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30日,由i 创途衍生品概念店、Local 本地 、冇意思超级市场联合发起的“创者之夜 · i 创途衍生品概念店开业特别活动”在 i 创途众创公园举办。香港跨媒体创作人欧阳应霁受邀参加了此次活动,并做了主题分享,为现场观众答疑解惑。

2017年6月30日,由i 创途衍生品概念店、Local 本地 、冇意思超级市场联合发起的“创者之夜 · i 创途衍生品概念店开业特别活动”在 i 创途众创公园举办。香港跨媒体创作人欧阳应霁受邀参加了此次活动,并做了主题分享,为现场观众答疑解惑。

香港理工大学设计荣誉学士及哲学硕士,从事漫画、室内设计、电台电视节目主持、生活饮食专栏等工作,创作有《我的天》、《三七廿一》等知名漫画系列、图文旅游书《寻常放荡》、散文《一日一日》、家居品味书《两个人住》等多部著作。


当我们谈创作、谈创业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香港著名跨媒体创作人欧阳应霁作《本来青花》主题分享

初心未改 邂逅青花

我常常有机会站在台上,但是每一次上台的时候都会问自己,欧阳你在干什么?你的身份是什么?你的角色是什么?过去30多年我一直在追求有趣的东西,在做不同的自己。大家会问我,你是一个漫画家?一个作家?一个厨师?还是一个主持人?我觉得都有,但是没有一个固定的身份。所以有时候就会说自己是一个创作人,创作人是一个相对比较中性的名词,能让自己尽量担当得起。其实所有这些标签,不管是对我还是对大家都不太重要,重要的是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喜欢干什么,目前能干什么,未来能做什么。而在这些事情里,有一个最重要的东西,是初心、初衷,它也正是我一直坚持做《本来青花》的原因。

青花,对于在西安长大的朋友来说一点也不陌生,可能常常出现在大家生活中。但对于我这样一个在香港长大的小孩来说,却是十分陌生。我第一次真正把青花碗拿在手里的时候,是在英国伦敦一个著名的百货商店里。当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如果大家拿起过这样有年代感的碗,应该知道那个份量。当年看到这个蓝白颜色的碗,一下子被它的花纹、釉色、质感吸引过去了,于是在那一刻我决定要买下它。在过去20多年里我们家会经常用到这个碗,现在我还好好地保留着它。

欧阳应霁在活动现场做《本来青花》主题分享

陪伴欧阳应霁四十年的景德鎮青花碗

遇见陈炉 重识瓷窑

四五年前我来西安,认识了Local本地的宋群老师,有一次我跟宋老师还有其他朋友一同从西安前往云岗看石窟。在准备出发的时候,我想起了当年买过的青花碗,因为知道这种碗是在西安旁边一个镇上生产的,便咨询了宋老师,宋老师说是在铜川的陈炉镇,但当时因为路线的原因未能去看一看。

终于在三年前,我下定决心去了一趟陈炉镇,并且在当地买了青花碗。和当年我在伦敦买的碗一比较,感觉真的是不一样,除了碗形一样,气已不在,画功、釉色等等都不一样了。当然造成这些差别也是有种种原因的,主要是现在的窑和过去不一样了,过去是柴窑,现在是电气窑。


我对青花有一个长期的情结,过去20、30年里一直在搜集各种跟青花相关的东西。在上高中的时候,我把准备买球鞋的所有零花钱拿去香港国货公司买了一批景德镇产的青花碗。过去十年里我也常常去景德镇,但再也找不到这样的碗形。在旅行当中也力所能及地搜集各种青花碗,十多年前我在越南一个批发瓷器的小店里买了三个,上面的花纹很灵活、很生动、很有趣,还有各种不同的版本,虽然质地与陈炉镇的相比更粗糙一些,但能用。

25年前我第一次到摩洛哥,在那搜寻了一些青花碗。青花其实也是早期连接两边交流的一个桥梁,所以说那个时期可能是第一代的“一带一路”。在早期中国的各个地方,尤其是景德镇,生产很多带伊斯兰教文字图案的青花瓷,并出口到当年的波斯、现在的土耳其等中亚地区。所以现在摩洛哥作为各种文化的集合地,可以找到比较多的以青花为主,延伸各种色彩的陶器。十多年来我在日本也买过一些青花碗,相对来说在日本能买到一些民用的、价格相对便宜的青花碗。

后来我才慢慢知道我在伦敦买到的青花碗是90年代时因为国家外交的需要,做大规模展览时运出去的一批,而且那也是陈炉镇最后一批在国家体制内生产的青花碗。由于市场经济和社会需求量的减少,以及人们对这些民间工艺的喜爱和重视程度减轻,那些窑都停产变成了个体户,那些青花碗也就没有所谓的经济价值和市场了。


匠心制造 炉火不熄

在陈炉镇我们找到了一家有独立生产经营的作坊,便咨询老板,如果我们想复刻一批青花碗应该怎么做,老板讲了一些细节,关于复刻的过程我们也做了一些记录。后来在家里整理,就发现青花碗有一个最简单的碗形和纹样,当时我想如果现在已经没有师傅能够画出那么漂亮生动的花纹,我就把那个纹样先去掉,留几道横线。

我们去窑里面观摩了整个制作过程,然后生产出了第一批作品,并且在碗口边缘的部分留了个横边,很简约地做了一些小小的改变,但没有改变碗形。除了碗还有盘子,有宽一点的,有矮一点的,也有高一点深一点的。

因为念念不忘,才可以把青花做一些延伸,并努力让它重新出现在我们的日常生活里。我们做了尝试,不是所谓的继承传统、发扬光大,而是希望在现实环境里能留下一些纪念与记忆。青花对我来说,不只是成长环境里的一个产品,我总觉得蓝、白这两道线是贯穿我们整个华人社会饮食文化的一种链接。

同样,我们谈创作、谈创业,究竟是在谈什么?我们要负担什么?要面对什么?要避开什么?我们有这么好的平台,怎么在这个平台上分享得更多、交流得更多?我觉得所谓的创作,是源于做我们喜欢的事情,而这只是一个开始,所以欧阳今天在这儿做了一个这样的开始。谢谢!


现场提问

Q1:

有的艺术家很坚持自己的项目,但是与商业的结合并不是很和谐,您如何看待艺术家对于自己创作水准的坚持和商业妥协的关系?

欧阳应霁:

我的回答相对比较复杂,但我尝试用一个最简单直接的方式,以个人理解的角度回答。

现在大家定义什么是设计,什么是艺术艺术,有很多不同的说法。所以我觉得在定义上面,我们自己可能要先理一理,自己主观上怎么看?如何理解艺术?如何理解设计?

你刚才有提到一个很关键的词就是“妥协”,对于“妥协”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其实它本身也是艺术,如果我们在各种不同的相遇、矛盾、冲突的过程里面,我们要能做好一个有高度的妥协,它其实就是你谈判成功的一种状态。

如果简单地说设计是一个服务,它服务于某一种要求的话,这其实是设计最基本一个的状态,或者是原则。但是在过去理想化的一种艺术状态中,它是比较系统的,从个人出发,不需要服务于别人的,这就是从传统意义上理解艺术与设计的差别。

但是我们生活在目前这个社会,坦白说艺术已经是一个很商业的行为了,所以要打翻对过去的一些定义。若我们把艺术和设计都理解成当代人的一种沟通方式的话,这个边界就开始模糊起来了,两者也就互通成为同一个事情,这个不好那么简单地说明白,但是我现在想提供的是某一种思路或参考,给在座的各位找出一个合乎自己状态的解答。


Q2:

欧阳老师涉足很多领域,那您以过来人的角度,有什么经验教训可以分享给创业的年轻人吗?

欧阳应霁:

作为创作人本身,过去一路走来经历了很多,也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唤醒自己的各种角色身份。时代变化太快,虽然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能力在哪里,初衷在哪里,但是因为整个社会的变化,也包括自己有高有低的各种变化,可能真的是要在每个时期都很准确地为自己定位再定位。这几乎是每天早上起来都要面对的一个事情,我现在在干什么?接下去要做什么?所以要保持一个最轻松的心态,有了这个心态,就更容易在对的时候跟对的人在一起,也比较愿意放下过去所谓的成绩,尤其是看见身边这么多年轻的小伙伴,就会更清楚的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

有的事情真的要放手,让现在的小伙伴继续走下去,如果这么一天到来了,我们是很高兴的,也就真正可以进入退休的状态了。但如果有更多好玩、有趣的想法,也要继续完成我们希望做的事情。现在各个城市的互动越来越密切,各个领域都是很灵活的,这也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


Q3:

欧阳老师您本身就是一位创者,刚才您说每天都会问自己现在在做什么,未来要做什么,但是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很迷茫的事,请问有什么建议吗?

欧阳应霁:

对于做人的迷茫,在不同的年纪都会碰上的。有一位朋友从工作到恋爱到生活这样做一个连线,这对我也是一个很大的启发。有些时候如果我们面前是一个坑,我们愿意掉进去,那就注定是一路的迷茫;但是有些时候换一个观点,把一些不相关的事情放在一起连成线,哪怕仍是在同一个路上,也会让你从固定的迷茫中跳出来看远一点。

当然,这也要看个人的敏感度、适应能力和转化的速度,对自己越清楚、越认识了解的人,在这方面会比较容易走出自己的路。迷茫是注定的,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一个问题,只是说你怎样可以有这个能力站得远一点、高一点。反过来看其实也没什么,不要太把它当回事,同时要重视自己情绪的变化,用足够的敏感,让自己继续往下走。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