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大秦新闻 > 滚动新闻 > 正文

吉林媒体大炒"高数哥" 睡醒后见记者就跑(图)

2010年03月11日09:211585就跑大秦网友评论(0)
字号:T|T

吉林媒体大炒"高数哥" 睡醒后见记者就跑(图)

“高数哥”饱餐一顿

吉林媒体大炒"高数哥" 睡醒后见记者就跑(图)

看招聘启事

吉林媒体大炒"高数哥" 睡醒后见记者就跑(图)

在救助站内理发

吉林媒体大炒"高数哥" 睡醒后见记者就跑(图)

吉林媒体大炒"高数哥" 睡醒后见记者就跑(图)

在救助站,他陷入沉思

  中国日报网消息:昨天,本报报道在读者和网友中引起热议,一些网友亲切地称流浪汉为“高数哥”,现代“颜回”。

  昨天上午,记者又在中泰市场的楼道里见到了“高数哥”,他表示同意接受长春市救助站的帮助。记者调查发现,他应该是吉林工程技术师范学院2006届毕业生,报考过东北电力大学的研究生。

  再见面:他称自己叫“黄旭冉”

  睡醒后见记者就跑

  昨天9时许,记者来到位于亚泰大街和南湖大路交会处的中泰市场,“张义”前一天留在3楼消防通道内的衣物已经清扫干净。4楼拐角处,他正蜷缩在一张靠背椅上,头埋入大衣中,椅子旁边的地上有些吃剩的米饭。

  走到他身边时,他仍然呼呼大睡。

  “大哥,怎么又来了?”10时许,“张义”从睡梦中醒来,看见记者等候在身边,感到很惊讶。

  “昨天什么时候回来的?”记者问。“晚上7点多钟吧,随便出去走走。”

  记者告诉他,很多读者看到他的近况,都想帮助他。他露出微笑,“是吗?谢谢大家了。”随后起身向楼下走,到了3楼拐角处,拔腿就跑,转眼钻进附近的居民区。

  随后,记者在附近小区和他经常活动的桂林路商圈寻找,都未发现他的踪影。

  街头巧遇他在捡烟头

  12时许,记者再次赶往中泰市场,行至亚泰大街和文昌路交会处,恰好看见“张义”在路边走,看到地上有半截烟头,他蹲下身子捡起揣进大衣兜。

  在记者的邀请下,他终于同意到附近的小饭店,边吃饭边聊。

  他点了一碗面条,记者又给他点了几盘菜。5分钟后,热腾腾的面条刚端上餐桌,“张义”就狼吞虎咽吃了起来。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网上有多火,都认为你是现代的‘颜回’。”

  “是那孔子门生吧?我知道他。”

  “你现在最需要什么?”

  “5元钱。”

  “张义”赶紧解释,“我就是想买把剪刀,把胡子和头发剪剪。”

  反复询问说出另一个名字

  经过记者反复询问,他终于说,自己不叫张义,叫黄旭冉,出生日期是1980年3月6日,家住吉林火车站附近。2002年考入吉林工程技术师范学院,专业是电子工程,2006年毕业,辅导员老师姓解。他记得最清楚的老师,是教模拟电路的于静珠老师,在学校其他的事情,就记不太清了。

  救助站:愿意给他提供帮助

  工作人员给他理了发

  昨天一早,长春市救助管理站领导看到本报后,派人给书店打去电话,询问“高数哥”的情况,“我们以前没有救助过这个人,只要他愿意,可以帮助他。”救助站管理科刁厚民科长说,对于流浪人员,如果是长春市、没有劳动能力的,救助站可以通过民政部门为其办理低保,也可以把他送回家;如果是外地的,可以通过当地民政部门提供帮助;如果有疾病的,还可以送到医疗机构医治;无家可归的可以送到福利部门。

  下午,记者征得“张义”的同意,找到了长春市救助管理站的有关负责人。13时许,“张义”来到救助站。13时30分许,登记、拍照、测体温后,工作人员开始给他理发。

  称当初步行两天来长春

  理发时,记者和工作人员发现,黄旭冉头部有两个十多厘米长的伤疤,旁边的头皮已经发炎化脓。理发师立即找来了救助站的医生。

  “这疤痕很像刀砍过留下的痕迹,估计至少是6个月前受的伤,现在已经愈合。”医生说,发炎的位置在伤疤的旁边,是手挠破后引起的感染,消炎以后两天就能治好。

  “这是我出车祸留下的。”黄旭冉说,2009年4月份,他步行两天,沿着长吉高速走到长春市。快走到长春收费站时,在马路牙子上打个盹,没想到被一辆车撞倒,当场昏迷。他醒来时已经是两天后,躺在长春市中心医院病床上。

  “这事你家里人知道吗?”记者问,“没有,我在医院住了半个月就出院了,医药费用都是政府福利部门出的。”

  记者核实:同学对照片说“就是他”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