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理财频道 > 正文

我是中产 可我仍然很穷

2010年03月25日14:26北京晚报大秦网友评论(0)
字号:T|T

初升中产 “我是中产,但仍觉得自己很穷”

开着一辆半新的宝来,和丈夫、儿子一家三口住在西直门附近的一栋50多平方米的宿舍楼里,每天工作到八九点钟下班,年迈的父母每月医药费高达四五千元需要负担,去年新买的大兴的别墅还有近百万的贷款没还上……

和记者谈起关于“中产阶层”的话题,今年39岁的刘春华有些迷惑:“按说我的收入算中产,可我为什么总觉得自己挺穷,根本享受不到中产生活呢?”

买房“防老”背一身债

在很多人的眼中,刘春华的收入绝对中产,甚至可算富有,她每天出门是一身标准的职业装,脸上薄施脂粉,公司有专车接送她到亦庄的单位上班,她供职的公司是一家世界500强企业,她担任财务总监,年薪超过50万。

然而走近刘春华的生活,却看不到任何富有和享受的迹象,用她自己的话说,“上有老,下有小,真是挣多少钱都不够花!而且工作那么忙,哪里有时间享受?”她告诉记者,她所有的钱都用来买房子了,除了自住,就是用来投资,如今名下已经有七八处房产,她除了高级白领的身份,还是个名副其实的“收租婆”。

刘春华来自一个东北小城市,靠出色的成绩考上大学,然后出国留学,是最早拿到国外名牌大学MBA学位的那一批中国人,由此她得到了进入外企高层职位的敲门砖,毕业七八年,她的薪水一直在水涨船高。只要手中一有积蓄,她就去买房子,这种理财方式得自她在美国读书时的房东老太太,一位全无收入的老人靠去世丈夫留给她的一层公寓楼过得很滋润。学经济的刘春华认准了房子是最可靠的一种财富增值方式,手中有房,可以防失业,更可以防老。

刘春华承认自己有时买房子已经到了“随意”的程度,她选择的都是城区的小户型,她认为这是出租出售都最容易的一种房子,很适合投资,她丈夫曾说她“买房跟买菜差不多”,这种投资方式令她的资产几年来实现翻倍,但刘春华也承认,因为不断买房,她几乎一直都处于负债状态中,总在还贷款,还在不停装修,虽然资产增值,但是经济上并不宽裕,所以生活得挺“穷”。

为孩子上学选择蜗居

拥有多处房产的刘春华为什么会蜗居在一个50多平方米的宿舍楼里呢?原来,全是为了上小学的儿子。刘春华告诉记者,去年儿子上学,在西城区一个离家很远的名校,每天上下学接送来回要两个钟头,大人倒没什么,孩子实在太累,于是就有了搬家的打算。

因为正好有一处买来投资的房子在小学附近,一个居室,而且离丈夫工作的单位也很近,他们三口就搬来这个小房子“委屈”一下,父母还住在大房子里,请了保姆照看他们,一家人只有周末才回大房子团聚。

因为目前这种蜗居的状况,刘春华承认,一家人的生活质量降低了不少,本想在学校附近再买一间大点的房子,但是以目前西城区的房价,没有几百万是下不来的,所以迟迟没下这个决心,况且还有好几笔贷款没还上。刘春华告诉记者,虽然收入不菲,还有房租进项,但是每月孩子的培训费、保姆费、老人的生活费、医药费等,开销都要两三万,她的心里轻松不得。

再拼几年就退休享乐

挣着外企数十万的年薪,过着和普通老百姓一样辛苦的日子,刘春华自己也有点纳闷为什么会这样,不过她还是总结出了她这样的中产为什么过得不中产的原因,一个是为了孩子打算,这是中国人的通病,以后孩子的教育费完全是个未知数,如果送出去留学,恐怕一年就要几十万,得先把这个钱预备下;再有就是自己有失业风险。

在金融危机中,刘春华曾在家赋闲将近一年,让她实实在在感受到了危机,幸亏还有房租收入可以应付一大家人的开销,目前这个工作是几个月前才找到的,但她明白,风险仍然时刻存在,未雨绸缪非常必要。

种种原因,对刘春华来说,都是背在身上的债,她只能让自己像个工作机器一样,早出晚归,不停地运转,“趁着还不太老,再拼上几年,把所有的贷款都还清,把该备的钱都备下,到时候,我就提前退休,住到郊区的别墅,和老公过几天好日子……”

刘春华对这样的远景充满了憧憬,当初,贷一大笔款买下大兴的别墅不为投资,只为养老,算是对自己多年辛劳的回报。然而,挣多少钱才算够了?对刘春华,或是对所有人都是一个难于回答的问题,刘春华只希望,能真正享受中产生活的那一天,别太远。

肄业中产(一)“我离婚我破产”

经历了两次离婚,让一个中产身家从400多万元变成了100多万元;从亦庄的300平方米的联排别墅,变成了现在70平方米的劲松小两居。通过这个极端的案例,记者领教了离婚和中产之间的联系。故事的主角是吴海洲(化名),如今朋友们即使是和他说笑时,也没有人会再提起当年的中产生活,怕刺激他的神经,因为中产也是害怕离婚的。

首次离婚:搬离了别墅

五年前,吴海洲是别人眼中令人羡慕的典型中产阶层。他经营着一家不大的广告公司,虽然只有七八个员工,但是公司是在现代城办公,还有着一个稳定的大客户——某大型旅行社,这家国企旅行社的所有广告投放都是经过他的广告公司再转给媒体,再加上一些零零散散的设计,公司一年下来收入十分稳定。当然,这都要拜他的一位老同学所赐,因为同学的哥哥是这家旅行社的副总,因此,几年下来吴海洲还是积累了一定的财富。

吴海洲所在的公司效益一直不错,因此他的工资收入也非常可观,始终保持在六位数以上。当时,吴海洲在亦庄的金地格林购买了一套300平方米的联排别墅,开的车是当时刚刚上市的奥迪A4。在变卖了家里留给自己的老房子之后,他很轻松地就还完了房贷,过上了别人眼中的“中产阶层”生活,经常会去看看演唱会,打打网球,出入一些高档会所,当然时不常还会出国旅游度假。而这些在和他的前妻(确切地说是前前妻)离婚后,情况就大不一样了。

2005年前后,因为业务的需要,吴海洲经常和那家大型国有旅行社市场部保持联系,经常吃饭、唱歌、郊游等,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毕竟虽然有副总介绍的面子,但是实际上还是要和市场部打交道的。

久而久之,他和旅行社市场部新分来的大学生小雪走到了一起,小雪是敢爱敢恨的湖南妹子,她告诉吴海洲自己跟定他了。于是,吴海洲选择了离婚。因为分开是自己的原因,他还很仗义地把当时市价300万的亦庄别墅给了前妻,自己分到的是家里的一些股票和几十万存款,还有那辆奥迪A4。

搬离别墅后,他在东四环的世纪东方城买了一套106平方米的两居室,车子也被他换成了本田雅阁,资产初步估算已经减半,但是他并不介意,因为自己得到了想要的新生活。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