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手记 文/凯尔

在西安郊区,每天天不亮就聚集着一群农民工,他们大多来自城市周边的区县,有因城中村改造失地的农民,也有在农闲时间专程到城市里打工的乡村农民。他们以找零活为主,主要从事维修、粉刷、打扫卫生等一些短平快的杂活为生。

找活不分春夏秋冬,不分时间早晚,不分老幼和男女,有时候下雨天他们也会早早赶到市场等候,很多是携家带口在市场找活。找活主要以等候为主,他们会自发地聚集在一个区域内,等候需要劳工的人出现。城市里有需要的人,可以在这里轻而易举地找到需要的劳力,经过讨价还价后才能达成口头协议。由于干活时间很短,大多是在一两天内能完成的,所以雇佣和被雇佣之间不可能签署没有任何劳务合同,由于缺乏必要的保护,干活中出现的伤亡事件,基本上靠个人私下协商解决。每个农民工每天的劳务费大多在100到150元不等,有时候活少的时候,他们也会视情况降低劳务费。毕竟生存是主要的,能挣到钱才能确保不饿肚子。

在市场找活的人,大多居住在周边的城中村,一间几十平方的房子每月租金大约200元。也有临时居住在市场周边的5元店里。吃饭基本都是就地购买,每天在街上小店内购买一些简单的食物充饥。每逢有人前来找活,他们会一拥而上,把前来找活的人团团围住,纷纷咨询,争相要求前往。一个活经常会有几十个人争抢,互相各不相让,有时候言语不和,也会引发冲突,激烈的时候双方都会被打的头破血流。在市场了的很多人已近习惯这种场面,劝架的只有几个人,大多是围观或视而不见的。

面对这样一群人,我们大多是匆匆的过客,很少有人去为他们停留和关注。不是因为没有价值,而是因为我们有一种天然的担忧和惧怕。担忧是否被理解、接纳和配合,这种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一个和他们毫无关系的人突然闯入他们的生活,本是简单的等候或寻活自然就会变得不那么简单,自然也会引起一些列的反应。如果你具有天然的职业习惯和本能会使你忘却这些顾虑,促使你介入其中,等真的介入之后,你很快会就会发现,他们虽然会因为你的到来出现不安和不解,有的甚至还充满着敌意,但大多还是非常友好的,这到让我减少了不少顾虑。 虽然你会经常被问及来这里的原因,但至少可以有交流或深入的缺口。随着采访和拍摄的深入,你会觉得每个人身上都有当今社会变革的身影和痕迹,每个人都有人性中那些闪光和优良的一面。

作为摄影者,我们不能会忘记在社会转型期那些先贤们给我们树立的榜样,他们不随大流,从不盲从,大多以一种客观和认真的态度积极思考和探索着当下前行的中国,更多地从社会层面上深刻记录和刻画着发生的一切,正因为如此,他们的作品才能真实记录或捕捉到当下中国最底层人的生活状况,这种始终保留着自己的独立的行为和思想的精神非常值得我们摄影人学习和效仿。将近一年的跟踪拍摄,让我悟出来了一个道理,介入越难的人群和越有难度拍摄的题材,越有记录或拍摄的价值。这组照片因为出稿的需要,只是其中的一个小小的缩影,还有大量不为人知的记录未能展现,相信这些作品,会成为转型期的中国社会农民的真实写照和历史记录,期待着有一天真的能公布与众,让更多的人了解、认识和接纳这个群体,实实在在为这些人群寻找一些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