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正文

80后奶爸当得有模有样

2010年06月17日14:01千龙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80后奶爸当得有模有样

奶爸当得有模有样

 80后奶爸当得有模有样

越来越多的80后当上了爸爸

有人叫苦

■生活一下乱了套

■赚的钱不够花

■男人也得“产后抑郁”

6月20日,父亲节,一个并不特别的日子。因为,于我们而言,它就是我们身边悄悄溜走的每一天——父爱深沉,我们时刻都能感受。只是,我们都不善于表达。

当母亲含辛茹苦地照顾我们时,父亲也在努力扮演着自己的角色。当感慨孩子们在成长的时候,我们是否忽略了我们的父亲也在成长?有人说,父亲是男人最温柔的名字。而为了不愧这一名字,父亲们的成长是以衰老为代价的。从30岁的初为人父,到40岁的“斗智斗勇”,到50岁的呕心沥血,再到60岁的寂寞守候。每一阶段,父亲们都品尽人生苦乐。

感谢父亲,给予我们生命,给予我们成长。谨以此策划,献给天下父亲,献给天下父亲的节日——每年6月的第三个星期天!

■父亲节来源

世界上的第一个父亲节,1910年诞生在美国。

1909年,住在美国华盛顿州士波肯市(Spokane)的杜德夫人(Mrs. Dodd, Sonora Louise Smart Dodd),当她参加完教会举办的母亲节主日崇拜之后,杜德夫人的心里有了很深的感触,她心里想着:“为什么这个世界没有一个纪念父亲的节日呢?”

杜德夫人的母亲在她十三岁那一年时去世,遗留下六名子女;杜德夫人的父亲威廉斯马特先生(Mr. William Smart),在美国华盛顿州东部的一个乡下农场中,独自一人、父兼母职抚养六名子女长大成人。斯马特先生参与过美国南北战争,功勋彪炳,他在妻子过世后立志不再续弦。经过几十年的辛苦,儿女们终于长大成人,斯马特先生却因为经年累月的过度劳累而病倒辞世。

瑞马士牧师听了斯马特先生的故事后,深深地为斯马特先生的精神与爱心所感动,他赞许且支持杜德夫人想推动“父亲节”的努力。于是杜德夫人在1910年春天开始推动成立父亲节的运动,士波肯市市长与华盛顿州州长公开表示赞成,于是美国华盛顿州便在1910年6月19日举行了全世界的第一次父亲节聚会。

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Richard Nixon)签署正式文件,将每年的6月第3个星期日,定为全美国的父亲节,并成为美国永久性的国定纪念日。随后,这一节日渐渐流传开来,为全世界人民所接受。

本周日

请发一条短信给父亲

●老爸!今天是父亲节,您不知道吧?祝老爸身体健康,生意兴隆,股票“变红”!

●永远我都会记得,在我肩上的双手,风起的时候,有多么温热;永远我都会记得,伴我成长的背影,用您的衰老换成我无忧的快乐!爸爸,祝父亲节快乐!

●一首从小就开始唱而且百听不厌的歌曲:草鞋是船,爸爸是帆,伴我去起航。

●千里之外,每当我步履沉重时,我总能想起您目光的力量。

记者初当人父

我是“安安爸爸”,痛并快乐着

“爸爸,你在干什么啊?陪宝宝觉觉吧。”“不行,爸爸在写稿子呢。”“为什么要写稿子啊?”“挣钱啊。”“为什么要挣钱啊?”“给你买衣服和玩具啊。”……“哦,那你写吧,我跟妈妈觉觉了,爸爸拜拜。”

这是5分钟之前,我和女儿间的对话。恍然不觉,为人父已近3载。能带着女儿“goodnight kiss”留在脸颊的香甜,开始一段伏案疾书的工作;特别是从业8年的我将首次以一个父亲而非记者的身份,写自己的故事和感受——这种感觉很美妙。

我成了“安安爸爸”

2007年11月9日早晨,那个明媚通透的待产大厅。我清楚记得自己从护士手中接过那个6斤8两重的包裹——“天啦,我当爸爸了!”

生活并没有因女儿的到来而有太多变化,宅男如我,每天仍在单位和家的两点一线间,坚守着平淡是真的人生哲学。

唯一的不同,就是抱着女儿在小区里散步,取代了看书、看碟,成为我闲暇时最乐意为之的消遣。我很享受被邻居们喊作“安安(女儿小名)爸爸”,并在得知自己或许是小区里最常陪孩子的父亲时,欣然暗喜。

看着她从50厘米变成90厘米

女儿脾性倔强,这点和我幼时相像。有一次,因为她的倔强,我怒不可遏地打了她的手心。那是我唯一一次打女儿,而“暴行”之后的我,后悔自责了整整一晚。

在我的网络日志里,留下了当时的心声:“我曾经对自己说过,会永远温柔宠溺地对女儿。我以为我会做到,可我没有,10分钟之前,我好像被另外一个灵魂附了身,用一种我此前一直深为鄙视而不齿的方式,对待了我的女儿,我深爱的女儿,我那看着她从50厘米慢慢变成90厘米的女儿……”

同样在写日记的那晚,我想起了自己的父亲。直到此刻我才明白——当年那个如我般年纪的男人,责打儿子时的无奈与心疼,面对儿子嫌恶眼神时的落寞与悲伤。

80后也有了“曾经”可讲

一天,无意中对女儿说起了自己小时候玩的那些游戏,吃的那些零食……没想到这些竟让女儿如获至宝——“爸爸,什么叫洋画啊?”“爸爸,酸梅粉是什么东西啊?”于是我蓦然发现,原来我们这些80后,也有了自己的“曾经”。

2010年,80后们的而立之年。作为与时代最适龄的一代人,我们有责任找到并适应新的角色和定位;我们同样有责任,为这个自己身处并热爱着的国家,承担更多付出更多;我们更甚至已有责任,为下一代传承些什么,留下些什么……

而如果这些都可以归结于80后一代的成熟,那么于我,希望是从做好一个父亲开始。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xahealth]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