,连着放了好几天的炮,放了半个月呢。”

提起“户县女神”的称号,吴春艳哈哈大笑:”我觉得挺荣幸,奥运会冠军是给我带来了很多,很多人现在都认识我了。但是对我来说每一次获奖都一样,不管国内外比赛,我都会尽我最大的能力去赛。”

队友们现在都叫吴春艳“冠军姐”,提到这个,吴春艳笑得更爽朗:“整天给我带高帽!我们残疾人心里都很纯,特别简单。训练很枯燥,大家累的时候也会互相鼓励。想拿第一就得练!”

2017年5月,吴春艳将再次参加全国比赛。她满脸自信,“信心还是有的,全国锦标赛对我来说问题不大。我还会继续参加奥运会,射箭对于年龄限制不大,我觉得我再参加两届应该没有问题!”

从里约回来后的这段时间,各种活动、会议、采访络绎不绝,让吴春艳开心之余也有担忧,“很多人慕名到我家去看我,也有媒体想采访我。我觉得非常的不习惯,我觉得我就是一个运动员啊,我就不应该把心思花在这些方面。而且有时候会觉得压力很大,很怕让大家失望。”

吴春艳更想通过自己的经历,影响更多像自己一样的残疾人。前段时间,吴春艳去家乡一所残疾幼儿园看望小朋友。“我自己是这样,我能体会到一个残疾人在社会上怎么看待你,我希望在我自己拿更多成绩的同时,能够感染更多的人。我去看了很多残疾的小朋友,我爱笑,他们看到我挺高兴的,我就希望把我身上的快乐带给大家。”

如果用两个字形容吴春艳的生活,那就是“枯燥”——每天往返训练场和宿舍之间,除了训练还是训练。但是还有两个字可以形容她的经历,就是“超越”——从户县东马营村里的一个残疾小姑娘,到如今的世界冠军,吴春艳用勤奋和汗水,不断超越自己。而在超越自我,追赶未来的路上,吴春艳笑得比谁都自信,都美。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