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正文

白领返乡暗潮涌动:难寻优越感 当房奴都成奢望

2010年04月07日16:04中国新闻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长安米贵,居之不易”正在上演,越来越多的沿海都市白领开始考虑选择返乡。

白领返乡暗潮涌动:难寻优越感 当房奴都成奢望

白领选择去非一线城市工作的比例近期陡升

白领返乡暗潮涌动:难寻优越感 当房奴都成奢望

不同城市不吃不喝买套90平米房子需要的时间

白领返乡暗潮涌动:难寻优越感 当房奴都成奢望

不同城市月薪结余状况

  “原来觉得当房奴悲惨,现在能当上也是种幸福”

  大城市让人向往,但想融入真的很难 半年积蓄才买一平方房子

  没家人,没依靠,找不到优越感,更没有归属感,都市白领返乡暗潮涌动

  孔雀东南飞

  短短五个字,成为过去30年间,中国内陆人口迁徙的生动写照。

  在最近的10年里,大学生开始扮演“孔雀”的角色。一拨又一拨年轻人,怀揣内地不同大学的毕业证书,翩翩起飞,渴望落脚在东南沿海城市。

  然而,近两年,令人困顿的是,大都市生活的幸福感正渐行渐远。飙升的房价,高强度的工作,让一种新的“大都会乡愁”在都市白领中间蔓延。

  “长安米贵,居之不易”正在上演,越来越多的沿海都市白领开始考虑选择返乡。

  商报记者所了解的这种新趋势,或许不足以绘就新一轮的人口迁徙路线图,但一股有别于农民工的全新返乡流,正暗潮涌动。

  【漂泊在沿海】

  “繁华都市跟我有什么关系”

  电视剧《蜗居》里,如果海萍一开始就选择离开上海回家乡,结局会不会好得多?

  上海这座城极富魅力。

  海萍告诉妹妹海藻,这里有大型音乐会,有东方明珠,有高档商铺,有豪宅别墅……无论如何,一定要留在上海。

  三年前同样如此说服自己的小华,当年的那份万丈豪情眼下正迅速消退。

  她每天拖着疲惫不堪的躯体挤轻轨,远远望见黄浦江畔的东方明珠,不由感慨一句: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当年让小华看花了眼的高楼,如今变成一坨坨形状各异的水泥,生硬而压抑。

  这座城市自始至终不属于她。

  四年前,小华大学毕业,执意要去上海闯荡。眼下,她一心想回到家乡。

  在家乡,不少大学闺蜜已结了婚,各自的事业都风生水起,有的甚至当上了小领导。

  年前的同学聚会上,倒有不少人羡慕她:你是大城市的人。

  小华挤出一丝苦笑,大城市,跟我有什么关系?她感觉自己在大城市的道路上,正越走越远。

  至于回家乡,已几乎成了一件抹不开面子的事儿。

  找不到优越感,更没有归属感

  和小华一样,袁建也倍感疲惫。他不打算再在广州混了。

  陌生的城市,难懂的语言,外来者的不合群……种种现实正以摧枯拉朽的姿态,让他们对大城市的美好憧憬逐次破灭。

  前不久,袁建辞职离开了广州,他有两个去向:长沙或者郑州,都是内地二线城市。

  他选择离开的理由很简单,“在那儿再做几年也没什么发展”。

  但2006年,他从中南大学毕业那会儿,对广州充满了无限憧憬。

  他觉得,那里就是天堂,有很多的机会,有不错的待遇。于是,一毕业他就到了广州一家不错的IT公司上班。

  三年时间,工资从最初的3000元涨到了5500元,他却过得越来越失意。

  他们把公司当家,拼命工作,袁建说,但金融危机来临时,常和他一起加班的兄弟却被裁了。

  在外面,始终是“飘”的感觉,没家人,没依靠,年轻白领正被“大都会乡愁”深深刺痛。

  找不到优越感,更没有归属感,小华、袁建们头顶那圈都市光环正黯然失色。

  【漂泊的代价】

  当上房奴都成了一种奢望

  “上海让人向往,但一个外地人想融入进去,真的很难。”

  难,在方方面面。排在第一个的,还是房子。

  在深圳、上海、杭州等沿海城市,房价已经成为横在外来人面前的一道硬槛儿。

  过去10年里,这个折磨了无数个“海萍”的中国式难题,没有谁能够轻松破解。

  32岁的吴先生是江西人,2002年到杭州一家媒体做记者,月薪5000元左右。那会儿,杭州的房价也不过5000元。

  8年后,吴先生的月薪依然在5000元上下徘徊,这座号称“人间天堂”的城市早已寸土寸金,今年2月的房价已破2万。

  如今,吴先生仍租房住,婚娶的事,一直闭口不谈。

  他的同事实在熬不住,去年底在离杭州30公里外的一座小镇上买了,成交价9000元。

  至于在上海一家商务网站做编辑的小华,甚至不关心上海的房价飙升到何种程度,只是偶尔发现菜场的鸡蛋又卖出肉价,她会在饭桌上唏嘘不停。

  同样,袁建口中所说的“发展”,最基本的诉求也是能否在广州有一套房子。

  但是,按照他的攒钱速度,即便每月剩余2500元,半年也才买得起一平方米,只能注定离开。

  “原来觉得当房奴是件悲惨事,但现在能当上房奴也是一种幸福。”袁建自嘲。

  “白骨精”比实际年龄要老10岁

  压力大、强度高、焦虑多,日复一日的疲于应对,过半主流城市白领处于亚健康状态。

  去年底发布的《中国城市白领健康白皮书》显示,近八成白领饮食、睡眠没有规律,每天感觉比较疲倦;而主流城市白领处于过度疲劳状态的接近六成,35~50岁的高收入中年白领群体,肌体老化速度较快,“生理年龄”超龄趋势明显加快,平均超过“自然年龄”10年左右。

  在邻国日本,年轻人因工作压力过大而猝死,被形象地称为“过劳死”。

  而中国在向发达国家学习先进发展经验的当下,“过劳死”同样漂洋过海而至,并最先在沿海城市落脚,威胁到行色匆匆的人群。

  用百度搜索“富士康 员工”等关键词,紧随其后会自动跳出“猝死 ”、“跳楼”等触目惊心的字眼。

  广州、深圳等地夜生活丰富,酒吧里人山人海,都是因为人们生活压力过大。

  袁建说,大部分来酒吧的人,更多是为了释放压力和不满。

  网站编辑小华每天拖着疲惫不堪的躯体挤进轻轨,经过东方明珠,望着窗外钢筋骨架倏忽而过,会无限怀念家乡城市的“田园美感”。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xiannews]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