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正文

蒜商自曝"炒作"内幕:揭开"疯狂大蒜"的利益链

2010年05月12日09:08经济参考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蒜商自曝"炒作"内幕:揭开"疯狂大蒜"的利益链

5月10日,河南省杞县大蒜市场正在进行新蒜收购。新华社记者赵鹏摄

  去年底借“甲流”概念被炒高的“疯狂的大蒜”,最近上演“续集”。在“高价大蒜”等因素影响下,全国农产品特别是蔬菜价格出现明显上涨态势,引起社会关注。近日,山东鱼台县一位经营大蒜生意近20年的蒜商秦斌(化名),向记者透露了社会资本如何炒高大蒜价格的细节,尽管近期蔬菜价格上涨原因很多,其中也有客观因素,但蒜商揭开的“资本炒作”链条,无疑对当下如何调控农产品市场发出警示。

  “疯狂的大蒜”再次上演减产预期助推“炒作”

  “我经营大蒜20年,去年底以来蒜价涨得这么快,这么突然,出乎所有蒜农意料,也出乎一般经销商的预料。”秦斌说。

  去年底,在全国主要大蒜产地山东,零售蒜价同比上涨40多倍,每公斤达到9元左右。在北京等部分大城市,一些超市的蒜价甚至每公斤高达20多元,“疯狂的大蒜”和飙升的房价一样,一时成为社会焦点。很难想象,短短数月之后,山东蒜价今年4月再创新高。

  “大蒜被炒作的基础仍然是供求关系。近年来大蒜种植面积减少,总产降低,引起了资本炒家的关注。”秦斌说,最近蒜价高涨,既有种蒜面积缩小的影响,又跟业界对今年大蒜的减产预期有关。

  前两年,我国大蒜市场需求低迷,大蒜收购价特别低。在秦斌的记忆里,大蒜收购价每公斤常年在1元左右,低的年份蒜农只能卖0.6元/公斤,2008年底创了历史低点,每公斤甚至卖到0 .1元。“减产预期不管是否导致供不应求,都给价格炒作提供了条件。”

  经销商“圈地”控制蒜源种植环节悄现“炒家”

  “民间资本的炒作,首先是在种植环节重金圈地,尽可能控制蒜源。这是近期蒜价快速上涨的主因。”秦斌说,受去年蒜价飞涨的刺激,今年以来,在鲁南蒜区,经销环节的民间资本抱着“手中有蒜好炒作”的心态,早早挤入种植环节,提前控制蒜源。

  一些经销商根据苗情,与蒜农商谈承包价格,签订承包合同,提前出资“圈占”了部分蒜地。根据合同,经销商预付给蒜农部分承包金,抽取蒜薹后再付一部分,收蒜后付余下的承包款。

  自“圈占”合同签订之日起至大蒜收获,蒜农只负责浇水,照看蒜苗;期间如需追肥、打药,成本全由蒜商承担,农民只需出工。蒜薹和大蒜全归蒜商所有。在秦斌的农村老家,方圆三四公里的蒜地,10%左右已被经销商“承包”,这成为炒作蒜价的杠杆。目前,“包地”价格已从今年元旦的每亩3000元涨到4000元,秦斌先后共包了97亩蒜地,直到老百姓回过神来不愿再“外包”。

  最近几天,秦斌不断接到海南、杭州、广东、山西等地老板的电话,对方要求提前订购大蒜,鲜蒜报价已到了4.66元/公斤,商品蒜(干蒜)则达到5.6元/公斤,而且不讲规格不看形状,只要没病的蒜头都要,有多少收多少。

  “一些山西煤老板开出的条件更优厚:谈妥了价格先签合同,马上就预付订金,目前每亩蒜地订金已经开到4000元。仅订金就抵了包地成本!”秦斌说,这样炒下去,“今年每亩大蒜订金不到7000元我不会卖。”

  中间环节层层“热炒”“疯狂的大蒜”三级跳出炉

  “经销环节的蒜商分多个等级,现在跟我订货的多是一级收购商,这些中间商收到大蒜后,会层层加价倒手。”秦斌表示,当前大蒜经销商的炒作手法最起码有如下几个:

  一是借机制造并不断强化涨价的市场预期。如利用北方部分地区的“倒春寒”、西南大旱、大蒜种植面积减少等概念,大肆炒作。事实上,这类情况过去时常发生,影响范围往往有限,但一经被当作“概念”像股票一样炒作,涨价效应就会被立即放大。

  二是“买空卖空”。对于资金雄厚的大老板来说,即使目前还没有可靠的蒜源,他们仍可以一方面组织货源,另一方面发布供货信息,并以较高价格与下一级经销商谈判。因此,新蒜虽未上市,价格已经抬得很高,“疯狂的大蒜”由此出炉。

  “ 大 收 购 商 一 般 不 愁 收 不 到货。”秦斌说,鲜蒜两个月内就长芽,普通蒜农和没有储藏条件的小经销商,大都会在两个月内将大蒜出手。目前,鲁南地区已形成职业的大蒜代收队。他们凭人脉关系为客商代收大蒜,每公斤收取2分钱辛苦费。

  三是将库存大蒜层层转包或囤积居奇。目前鱼台、金乡等地冷库很抢手。秦斌的一些朋友新开了冷库,按每吨300元的价格为客商代储大蒜,生意非常红火。冷库为经销商炒蒜提供了很大便利:大蒜在冷库中存储两年不成问题,期间,库存大蒜可以囤积居奇,也可以不停易主升值。

(经济参考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