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某的遗体裹着厚厚的棉被,摆在一楼冰冷的楼道中,她的丈夫怎么也不愿意相信,在医院工作的妻子竟然会煤气中毒身亡。张某和丈夫来西安打工已经10多年了。三年前,他们搬到了雁塔区永松路白家村19号的一个出租房中 …[详细]
根据调查统计的情况来看,煤气中毒呈现几个特点:从地域上看,多发生在城乡结合部、老的居民小区、出租屋。从中毒人群来看,主要是外来打工人员、低收入者以及独居老人…[详细]

外来务工生存调查之社保

 参加社会保障的比率低
    由于受社会保障覆盖面以及收入水平的限制,低收入者根本没有余钱交纳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调查结果显示,被调查者仅有37.2%的人参加基本医疗保险,有34.6%的人参加社会养老保险,有近三分之一的人因“无经济能力”,没参加任何保险…[详细]
 为报销 员工受工伤住院老板将名字换成他人
    受了工伤后,24岁的来郑打工人员豆文科发现,医院病历中自己的名字变成了17岁的赵克攀。对此,豆文科称,因为老板给赵克攀买的有保险,而他则没有。“新名字”是工友的,投过保险 这事儿是老板干的,只为报销 …[详细]
 800工资为什么还要扣120元?
    西安市一家餐馆没有给服务员交养老保险,于是按规定限期整改。谁料,这次不是老板不配合,是服务员不配合。8名服务员得知自己每个月800元的工资里要扣120元的养老保险之后,均表示不想交,其中三人还因此辞职了!每个月800元在西安生存已经很紧张了,何况在扣去120元?
 农民工拆房摔破头骨 合同写出意外自行处理
    戴克哲等人于3月25日开始了正源公司旧厂房的拆卸工作,而包工头戴克哲才与正源公司签订的承包合同,上面并没有加盖该公司的公章,而该合同的第四条写着:“在拆移过程中发生不安全事故与陕西正源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无关,戴克哲自行处理”…[详细]
 在陕农民工可自愿参加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
   原城镇集体企业中没有参加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的退休人员、下岗失业人员和进城务工的农民工,在自愿的基础上,可参加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这是昨日记者从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传来的消息…[详细]

外来务工生存调查之住房

 我想在这座城市有个自己的家
    最近,接连被媒体爆炒的三条关于住房问题的新闻,让刚刚大学毕业的杨阳开始为自己的生活担忧起来:城中村在改造,房价在飞涨,在哪里安身?为面对日益减少的城中村、一路高歌猛进的房租和房价,众多外来务工人员感到了越来越大的压力…[详细]
 住宿条件差安全无保证
    农民工进入城市,首先要解决的就是住宿问题。据调查显示,农民工大多数选择自己租房,占总体的32.3%;其余依次为雇主单位提供住宿的占20.7%;住在做工场所、没有专门住宿地方的占12.3%;住在建筑工地工棚的占11.3%;住在雇主家的占5.7%…[详细]
 拥有自己的房子越来越渺茫
    “在我看来,怎样才算是融入了这座城市?不是户口,是房子。没有属于自己的房子,就没有生存的根基。” 对于在西安打拼多年的刘师傅来说,房子成为了融入这座城市的最重要条件和奋斗目标。但是一天天不断上涨的房价…[详细]
 搬家成了家常便饭
    “刚来时,我们在雁塔区东姜村租住了一间民房。2009年11月,东姜村要拆迁,我们无奈地从东姜村搬到了杜城,在那里住了1个月后又搬到了西姜村。但要在西安找一间适合自己的房子实在太难了.”谈到关于租房子的话题,王师傅感觉很无奈…[详细]
 何时我们才能"享受"取暖费?
     “要是我们也有取暖费,那该多好!”12月7日是大雪节令,在寒潮的侵袭中, 在西安市北郊一家建筑工地的对面,五六个工棚错落搭建,这是40多名农民工的居所。掀开工棚的门帘,阴冷潮湿的气息迎面扑来。工棚里黑乎乎的,几乎没有任何家具,更没有取暖设施…[详细]

外来务工生存调查之讨薪

 去年西安农民工37次堵路讨薪
    据统计,去年西安市共发生农民工因讨要工资上访、堵路事件37起,涉及农民工2800余人次,共有37家建筑劳务公司涉案。其中,因建筑施工企业与劳务分包公司工程款结算纠纷引起的拖欠农民工工资32起,包工头卷走农民工工资款逃逸1起…[详细]
 百余农民工讨薪未果遭300余人围殴 9人重伤
     7月21日,位于西安市临潼区新丰镇召安村的118名湖北籍农民工在连续数天讨薪未果后,遭到300多名手持木棒的人围困殴打,30多位农民工被打伤,9人重伤。事情过去8天,他们除却医疗费,生活已无着落…[详细]
 建筑工雷小洪:不怕没地住只怕没活干
    “有活可干但又没地方可住,是现在农民工最主要的问题。但是关键还是要有活干,只要有活干,就不会饿肚子,现在这个建筑工地工人每天70块钱的工资”,对于现在的报酬,雷师傅感觉已经很满意了,“人才市场里经常还流动着找不到活干的农民工”…[详细]
 志丹10位农民工遭60人围攻 讨要工程款惹祸
     十一假期,对东北来志丹县打工的10位农民工来说,却如同一场噩梦般的经历。10月3号,他们在工地突然遭到60几个人的围攻,全部倒在钢筋、棍棒之下,大半个国庆假期只能在医院度过,虽然已经时隔几天,可几位农民工身上的伤痕依然清晰可见…[详细]
 两女包工头为农民工讨要工程款 爬升降架轻生
     在西安友谊西路某幼儿园新建的一栋楼上,由于施工工程款被拖欠,两名女包工头爬上楼顶施工用的升降架顶端,准备用这种极端方式为自己的工人们讨回拖欠的工资。10点30分,经该男子反复劝说,一名女子从升降架上下来,随后,另一名女子也跟着下来…[详细]

外来务工生存调查之子女教育

 子女就学费用不堪重负
    低收入家庭他们希望子女能成才,考上大学,将来能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但面对高昂的学费,低收入家庭又显得一筹莫展。部分低收入家庭除了满足生存而必须消费食品外,大部分开支用于孩子教育,为供孩子上大学,已债台高筑,负债累累…[详细]
 西安外来务工人员:盼望孩子能有出头之日
     小媛说,我的大儿子16岁才上六年级,因为家里经济差,8岁才开始上小学,由于我常年在外打工,没人管孩子,他成绩差,还留了两级。“我这半辈子已经过去了,只是希望孩子能好好学习,不要再被别人称做‘老农民’”…[详细]
 幼儿园校车闷死两岁半女童
    7月31日8时30分,水泥制管厂幼儿园园长兼司机朱雷驾驶幼儿园校车和本园王亚萍老师接涵涵,同车还有七、八个小孩。到幼儿园后,俩人招呼将小孩带回幼儿园。未清点学生人数,将涵涵遗忘于校车上。当日下午4时许,发现涵涵半躺半坐在副驾驶室的座位上。到医院医生确诊女孩已窒息死亡…[详细]
 没地方报名 西安外来务工子女上学难
     有家长给我们打来热线,反映孩子上不成学。为了给孩子联系上学,西安市新城区的薛师傅这几天可是没少跑了腿。薛师傅:到昆仑问过,到秦川问过,最后到黄河。作为西安户口的薛师傅怎么也没想到给孩子找个学校这么难 屡次碰壁…[详细]
 农民工子女火车站卖假水 躲城管称为挣学费
     小文说他从2007年暑假就开始卖水。目前每天至少能卖7到8打水(一打24瓶,批发价6元,零售价每瓶一元,成本比康师傅等名牌矿泉水低),一个暑假大约能挣1000元。卖了四个暑假水的他很满足地说:“多卖几瓶水,学费就都有啦。”…[详细]

外来务工生存调查之归属感

 身居城市却离城市甚远
    外来务工者为西安的建设出了力,干了许多城里人不想干也干不来的活,不应让他们徘徊在城市边缘。政府应拿出相应的政策,解决他们所面临的问题,在现有条件下,尽可能地给予他们与城市社区居民同等的地位和待遇…[详细]
 农民工倒地抽搐20分无人理 市民:害怕惹麻烦
     一位小贩说,大约在20分钟前这小伙等车,突然就栽倒在地上,身体不断发抖,还口吐白沫,“十几分钟了,没一个人看一下是咋回事,连个报警的都没有,而旁边就是眼科医院。” 那位小贩说:“我本来想报警呢,但害怕惹麻烦。”…[详细]
 毕业生杨阳:融入这座城市真的不容易
    前段时间有媒体报道,一位女大学生因为交不起房租,被房东赶出门外,没办法只好睡在房东门口,好几天后才被父母接回的新闻,我感觉与其说是滑稽,倒不如说是悲哀。在这座城市里,生活真的很不容易。”谈到找工作,杨阳说…[详细]
 让农民工尽早融入城市
     老邢唯一的理想是挣钱给儿子盖房娶媳妇。他说,在他们那儿,盖一栋房子需要5万元,再干几年,他们就回农村去了。据省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的调查,64%的农民工明确表示不想在西安安家落户,46.4%的的人表示在城市生活心里不踏实…[详细]
 农民工找不到故乡是社会问题
     “心安之处即为故乡”。如果能在政策举措细则方面,为他们提供优越、完备的制度环境;职能部门的工作,能做到措施得力、时时处处眷顾到民生利益,那么,“候鸟找不到故乡”更多仅是“农民进城”者回望故乡时,偶有出现的情绪表达…[详细]

微博高见

小调查

加载中...

请您评分

给专题打分
(人评价)
0%
0%
0%
0%
0%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