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北高原建起“阳光银行” 延川千户脱贫摘帽

划重点:

1.“光伏发电站不像种地需要整天操心,放在那里年底就有钱打过来,就像家里的银行一样。”梁家河村村民符金芳感慨地说,光伏发电站让她家有了一个长期、稳定的收入来源。

2.村民刘延军透露,自家现有15亩果园,去年收入达到17万元。不仅还清了当年因病欠下的十多万元债务,还在自家窑洞前的空地上建起了6间平房。

3.返乡创业的张智发说,他种的辣椒按现在的市场价算,一棚能卖到4万元。“刨去本钱和人工,还能剩下3万元,这比在外面打工强太多了!”

划重点:

1.“光伏发电站不像种地需要整天操心,放在那里年底就有钱打过来,就像家里的银行一样。”梁家河村村民符金芳感慨地说,光伏发电站让她家有了一个长期、稳定的收入来源。

2.村民刘延军透露,自家现有15亩果园,去年收入达到17万元。不仅还清了当年因病欠下的十多万元债务,还在自家窑洞前的空地上建起了6间平房。

3.返乡创业的张智发说,他种的辣椒按现在的市场价算,一棚能卖到4万元。“刨去本钱和人工,还能剩下3万元,这比在外面打工强太多了!”

陕北高原建起“阳光银行” 延川千户脱贫摘帽

 从去年12月以来,延川县杨家圪台镇梁家塬村村民梁世杰有了一个习惯,每天有空了就会去看看山头上的光伏电站。“太阳晒着就能发电,不用人操心,咱农民也可以按月领工资。”

延川县杨家圪台镇梁家塬村的光伏发电站(图:腾讯大秦网 马楠)

在离村委会不远的山坡上,一座规模240千瓦的光伏电站已经建设完成并投入使用,一排排整齐的电池板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光伏扶贫正让越来越多的贫困户享受到“阳光”的温暖。

梁世杰所在的延川县是新一轮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2015年以来,在精准扶贫的政策背景下,累计脱贫5569户共计15970人,相继16个贫困村“摘帽”,预计到2018年底实现全县整体脱贫。

“就像家里的银行 每年能分3000块”

8月2日,延川县文安驿镇梁家河村。

站在自家宽敞的小院里,48岁的符金芳可以望见门口大片的薰衣草,修葺一新的马路直直伸向村口。

符金芳住进了新窑洞,过上了好日子(图:腾讯大秦网 田野)

“和几十年前相比,现在的日子就是小康生活,是天上与地下的差别。”

符金芳的感慨来源于山头上的光伏电站,“过去种地都是靠天吃饭,没有啥稳定的保障,现在每年单靠光伏电站就有稳定的3000元收入。”

在符金芳家的墙上,贴着一张显眼的“勤劳致富户”标识,标识旁边清晰地记录着她家这些年来逐步脱贫致富的经历。

符金芳和丈夫、大儿子在制作番茄酱(图:腾讯大秦网 田野)

符金芳全家五口人,儿子患有小儿麻痹,一家的营生全靠她和丈夫勉强支撑。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她找到了一份花卉公司的工作,每月的收入可以补贴家用。“今年5月又给涨了300块钱哩,这个营生好!”

前些年符金芳一家从山上的土窑洞搬下来,盖起了现在居住的新房,环境和生活质量大大改观。“去年一年下来能挣两万来块钱,年底还有光伏发电的分红呢。”

“光伏发电站不像种地需要整天操心,放在那里年底就有钱打过来,就像家里的银行一样。” 符金芳说,光伏扶贫一次投资,至少受益20年,是一个长期、稳定的收入。

梁家河村山头上的一排排光伏电池板(图:腾讯大秦网 马楠)

31个村建成光伏站带动928户脱贫

如今,文安驿镇梁家河村的山头上,有着不下几十亩地的光伏发电站,帮助贫困户们增收。

“今年还有31个村即将建成光伏电站,可以直接带动928户贫困户脱贫。”延川县老区扶贫开发局局长高焕武说,光伏扶贫很适合现在的农村,在大批老人留守时候,这种增收方式显得行之有效。

光伏电站为延川县的贫困户们带来了希望(图:腾讯大秦网 马楠)

高焕武说,光伏扶贫不依赖劳动力,也不需要贫困户投入资金,只需要把土地资源变成资本入股,就可以每年拿到定额收益。“这是当前农村最好的扶贫方式之一,当年建成当年见效”。

对于占地面积较大的光伏电站而言,光照强烈的陕北黄土高原无疑是一片“沃土”。然而,近些年来日趋凸显的土地和环保问题,也是摆在高焕武面前的一道难题。

“农村里现在大部分的土地不是农田就是林地,光伏电站的选址还是比较困难的。”在基层扶贫干部眼里,选址就是在金山银山和青山绿水之间寻求平衡。高焕武指着地图说,光伏电站会尽量避让河道、林地等区域,确保选址是非基本农田、非林业用地、非绿化用地及其它项目规划用地等,而且在铺设光伏电站的同时县上也花了很大精力用于保护和恢复植被。

贷款8万 15亩果园一年收入17万

“快走投无路时,赶上了精准扶贫。”58岁的杨家圪台镇上大木村村民刘延军觉得自己很幸运。

多年前,因一场大病加上两年冰雹灾害,刘延军家入不敷出,被村上定为建档立卡贫困户。

刘延军依靠种植苹果摘掉贫困帽(图:延川快讯)

那场遭遇,刘延军记忆犹新:“苹果苗木种下,要四五年才开始挂果,可等快有收成的时候却遭遇了自然灾害,不仅没有增收,积蓄也都赔了进去。”

在这个节骨眼上,镇政府率先帮村里修通了生产道路,并给果农们发放了修剪工具、苹果肥、大型喷雾器以及防雹网等,刘延军也顺利贷到了8万元创业扶贫款,准备再拼一次。

道路的修通让刘延军家的农用三轮车能直接开到果园(图:延川快讯)

“以前村上没有产业路,农用物资只能依靠肩挑手提,数百担苹果只能人工搬运,非常不方便。”刘延军指着山上新修的产业路说,现在农用三轮车、摩托车都可以直接开到果园,农资运到山上,水果拉回家里,彻底告别了肩挑手提的苦日子。

与此同时,镇政府隔三岔五地邀请农业专家来村里讲课,给村民们传授专业、科学的种植管理技术。这些年来,刘延军按照专家传授的方法和经验管理苹果,结出的果子又大又甜,价钱也是直线上升。“去年有一颗1.5斤的苹果,在延安拍卖了800元呢。”

刘延军家的苹果又大又甜,品质的保障也让果子价格逐年攀升(图:延川快讯)

现在,刘延军有15亩果园,去年一年收入达到17万元。不仅还清了当年因病欠下的10多万元债务,还在自家窑洞前的空地上建起了6间平房。

这几年,刘延军不仅提升了苹果品质,还让女儿利用互联网干了电商。“最多的时候,我拉着100多箱苹果去发快递,增加了不少收入哩。”

今年2月,刘延军被延川县评为“脱贫之星”(图:延川快讯)

刘延军的脱贫经历可以说是延川县精准扶贫的一个缩影。

“政府搭台,贫困户唱戏”。高焕武说,贫困户才是扶贫的主体,现在不光要扶贫,还要扶志、扶智。不仅要实现物质脱贫,也要实现精神脱贫。

目前,延川县根据全县资源和实际情况,制定出了“中西苹果、东部红枣、川道大棚、沟道养殖”的路线,辅以中药材、食用菌为代表的特色产业,让农民依靠土地切实脱贫、增收。

回乡发展 “比打工强太多!”

傍晚时分,刚刚在清涧批发完辣椒的张智发开着一辆长安欧诺小汽车回到自家的大棚前,这已经是他第五次去清涧卖辣椒了。

张智发说,只要他的辣椒一到市场,立刻就会被抢光,按照现在的市场价算下来,他的一棚辣椒今年能卖到4万元。“刨去本钱和人工,还能落下3万元,这比在外面打工强太多了!”

31岁的张智发是贾家坪镇刘马家圪塔村村民,曾长期在外打工的他对于回乡发展颇有感触,“以前在外打工,辛辛苦苦一年下来还攒不下多少钱。离家远,也照顾不上老人孩子。现在在村里发展产业,一切就都解决了。”

张智发在自家大棚里忙碌,如今已是村里的致富带头人(图:延川快讯)

前些年,村里要发展大棚产业,张智发知道这是脱贫致富的大好机会,但自己又不懂种植技术,更何况城里虽然赚的少,就业机会还是比较多。犹豫了很久,他始终下不了回乡的决心。

村支书和第一书记知道后,专门给他做思想工作,并有县农业局、县蔬菜站提供技术支持。于是他放下包袱回村,准备大干一场。

“当时没经验,头一茬的小瓜得了白粉病死了一大半,但也有了28000元的收入。”这让张智发有了些信心。喜欢思考的他跟专家学技术、总结经验,种植番茄、辣椒等蔬菜,通过市场零售、棚区批发、微信促销等手段,去年收入7万多元,一跃成为村里的致富带头人。

在批发市场上,张智发种的辣椒可是抢手货(图:延川快讯)

 “像张智发这样愿意吃苦、有想法的年轻人现在很少了,能够克服外面世界的干扰,回家创业,我们村里是大力支持的。”刘马家圪塔村主任王军民说,乡村振兴离不开年轻人,他们才是村子发展的中坚力量,也希望通过张智发的致富带头,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回家创业。

聚焦“产业兴旺” 全力推进延川脱贫摘帽

“扶贫主要的抓手在产业。”延川县老区扶贫开发局局长高焕武说,延川县是一个传统的农业县,所以还是要坚持以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农村发展为目标,依靠农业实现脱贫。

2018年,延川县在聚焦“产业兴旺”上下了大功夫,概算投资11.9亿元,计划通过23个农业产业开发类项目,继续壮大农业产业,实现质量效益双提升。截至发稿前,延川县新建成日光温室大棚30座,拱棚390座,旧棚改造120座;全年挖改老果园10000亩任务已全部完成,计划新建5000亩果园,目前已完成2000亩;5万亩中药材已全部种植结束,其中板蓝根长势喜人……

延川县老区扶贫开发局局长高焕武(图:腾讯大秦网 胡聪)

“针对延川的现状,我们也制定了适宜的打法和思路。”高焕武说,精准扶贫既要注重治本造血,同时也要注重扶志扶智,激发群众脱贫内生动力,让群众有产业、可分红、能就业、有保障。

三年来,延川县累计实现5569户15970人脱贫、16个贫困村退出,贫困发生率为5.76%。2018年,延川县计划将剩余47个贫困村全部退出,实现整体脱贫摘帽。

Copyright © 1998 - 2018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