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手记 文/放课后老少年

进入正月,走进关中的农村,锣鼓一阵阵响,社火一队队舞。随着地域的变化,社火的表演风格和内容也在变化,当下流行的有地台社火、车社火、马社火、血社火等等。

我刚到麻夫,碰巧遇见午后在村委会大院排练,锣鼓声一响,全村人陆续汇集到院子中,大人排练、小孩们凑热闹嬉戏、老人们坐在太阳底下观看排练,宁静的小山村立刻变得热闹祥和。是社火,影响改变山村人的生活。

演社火的道具,有些是藏在山里草堆里躲过文革的破坏的老古董,有些是村民自己做的简单道具,化妆和存放道具服装则在村外的狭小庙里,这丝毫不影响他们对社火表演的认真和严谨。

村里负责传授社火的刘栓海老人讲,他记得从他向上四代师傅的名字,但他现在还没找到村里愿意学社火的徒弟,现在的年轻人都进了城,过年回来只是为了凑热闹,因为年轻人不热爱社火,所以教过几遍还记不住。他怕传承一千多年的社火就在这一代没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